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把我家当庙了?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064 2019.08.28 20:24

  婚后第二天,新媳妇还没上门,大嫂倒来了。

  拉着大哥,怀里还抱着小俊富。

  大哥脸上还挂了伤,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

  “三弟起来了?还挺早。”大嫂进门笑着打声招呼。

  大嫂名叫杨秀丽,个子不高,一米六不到,长相还说得过去,就是嘴唇有点薄,显得有点刻薄,瘦瘦小小的,性子很泼辣。

  “刚起,昨天喝了点酒,睡得早。”林启风道,以前都是叫老三的,突然一个三弟,整得他还有点不适应,疑惑道:“大嫂是有什么事吗?”

  “你大哥找你有点事。”杨秀丽道。

  说完见大哥没动静,又推了他一把,大哥哼了一声,干脆背过身去,就是不开口。

  大嫂脸都黑了,咬咬牙,干脆自己说道:“都是一家人,我就直说了。”

  说着,顿了一下,然后接着道:“你大哥在工程队干活,又苦又累,挣得还少,走得远了,有时候十天半个月不着家,家里、地里都得我一个人来,俊富还小,也需要人照顾,我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孩子一天天长大,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你大哥那点工资根本不够,你上了大学,见过世面,能不能帮你大哥找个营生,不用挣太多钱,跟维修中心差不多就行,守家带地的,家里有啥事,也能有个照应。”

  以大嫂的为人,说出这种话,林启风一点都不奇怪。

  家里日子越来越红火,村里没有不羡慕的,可也只能羡慕,大嫂不一样,仗着是一家人,直接提了要求。

  林启风没说话,看着大哥,毕竟是亲兄弟,打断骨头连着筋,只要他开口,他就一定帮。

  “大哥,你什么想法?”

  “家里日子确实紧张,你要有法子,就帮一把,没有的话,也没事,我接着给人盖房子,总也不会饿死。”林启德勉强笑笑,然后低着头,又恢复了沉默。

  林启风点点头,大哥的态度知道了,剩下的就是想法子了。

  八十年代,能赚钱的办法太多,可大哥不想离家,在村里还想赚钱,剩下的无非就是种植或者养殖。

  想到养殖,林启风突然就想到了狗剩,想到了他那几头猪。

  改革已经开始,大家的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以后也会越来越好,条件好了,首先会变的就是饮食。

  在目前看来,养猪确实是个有前途的职业。

  “大哥,你觉得养猪怎么样?”林启风道。

  “养猪?我们没养过,不会啊,而且一头猪从小养到大,那得多长时间,这么长时间不挣钱,日子怎么过。”大哥还没说话,大嫂先开了口。

  “不会可以学,有家里在,也不会让你们饿肚子,只要撑过最开始这段时间,等猪出栏,一切都会好的。”林启风道。

  “老三,你真觉得养猪能行?”大哥突然说了句。

  林启风肯定的点点头:“村里已经分了地,麦子也收了一茬,村里人什么情况大哥你也清楚,日子虽然好了,可想吃块肉还得凭肉票,供需失衡,这就是机会,我们只要养好了,不会愁卖的。

  而且,猪身上全是宝,除了猪毛和猪胆,其他都能吃,利润空间很大。”

  “就养猪了。”林启德坚定道:“大不了我去把狗剩请来,他养过猪,知道该怎么样。”

  林启风又想到了狗剩家那几头猪,心里一阵干呕,这要是把他请来,养成那样,但凡有其它选择,谁还会来买,赶忙出声道:“别,技术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好,慢慢摸索,总能学会的。”

  “那,就先自己试试吧。”林启德迟疑一下,点头道。

  话刚说完,大嫂又接了话:“养猪也是需要本钱的,你大哥的情况你也知道,挣那点钱勉强够过日子,哪有什么余钱。”

  得寸进尺,林启风突然就想到了这个词,对大嫂又有了新的认识,可看着她怀里的俊富,快一岁的大胖小子,一点都不怕生,盯着林启风一阵猛瞅,像是记起了他,架着胳膊挣扎着,要他抱。

  还能说什么,就当是为了大哥,为了俊富,林启风安慰自己,深吸口气道:“钱我先垫上,刚开始规模不需要太大,先攒点经验,需要用多少砖,直接去砖厂啦,我会跟老周打招呼的,至于怎么盖,大哥是行家,我就不操心了。”

  林启风给了大哥一千块钱,不过看大嫂临走时兴奋的样子,这钱迟早得落到她手上。

  婚礼结束之后,日子又恢复平静。

  二哥也没多歇着,第三天就去维修中心帮忙了,经过半年积累,维修中心已经有了点口碑,活越来越多,光靠老梁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老娘也回了饭店,老四放了暑假,整天不着家,不知道去哪疯了,大哥忙着他的养猪大计,二嫂继续经营她的成衣店,一家人,就他成了闲人。

  有心想去维修中心帮帮忙,可二哥、老梁、涛子三个人磨合这么久,配合熟练,强行上手帮了会,速度反而没有他们三个人快,只能作罢。

  又在家呆了两天,实在无聊,最后干脆买张票回京去吧。

  临走前,饭桌上跟老娘提了一嘴,可老娘只顾着给二嫂夹菜,只说了句:“到学校要好好学习,不用挂念家里。”

  一句挽留都没。

  伤心了,第二天一大早让二哥把他送到县汽车站,坐上车走了。

  一路颠簸到京城。

  鸦儿胡同,宅院前。

  林启风看着敞开的大门,脸色一喜:难道是媳妇来了?

  快步走进家门,刚到院子,就听到一阵嗡嗡声,向大厅里一看,就见潘越正席地而坐,左手持念珠,右手敲木鱼,闭着眼睛,嘴上念念有词,身上还换上了僧服,看着还挺庄重。

  想念经想疯了,把我家当成庙了?

  “干嘛呢这是?”林启风黑着脸进来问道。

  “老板哥回来了。”潘越停下来睁开眼道:“大师兄吩咐,让我们在这里为老板哥念经驱邪祈福。”

  林启风恍然,好像是有这么档子事,脸色缓了缓道:“念了几天了?”

  “二师兄说要念足七天七夜,从大师兄开始,到我已经是第七天了。”潘越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