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出名了(求收藏求推荐)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127 2019.08.18 16:50

  林启风鼻青脸肿,开开心心的回到宿舍,李想也已经回来了。

  “你这是……被人揍了?”

  林启风刚进门,戴强直接就盯上了。

  “什么眼神,看哥这表情像是被揍的吗?”林启风回了句。

  “像。”

  “一边去。”林启风嫌弃道,见李想已经躺在床上,蒙着头,奇怪道:“这是睡了?啥时候回来的?”

  “就你回来前没多大会,进门直接就倒床上了,可能是路上累了吧。”戴强道。

  林启风点点头,没多想,简单洗漱一下,躺在床上跟戴强、刘建武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直到睡着。

   1981年2月22日,农历正月十八,林启风开学了。

  开学仪式有点枯燥,升完国旗就轮到学校领导讲话。

  说是简单讲两句,直接就是半小时,也不知道深入讲两句,得是多长时间。

  一个一个轮过去,就是两个小时,最后轮到校长压轴,上台刚讲一句:我简单说两句。

  话音刚落,直接就出了事。

  二月的天,乍暖还寒,天也不怎么好,阴沉沉的,还刮着点风。

  有个妹子亲戚来了,还发着烧,寒风中挺了两个多小时,终于还是撑不住了,直接瘫在地上。

  好巧不巧,她还是队伍前面举牌子的,就站校长眼皮子底下。

  这下尴尬了,不能装作看不见,不然形象就毁了,最后只能道:“仪式就到这里了,先把这位同学送到医务室。”

  然后转身下了台。

  这下真的是两句了,到底是校长,言出必行。

  开学仪式结束后,回到班里接着开班会。

  班主任站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刚才轮不到他,现在到了自己地盘,来了劲,一下子就收不住了。

  林启风坐在座位上,仔细打量着每一位同学,跟记忆对比,想要对号入座。

  可毕竟三十多年没见,大半人都没了印象,眼睛都看酸了,才算认出一小部分。

  熬到放学,下午也没课,林启风直接就奔柔道队去了。

  昨天虽然还算有点收获,可离成功还远,还得接着努力。

  他的情况,昨天走的时候也跟教练说了,毕竟刚组建没多久,也没什么重要的比赛,教练也挺好说话,叮嘱他要安排好时间,保证必要的训练时间,你虽然只是陪练,但队员要是出了成绩,拿了奖牌,军功章上也有你的一份。

  苦口婆心说了一大堆,最后默默把工资给他砍了一半。

  砍就砍吧,他也不在乎这点钱。

  身上光现金就有一千多,主要是没想到临走时老娘居然给了一千块,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一千块,老爹的抚恤金也才这么多,能拿出这笔巨款,老娘得是下了多大的决心。

  存折里还存着近一万,砖窑、煤渣堆每天都有进账,这可都是他的私房钱,二哥负责定期把钱给他汇过来。

  李欣虽然对他的印象有些改观,但也只是不拿他出气,该有的训练一点都没少。

  有课上课,没课去挨摔,日子就这么痛并累并心酸的过着,也没擦出爱的火花。

  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收获。

  每天摔上三五百下,总有精神不集中受伤的时候,背上、身上还好,穿上衣服也看不见,可脸上就没办法了,总不能把脸蒙起来,还得见人的。

  而且,训练每天都在进行,旧伤未好再添新伤,总是一副鼻青脸肿的样子,也不见好,在学校里来来往往的,时间久了,居然还混成名人了。

  “听说了吗,物理系有个人天天被人揍,那模样,瞧着就疼。”

  “听说他是去混社会了,好好一个大学生,自甘堕落,可惜了。”

  “我怎么听说他是有特殊癖好……”

  谣言四起,说法各异,林启风也懒得理。

  大多数都当热闹看,但也有例外。

  “林启风同学,你最近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如果有什么困难,请一定要告诉我们,既然我们身在同一个班级,就是一家人,有什么事大家一起想办法,总能解决的。”

  这天下课后,林启风刚想走,班长拦住了他。

  班长是个女的,挺可爱的一个妹子,大眼圆脸长睫毛,有点婴儿肥,165的个子也不算矮,穿一条长裙,梳个马尾,看上去亭亭玉立的,气质不错,还是个热心肠,班里谁有困难都会主动帮把手。

  不论从相貌、身材、气质还是人品,哪哪都不错,就是名字不太好,叫白爽。

  现在看还没什么问题,听着大气、郎朗上口,可再过三十年,就有点郁闷了。

  人到中年还得遭这一道劫,也是不容易。

  “谢谢关心班长大人,不过我真没什么事,这身伤是因为我在校外找了份兼职,给市柔道队当陪练,正规职业,没被威胁,也没被敲诈勒索。”毕竟人家是好心,林启风也没藏着掖着,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解释道。

  “哦,津贴不够用吗?”

  “家是农村的,日子太难熬,能帮衬就多帮衬点。”

  “还是要注意身体,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另外学业也不能落下,这才是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学习上有什么不懂的,欢迎来问我。”爽妹子叮嘱道。

  这些内容,林启风教了大半辈子,倒背如流有点夸张,但要应付考试,那真是想拿几分就拿几分,精确到个位数,全看他心意。

  但人家是好意,林启风只能感谢道:“谢谢班长,有需要会去麻烦你的,我还有事,不打扰了,回见。”

  时间来到三月,雨水渐渐多了起来。

  一场春雨,虽然不大,可淅淅沥沥下了一天,地面上还是积了水。

  小草开始冒芽,柳树努力抽支,大地突然就活了过来,一片生机勃勃。

  林启风冒着雨,不急不缓走回宿舍,兴致不错,雨中漫步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风子,又去受虐回来了?”刚进宿舍,戴强调侃道。

  林启风兼职这事自从跟爽妹子说过之后,班里就传开了。

  “哥这叫勤工俭学,充分发扬艰苦奋斗的作风,你思想觉悟太差,得加强一下了。”林启风直接回怼道。

  俩人开始掐架,互损了一阵,林启风这才注意到李想又睡了,奇怪道:“老大这是怎么了,才七点怎么就睡了?”

  “谁知道,天天下课就没了人影,回来倒头就睡,问去干嘛也不说,神神叨叨的。”戴强撇撇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