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大哥大嫂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470 2019.08.07 01:26

  林启风有点懵。

  想了一夜各种可能会出现的情况,怕排队还特意起了个大早,吹着冷风到了县工商局,结果……门还没开呢。

  喝了半天西北风,终于等到人家开门上班,然后,不到半个小时就把营业执照办下来了。

  想象中的刁难没有碰到,办事员反而还有点热情,满脸微笑。

  林启风捧着营业执照,仔细看着,前世今生两辈子,这东西他还是第一次见。

  上面写着他的名字和他临时想的汽修站的名字,以及个体经营0027的编号,而且还是手写的。

  看着有点草率,可这确实是工商局发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正规证件。

  林启风笑着摇摇头,可算知道办事员见了他为什么跟见了亲人一样。

  改革开放都三年了,个体营业执照加上他这个才办了27个,合着一个月都办不了一张,这是寂寞的微笑啊。

  看看时间还很早,林启风也没急着回去,既然营业执照办下来了,那就该考虑一下零配件以及场地的问题了。

  既然决定开汽修站,那就不能像前两天那样只修不需要换零件的,轮胎、曲轴、机油滤芯这些基本配件还是要有的,至于其他更复杂的,他现在也买不起。

  总共只有一千的启动资金,还要留出租用场地的钱,当然得紧着要紧的来。

  好在县里就有汽车零配店,需要用的话,临时去取也来得及。

  林启风骑着车在县城周围考察起场地来,可临近中午也没找到一个让他觉得满意的地方。

  看了几处地方,不是面积太小,就是位置太偏僻,总有那么几点让他觉得不满意,无奈,只能回家向老娘求助。

  “地方倒是有一处,只是可能会有点破旧。”刘永珍想了片刻道。

  “在哪?”林启风有点惊喜,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话果然有点道理。

  “不急,先吃饭,等吃完饭趁还有点时间,我带你去实地看一下。”刘永珍指指碗道。

  挣了钱,生活当然有了改善,饭里也难得见了荤腥,可吃在林启风嘴里,就有点抓心挠肺的感觉,实在是有点迫不及待。

  “就这,看看觉得怎么样,还满意不?”刘永珍指着前面一座院子说道。

  院子确实挺大,停上七八辆大卡车都不显得拥挤,只是长满了枯黄的杂草,一排屋子得有十多间,太久没住人,门窗都有破损,而且左边那座屋子还塌了半边,要多荒凉有多荒凉。

  “好,简直是完美。”林启风就差笑出声来,这地方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制的。

  县里十多个矿,也没名字,就是按照编号从一到十一这么顺下来的。

  这地儿挨着三个矿,还有四个矿运出来的煤得从这经过,总共11个矿,七个跟它发生了关系,不能再贪心了。

  至于门窗,能修就修,不能修直接换了就是,二哥学了这么久木匠活,应该做的来吧,就算不行,不是还有他师傅吗。

  房子塌了重新盖起来就是,不要忘了,他大哥可就是个泥瓦匠,砌墙上顶都是一把好手。

  而且,天冷了之后就没什么人盖房子了,大哥在家里闲了好久,天天挨大嫂的数落,正好让他出来放松放松,感受一下来自兄弟的关爱。

  至于杂草,那就不是个事儿。

  “这地方属于哪个村?”林启风问道。

  “上脑子的。”刘永珍道:“以前是给知青住的,前些年他们都回去之后,这地方就闲下来了,你要是觉得地方不够用,房子后面还有一块地,是那些知情开的荒,小年轻啥都不懂,开了荒长不出庄稼来,就扔在那里不管了。”

  意外之喜。

  这么好的一块地方,上午转的时候怎么偏偏就给漏下了,林启风有点懊恼,不过好在现在也不晚。

  直接跟着老妈去到上脑子村,找到村支书说明来意后,村支书大手一挥,以200块钱的价格,连带着房子后面那块地,全部租给了他,期限十年,平均下来,一年只有20块。

  林启风还担心汽修站红火起来之后,村里会来找麻烦,特地签了合同,以后真要打起官司来,好歹有个凭证。

  直到合同到手,林启风才算彻底放下心来,先把老娘送到矿上,然后买了点东西,直接去了大哥家。

  “老三你咋来了?吃了没?正好刚出锅的面条,先吃一碗。”大哥林启德正好从屋里出来,端着个空碗,看到上门的老三,热情的道。

  没等林启风接话,屋里又紧接着响起一道声音:“你倒是快点啊,孩子都饿哭了,就等着你那碗饭呢。”

  说着,门帘掀开,大嫂黑着脸走了出来,瞪了大哥一眼,然后看向林启风,脸色瞬间就变了。

  看着他手上的肉和米、油,眼睛都放光,眉开眼笑的走上前,不用林启风说话,自己就把东西接了过去,道:“三弟来了啊,快进屋里暖暖,这大中午的,天儿也这么冷。”

  大嫂个子不高,比林启风印象中胖了点,可能是刚生产完的缘故吧,整个人还有点臃肿,拎着东西生怕被抢回去,留下句话就快步进了屋。

  大哥家的日子其实过得不错,起码比家里强,大嫂性格泼辣霸道,大哥每月的工资都要如数上缴,防他比防贼还严。

  大哥是个有良心的,知道家里的情况,今天抽盒烟,明天喝个酒找各种理由从大嫂手里骗点钱,全都偷偷摸摸帮衬了家里,算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吧,其实大哥是不抽烟不喝酒的。

  林启风很无语,大米和肉算是白瞎了,大嫂的为人他太了解了,前世干的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太多,家里经常闹的鸡飞狗跳。

  林启风突然有点后悔没早重生回来一年,把这个家不和的罪魁祸首给掐死在摇篮,现在孩子都两个月了,说什么都晚了。

  想到自己这大侄子,他又有点欣慰。

  侄子全名林俊富,是他们家第三代的长孙。

  名字是大哥取得,姓和辈字都是现成的,只需添个字就行,偏偏就挑了这么个字,听大哥说这还是他翻了一夜字典,才精挑细选出来的,也不知道这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

  成吧,他高兴就好,也幸好没选个杰字,要不再过二十年,侄子就该郁闷了。

  侄子的性格随大哥,忠厚老实,对爹妈孝敬不说,对奶奶也很好,工作之后没少给他们买东西,说不上贵重,但心意是尽到了,对大嫂的牢骚从来都是听过就算,也不顶嘴,转身该干嘛干嘛。

  想到这里林启风就释然了,刚才肉包子打狗的感觉消失无踪,笑了笑道:“大哥最近忙不,有点事找你帮忙。”

  “啥事说就是了,自家兄弟还客气什么。”

  “想找大哥修处房子。”

  “我当是啥事呢,整这么严肃,啥时候去你说话。”林启德承诺道。

  “越快越好。”

  “那……今天下午怎么样,我在家闲着也没事。”

  “行,你先吃饭,我在家等你。”

  大哥林启德想再留一下,可林启风直接转身走了,亲兄弟来了自己家,结果屋都没进,啥原因他也很清楚,心里堵的难受,端着空碗回了屋,把碗扔在桌上,瞪着大嫂不说话。

  “抽的哪门子邪风。”大嫂刚把东西放好,脸上还挂着笑,见大哥来这么一出,直接黑了脸,骂道。

  “……”

  无声的反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