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陈栋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228 2019.08.10 18:13

  “还好吧,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林启风问道。

  维修中心一片狼藉,刚修好的门窗又被砸坏,老梁身上也挂了彩,手上、脸上数道血痕,十分显眼。

  “一点小伤,没事。”老梁摆摆手,不在意道。

  “知道是什么人吗?”林启风皱眉道.

  “领头的不知道,但是里面有个人我以前见过,叫狗三儿,听说是跟乔二爷混的。”老梁想了想道。

  “乔二吗,我不理他,让他多蹦跶几天,没想到蹦我头上来了。”林启风眯着眼,自语道。

  “钱……给他们吗?”老梁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虽然很憋屈,但是没办法。

  “给。”林启风眼中闪过一丝凶狠:“不过是烧给他。”

  前世活了大半辈子,除了他媳妇,还真没怕过谁。

  而且,以乔二犯过的罪,只要被揭开,就是赏他一盘花生米,都不为过。

  关键是怎么揭开。

  横行乡里这么多年,要说他没进入警察视线,打死林启风他都不信,可他依然能活蹦乱跳满世界招摇,就说明他掩藏的很好,没有证据,一切都是白搭。

  “怎么才能找到证据,最好是抓个现行。”林启风琢磨着。

  “为什么不报警?”旁边沈苏问道,刚才她就到了,只是一只没开口。

  林启风正烦着,懒得回她这么幼稚的问题。

  “喂,怎么不说话,哼,好心当成驴肝肺。”眼看林启风像是没听见,直接进了屋,沈苏气道。

  说完,跺了跺脚,直接向外面走去,满脑子都是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来这里。

  收拾一下,先接着营业。

  看着狼藉,损失其实不大,值钱的零配件和工具,都是铁疙瘩,这玩意也没那么容意坏。

  还没到中午,林启铭就匆匆赶了过来,此时维修中心除了门窗坏了之外,其他已经一切恢复正常。

  “店里忙完了?”林启风问道。

  “嗯,看热闹的人多,买的人少,新鲜劲儿一过,就没几个人了,佳悦一个人就能照应过来。”林启铭回道。

  “生意不好吗?”

  “还成吧,卖出去几件。”

  林启风点点头,新店开张,怎么打响名声确实是个问题,离过年没有几天了,得抓紧时间才行,实在不行就找个模特穿上衣服在店前展示一下。

  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模特,林启风边想,边把目光投向了林启铭,接着眼前一亮,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一遍,忍不住露出笑容。

  林启铭被看的一阵发毛,有种不好的预感,忙道:“门窗坏了,我去修一下,学了这么多年,这点活我还是能干的。”

  成衣店虽然是新店开张,可因为生意不好,加上维修中心还被砸了,几人也没了心情去庆祝,下午结束之后,各自回了家。

  “你同学来找过你,你没在他就走了,说是待会再来。”刘永珍正在做饭,见林启风进门,说道。

  “同学?哪个?”林启风有点茫然,重生回来他就已经上大学了,在老家的同学,这都多少年没见了。

  “陈栋。”老娘回道。

  “陈栋?”林启风皱着眉,在脑海中仔细回想,绞尽脑汁的想,脑壳都胀了,才在脑海深处蹦出一个人来,狠狠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他啊。”

  陈栋,林启风初中同学,性格沉闷,是个闷葫芦,上学的时候也不爱说话,在班里属于被忽视的存在,林启风能想起他来,还是因为他干过一件大事,一件震动全校的大事。

  当时林启风正在上初三,很普通的一个下午,刚放学,同学们正收拾东西准备回家,陈栋走到讲台跟老师请假,理由是……他明天要结婚。

  当时他才十六岁啊。

  农村结婚早是不假,可这么早的也是十分罕见的,老师和同学都听傻眼了,自己还在为了考个好高中而奋斗呢,人家就要迈向人生新阶段了。

  上学的时候也没怎么接触,林启风不知道他找自己是什么事,没等他进屋,陈栋就又来了。

  这是看着他进的家门啊。

  陈栋比林启风印象中成熟些,嘴角已经有了胡子,头发乱糟糟的,一身衣服满是补丁,倒也还干净,手里拎着一个瓶子,估计是自己打的散酒。

  “陈栋,好久不见了。”林启风笑着寒暄道。

  “是啊。”陈栋跟着笑笑,只是有点苦涩,然后递过手中的瓶子,道:“一点散酒,家里就剩这点东西了。”

  “来就来吧,还拿什么东西。”林启风客套着接下,道:“进屋坐会儿,外面这么冷,先暖和暖和。”

  陈栋迟疑一下,看看屋子,再看看旁边的林启铭,欲言又止。

  “那就出去说。”二世为人,人情世故通透的很,林启风明白过来,把酒交给二哥,和陈栋出了门。

  天已经快黑了,院子里,两人的身影藏在黑暗中,看不太清。

  “出什么事了吗?”林启风问道。

  “启风,你开维修中心的事,村里都传遍了,都夸你有本事,我……能不能跟着你干,家里孩子要养,我实在没办法了。”陈栋声音沙哑,最后这句话似乎拿出了全部勇气。

  林启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知道这辈子还会遇到无数次同样的情况,总不能都帮吧,可怜的人很多,并不是都那么幸运。

  从个人感情上,他很同情陈栋,一个大好少年,被生活压弯了腰,早早地就要去承担家庭的重担,为了生活,放下尊严,低声下气。

  这个口子不能开,至少不能平白无故的开。

  “有件事,你要是干成了,以后就跟我干,办不成……”林启风斟酌一下道。

  “什么事。”陈栋急忙道。

  “乔二听说过吧。”

  “听过。”

  “找到他,盯住他。”

  到底是人的名树的影,话刚出口,林启风就见陈栋有点犹豫,笑道:“怎么,怕了?”

  “不怕。”陈栋咬牙道:“怎么干,你就说吧。”

  永远不要低估一个面对绝境的人,会爆发出怎样惊人的勇气和毅力。

  “放轻松,没那么严重。”林启风笑了:“就只是字面意思,跟着他,找到他老巢在哪而已,犯法的事不干。”

  “找到他不难,他这人十分嚣张,出门的时候阵势很大,生怕别人不认识他。”陈栋认真道:“只是要盯住他的话,恐怕得再找个人,我一个人可能会出纰漏。”

  “你有可靠的人选吗?”

  “涛子怎么样,这是我最好的朋友,绝对能信任。”

  林启风点点头,这人他有印象,也是他同学,而且还是一个村的,七拐八拐还能扯上点亲,是个傻大胆,属于没心没肺那类人,干不出告密的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