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 都市

    类型
  • 2019.07.21上架
  • 35.89

    连载(字)

7662位书友共同开启《风起一九八一》的都市之旅

执事未来的人们啊 弟子igor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再回首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577 2019.07.19 10:52

  “老二,认命吧。”刘永珍眼里含着泪,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林启铭低着头没有说话,昏暗的烛光下,看不清表情,地面上一滴滴水珠滴下,消散开渗进土里。

  窗外寒风呼啸,屋里气氛压抑。

  床边角落里,林启风裹着被子,蜷缩成一团,愣愣的看着这一幕,怎么都不敢相信,他居然重生了。

  前世时,他是一名大学物理老师,一辈子普普通通,没什么大的成就,教书育人三十多年,临退休终于熬到了副教授。

  和同事们庆祝了一下,心情不错,他喝得有点多,一觉醒来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难以形容的错愕与震惊,让他一度以为是在做梦,牟足了劲狠狠掐了一下大腿,身体上传来的疼痛是那么清晰,又如此剧烈,嘴角因为疼痛抽搐到变形,无论他心里如何翻江倒海,可不管是屋里的环境,还是母亲明显年轻的身形,都在清楚的告诉他,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他19岁那年,大一寒假的第一天。

  墙上的日历也清楚的印证了他的记忆,现在就是1981年1月16日,农历腊月十一。

  “老二,你千万别怪娘,娘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刘永珍说着,已经成了泪人,没再多待,转身走了出去。

  林启铭呆呆的站在原地,眼泪像线一样滑落,摔在地上,不大会儿就洇湿了一大片地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启铭才吹灭了蜡烛,爬到床上将自己包裹起来。

  屋里漆黑安静下来。

  黑暗中,林启风睁着双眼躺在床上,记忆中关于老家的画面在脑海中一一闪过,原本已经遥远到模糊的记忆,此刻却历历在目。

  老宅依然如记忆中一样狭**仄,一间屋子五十多平,被两堵墙隔开,中间充当客厅,母亲住在左边较小的房间,林启风兄弟四个挤在右边较大的房间。

  老家是个矿区,不大的县城,分布着大大小小十多个矿,村子旁边就有一个。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煤矿……当然不能吃煤了,吃不成那就只能挖了。

  十里八村的壮劳力几乎都进了煤矿当了矿工,父亲林书堂也一样。

  一个月38块钱的工资,在农村算得上是高薪了,再加上工作之余和母亲刘永珍一起下地挣工分,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直到前些年,父亲下井之后,井下发了水,没有来得及上来。

  事后矿上给了1000块的抚恤金,并且承诺可以让大哥接父亲的班,待遇跟父亲一样,只是母亲心里有了阴影,直接回绝了。

  事情就这么了了。

  一千块钱,在当时也算笔巨款了,可钱再多,也总有花完的时候。

  母亲一个人拉扯四个孩子,又当爹又当妈,刚刚四十三的年纪,头上已经爬满了白发,因为常年劳作,皮肤枯黄,显出与年龄不符的苍老。

  家里兄弟四个,林启风排老三,高考发挥出色,成功考上大学,是村里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大学生。

  大哥林启荣,今年23岁,学习不好,勉强混了个初中毕业,就下地挣起了工分,干了几年,因为踏实能干,被村里的工程队看中,做了泥瓦匠。十里八乡地给人盖房子,有时候走得远了,十天半月回不了家。

  去年大哥经人介绍订了门亲,可老宅本来就小,总不能让新媳妇跟林启风三兄弟挤在一个屋里,只能又起了座宅子当婚房,再加上彩礼和婚礼的花费,算是把家底儿揭了个干。

  要是大嫂人好也就算了,可偏偏是个霸道泼辣的性子,好在两人分出去单过了,眼不见心不烦。

  二哥林启铭今年21岁,跟人学了木匠,目前还是个学徒,有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可因为家里穷,盖不起新房给不起彩礼,婚事就这么拖了下来。

  女方也是个有情义的,顶着家里的压力,愣是没提分手,两人原本计划着等过两年攒够了钱就结婚的,可惜,天不从人愿。

  前几天下大雪,女方父亲上房顶扫雪,脚下一滑,摔了下来,送到医院,人倒是救回来了,可一家人面对医药费发起了愁。

  女方跟二哥同龄,都是21岁,家里三个孩子,她是老大,下面一个妹妹,一个弟弟,年纪都还小,帮不上什么忙,她妈也是个没主见的,平生头一次遇见这么大的事,顿时慌了神。

  趁人之危,落井下石的人从来都不缺。

  知道她家出了这种事,过去来她家说媒一直没能成功的人,第一时间找上门来,把男方天花乱坠吹了一通,最后落在了200块钱彩礼上。

  这就像是根救命稻草,一下子就击中了她家的软肋,她妈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女方再犟再倔,可面对躺在医院等着救命钱的父亲,眼睛哭的红肿,最终还是没能说出拒绝的话,算是默认了。

  二哥没理由也不能阻止,想要改变,除非他能拿出这笔钱,可家里的情况他也知道,去年大哥结婚已经把家底掏干,亲戚朋友也都借了个遍。

  这年头谁家都不富裕,能借一次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再借第二次,谁也张不开这个口。

  可拿不出钱,就要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嫁给别人,这种痛苦无法言语、刻骨铭心。

  这才有了刚才那一幕。

  事实上,前世时二哥也确实因此分了手,从此之后,整个人变得沉默寡言了很多,直到几年后,母亲托人说媒,二哥才算成了个家,婚后过得如何,二哥从来没说,可林启风看得出来,二哥并不开心。

  老四林启新,今年15岁,正在上初二,是家里第二个大学生,毕业后进了粮站,本以为是个铁饭碗,谁承想粮站还有倒闭的一天,老四也跟着失了业,后来靠着在粮站时赞的一点积蓄,做起了小生意,日子也还过得去。

  夜色已深。

  安静的屋子里传来一阵微弱低闷的哭泣,把林启风从回忆中拉回到了现实,叹了口气,为二哥的遭遇感到同情,同时心里盘算着,既然重活一世,怎么着也不能看着二哥走上前世时的老路。

  想要改变,还是得拿钱说话。

  现在已经是1981年,如果林启风没记错的话,今年秋天,村里已经重新分了地,开始实行大包干了。

  他记得前世时在报纸上看到过,胆子大的农民,就靠着在地里种植棉花等经济作物,很快就成了新中国第一批万元户。

  现在的万元户,还是相当坚挺的。

  只是老家这边,却没有听到过有谁不种粮食,去改种其它东西的人,说到底还是被前些年的自然灾害给闹的,毕竟饿肚子的滋味可不好受,手里有粮,心里才能不慌。

  手里虽然有了地,可林启铭的事却是迫在眉睫,现在种啥都来不及了。

  林启风想着,还是得进城里找找门路,哪怕做个二道贩子也成,挣笔快钱,先把二哥的事解决了再说。

  无非就是200块钱的事,二世为人的林启风对此信心满满。

  想到这里,他心里轻松很多。

  说来也怪,刚才心里想着事,没有觉得,现在思绪回到现实,顿时觉得浑身冰冷。

  明明已经盖了两条被子,边角压的严实,可他还是觉得总有股邪风直往身子里钻。

  打了个哆嗦,林启风紧了紧被子,准备睡觉。

  “咚。”

  一声闷响,旁边老四翻了个身,好巧不巧一脚直接命中林启风屁股。

  林启风郁闷的撇撇嘴,怎么就能这么准,同时又有点庆幸,好在是背对着老四,这要是面对面,这一脚下来,简直不敢想象。

  迷迷糊糊中,也不知什么时候,林启风才睡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