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倒霉的老洪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187 2019.08.11 19:00

  “娘,自家生意,您可得替我看着点啊。”灯光下,林启风苦口婆心劝说道。

  “不管,这屁股事还没干好呢,又换个坑,也不怕折腾死。”刘永珍骂道。

  “娘,那可都是咱家的钱,给您娶儿媳妇、养大孙子的钱,您就忍心被两个外人给合伙骗了?”

  “活该,一天天的,净给我找事。”

  这是有戏啊,林启风急忙接着道:“那我就当您答应了啊。”

  “算我上辈子欠你们的。”刘永珍骂了句,算是默认了。

  又解决一桩心事,林启风心情大好。

  洗漱完,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多,躺到床上迷迷糊糊刚要睡着,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惊醒。

  睡意全无,林启风起来打开院门,就见陈栋站在门外,旁边还立了个人,个子挺高,得有近一米九,还很结实,这是涛子,林启风认识。

  “涛子。”林启风打声招呼,看向陈栋问道:“出什么事了,这么急。”

  “乔二他们都出门了,这么晚了,肯定不是去干啥好事,只是他们骑了车,速度快,我俩跟不上,就先回来跟你说一下。”陈栋道。

  “全都出去了?”

  “对,得有二十多号人。”

  林启风踱着步,思考片刻道:“知道了,你俩先回去休息吧。”

  “那,明天还接着盯吗?”

  “盯,有什么情况,直接来找我,钱还够用吗?”

  “够了,还没怎么花呢,那我俩就先回了。”

  等他俩走远,林启风才回了家,被这么一打扰,暂时也没了睡意,干脆躺在床上盘算起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迷迷糊糊睡着。

  “地方还挺大,这间做厨房,这几间摆开桌子当大堂用,剩下的还能做成包间。”

  上午一大早,张传福就找到了维修中心,说是来看看,可看着看着就规划起来,越说越兴奋。

  每个厨子都有一个开酒店的梦,这里虽然比不上酒店,可也比他那个苍蝇馆子要好的多。

  林启风也在旁边煽风点火道:“对吧,这么好的房子,一直空着也确实可惜,张大哥你就当帮我个忙,给房子添点人气儿,怎么样。”

  张传福有点不好意思了,他也不是个傻子,这话他明白,犹豫了好一会,才点点头道:“反正现在也闲着,就先干着试试吧,我去把东西先搬过来。”

  他倒是雷厉风行,刚决定,就急急忙忙回去搬东西了。

  炒菜的家伙式都齐全,就是桌子少了点,凑活着先用,剩下的也好办,有二哥呢。

  到了中午,东西就搬得差不多了,人都在,直接就开了火。

  吃到饭的时候,林启风幸福的眼睛都湿了,就为了这口饭,不赚钱也行啊。

  这边正吃着,几辆重卡开进了院子,还是熟人。

  “怎么了韩队,难道车又坏了?不应该啊。”林启风疑惑道,他对自己的技术,还是很有信心的。

  没等韩叶说话,老洪紧接着下了车,脸上鼻青脸肿的,林启风惊讶道:“这是什么情况?”

  “别提了,碰到劫道的了。”老洪骂骂咧咧道:“本来想拉完这趟就回家过年的,真他奶奶晦气。”

  韩叶也苦笑道:“还算是运气好,我们没下车,把钱从车窗缝里塞给他们后,他们可能觉得棘手,没夺纠缠就走了。”

  “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晚上,大概一点左右吧,具体时间也没看。”

  “回去的路上吗?”

  “对,昨天有事耽搁了,装好车出发的时候,都夜里十二点了,开出去没多久,就碰上了,就跟专门在等我们一样。”

  “不会是乔二干的吧?”林启风心中暗道,时间点倒是对的上,接着问道:“他们有多少人?”

  “大概二十多个吧,天太黑没看太清。”

  那就没错了,林启风向老洪投去一个同情的眼神,然后道:“按说也没多远啊,怎么到现在才来。”

  “别提了,那帮畜生把车胎给扎了,油也没放过,就剩个底儿,我们也不知道他们走没走,一直没敢下车,到天快亮的时候才开始补胎,工具少,一个一个轮着补完,勉强开到这里就到这点儿了。”韩叶苦笑道。

  “这帮狗日的,害老子在车里坐了半夜,连泡尿都不敢撒,这要不是憋的急了,下车的时候,我也不至于从车上摔下来。”老洪咬牙切齿道。

  林启风都听乐了,合着你这伤不是被打的啊,难怪怨气这么重,这也算是被尿憋伤吧,传出去是不太好听。

  “车胎是补了,也不知道别的地方有没有问题,你帮着检查检查,我们也安心。”韩叶道。

  林启风点点头,正好饭也吃得差不多了,直接开始动手。

  总共七辆车,他和老梁两个人一起,不到一个小时,就基本检查了一遍。

  “除了快没油了之外,没发现什么问题。”林启风擦擦手,对韩叶道。

  “那就好。”韩叶明显松了口气。

  这要是车坏了,修好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要是再跑夜车的话,他是真有点怕了。

  “那您是歇会?”林启风问道。

  “不了,趁着天亮加点油赶紧走,省的夜长梦多。”

  林启风笑了笑,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但也没说什么,目光从老洪的车上扫过,刚才也没注意,现在才发现,车后挡板上画了朵花,巴掌大小,就是画工不太好,歪歪扭扭的。

  “没想到老洪还有这爱好。”林启风笑着调侃一句。

  “什么爱好?”老洪顺着林启风视线看过去,看到花的时候也挺奇怪的:“昨天下午还没有啊,可能是小孩子画着玩的吧。”

  老洪不在意,林启风可不这么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联想到他们晚上就被劫了,本能的,林启风就觉得这朵花可能有问题。

  既然认定是乔二干的,林启风开始回忆乔二落网时的一些消息。

  这件事在当时虽然引起轰动,可因为太过久远,再加上林启风在上大学,对整件事并不太了解,他知道的一点信息,还是后来听母亲讲的。

  好像是警方掌握了乔二的作案手法,派出卧底引蛇出洞,才把他人赃并获的。

  作案手法,难道就是指这朵花吗?可到了晚上,也没路灯,画不画不都一样吗?

  林启风带着疑惑,把手伸到花的上方,形成一个阴影,果然看得见,用手指在花上使劲擦了擦。

  看着韩叶他们把车开走,林启风直接回到房间,拉上窗帘,看向手指,果然,手指上发着淡淡的光。

  “这是……夜光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