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失望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240 2019.09.08 19:05

  二嫂成了全家的重点保护动物,至少在林启风家,地位跟国宝有的一拼。

  老四一心扑在学习上,被老娘开了特赦令;二哥去老丈人家献殷勤,一直没回来;老娘和面、剁馅、包饺子,忙的脚不沾地;家里贴对联、大扫除、上祖坟这些活,全落林启风一个人头上。

  关键现在是两个家,任务量翻倍。

  二嫂看不过,想来帮把手,被老娘严令喝止了。

  前几天下了场雪,地面有点滑,一个不小心摔倒了怎么办,老太太现在盼孙女都快望眼欲穿了,忙的团团转,还要抽空出来盯上一眼,有事没事自己就念道,可一定得是个孙女啊。

  没错,就是孙女。

  不是老娘有多开明,她自己就生了四个儿子,真心觉得生儿子不是件难事。

  而且,大哥已经生了个儿子,传宗接代的任务算是有了着落,后面还有俩儿子没结婚呢,生孙子的机会多着呢。

  反倒是孙女,在她眼里成了件难事,最近的指望,就是这一胎了。

  大年三十儿,吃过早饭林启风就开始忙碌起来,一直到傍晚,才算干完。

  刚坐下喘口气,二哥适时的回来了,时间把控的非常好,恨得林启风牙痒痒。

  叫上大哥大嫂,一起吃了顿年夜饭。

  大哥如今也算是意气风发,三十多头猪养了半年,也算是琢磨出一点门道,有了经验,接下来就能扩大规模,好日子指日可待。

  大嫂一反常态,变得有点热情,主动帮着老娘做饭,可在林启风眼里,依然当她是个势利眼。

  没办法,大嫂前世给林启风留下的印象太过恶劣,偏见这种东西一旦形成,可不好改。

  吃过年夜饭,大哥大嫂就先回了,二哥二嫂倒没走,毕竟就住家门口,准备一起守岁,迎接新的一年。

  十二点刚过,屋外鞭炮声大作,噼里啪啦响的热闹,林启铭也去放了两挂,跟着凑个热闹,然后就带着二嫂回了。

  累了一天,又熬到现在,林启风沾枕头就睡了过去。

  大年初一,早上六点。

  饺子下锅,点了两次水又再次煮沸,老娘熟练的把饺子捞到盆里,端进屋放桌上道:“待会吃完,记着先去你大哥家,我跟佳悦就不出去了,就在家等着别人上门。”

  “知道了。”林启铭应了一声,倒了点醋就开始低头猛吃,也不嫌烫。

  老四不甘示弱,俩人你争我抢,打的热闹。

  又要拜年了,从村头磕到村尾,想想就可怕,林启风有点发愁,从昨天开始就在想,怎么能躲了今天这一劫,可到现在也没个头绪。

  自残生病这种事他可做不出来,一时间也没想到什么别的办法,皱着眉苦着脸,饺子灌满醋,吃在嘴里依然没滋没味。

  林启风这边还没吃几个,老四和二哥那边已经吃饱了,擦擦嘴站起来,一起看着林启风,虽然没说话,可意思明摆着呢。

  给人磕头还这么积极,林启风很无语,也没心情吃了,放下筷子起身说道:“走吧。”

  声音有气无力,表情视死如归,挺矛盾的两个词,在林启风脸上完美呈现。

  二嫂想去送一下他们,刚起身就感觉肚子传来一阵疼痛,眉头紧皱在一起,还是没忍住叫了一声,抱着肚子又坐了回去,脸上表情痛苦。

  “怎么了?”二哥刚到门口,听到声音赶忙走过来,紧张的问道。

  “这是要生了。”老娘到底是过来人,马上反应过来,紧接着吩咐道:“老四,快去把虎生他娘喊来,就说你嫂子快生了,让她带着东西马上来。”

  虎生他娘是村里的产婆,专门替人接生的。

  林启风松了口气,拜年这一劫算是逃过去了,可想想农村生孩子的环境,拿把剪刀在蜡烛上烤一下就算消了毒,剩下全得靠命硬,心里担心,叫住应了一声就要出门的老四,道:“先别去。”

  说着,转身又对老娘道:“要不还是送镇卫生院吧,虎生他娘都快六十岁的人了,走路都哆嗦,别再出什么岔子。”

  能出什么岔子,你们四个都是人家接生的,现在不也长这么大了,可这话不好当着二嫂的面说,万一记在心里,以后婆媳就没法处了。

  只能瞪了林启风一眼,接着看向林启铭,道:“老二,你也成家立业了,自己的老婆孩子,自己拿主意吧。”

  “还是送镇卫生院吧,家里也不缺那点钱,安全第一。”二哥还算没慌了神,头脑清醒道。

  “那就去卫生院。”老娘做了决定,接着道:“老三,你去卢宝平家借辆板车去,待会把你二嫂拉到卫生院。”

  林启风应了一声,总有一种被老娘报复了的感觉,出门前还被老娘叮嘱一句:“动作快着点,别磨蹭。”

  早上六点多,天还没亮,好在是正月初一,大家起的都早,也不用担心叫不开门。

  卢宝平就是二哥学木匠时的师傅,自己徒弟的事,总不会不帮。

  一切顺利,拉着板车回到家,车上铺了三层铺盖,又往二嫂身上盖了两床被子,生怕着了凉。

  生孩子时要是落下病根,那可是一辈子的事,马虎不得。

  二哥在前面拉车,林启风和老四一人一边,在后面推,老娘在后面锁了门,也跟了过来。

  刚才去拉车耽误点时间,现在天已经开始亮了,路上拜年的不少,见了面先道声新年快乐,然后惊讶道:“这是要生了吗?”

  看表情,似乎觉得大年初一生孩子这事,挺新奇。

  一家人没敢耽误,匆忙回一句,接着往镇卫生院赶去。

  人吃五谷杂粮,难免有个头疼脑热,医院这一行,别管是哪,只要是正规的,逢年过节都得有人值班。

  老家这种小地方,也是如此,而且,因为医护人员不足,一个岗位往往会有多个职责。

  到了卫生院,已经早上七点多,天已经大亮,找到值班医生,把二嫂拉近产房,一家子就在楼道外焦急的等待起来。

  折腾到下午三点多,八个小时了,还没生下来,二哥焦急的等在产房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绕着楼道转圈,嘴里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这时候要是有个医生走过来问一句:保大还是保小,估计二哥直接就得崩溃。

  老娘被二哥晃得眼晕,忍不住骂了一句:“你消停会,都送医院了,还能出什么事。”

  到底是生了四个孩子的人,经验丰富,表情很镇定。

  又等了近一个小时,产房里突然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二哥紧绷的神经才算放松下来。

  产房门打开,医生走出来,说了句母子平安,转身走了。

  老娘有点失望,孙女的愿望又落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