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陆诚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085 2019.09.14 19:05

  三人坐上电梯,直到顶层,左右看看没人,偷摸爬上楼顶,林启风拍拍手上的灰,笑着道:“怎么样,风景不错吧。”

  已经是晚上,楼顶风挺大,吹走了一天的暑气,很凉快,虽然有点暗,但月色不错,倒也看得清人。

  三人一起向楼边走去,离得近了才发现,前面已经站了一个人,隐约能看出穿了身西装,脚下蹬着一双皮鞋,手里拎着什么东西,看形状大概是瓶酒。

  林启风突然有点后悔,应该买几瓶啤酒上来的,吹吹风,喝喝酒,那才叫惬意。

  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有点遗憾,小心翼翼摸到楼边,探出头向下张望一眼,近百米高的楼顶,瞬间一阵眼晕,腿都有点发软,赶忙退了回来。

  他可还没活够呢,这要是一个不小心,脚下一软摔了下去,估计不会再有重生的机会了吧。

  拍拍砰砰直跳的胸口,心里一阵后怕,缓了会才恢复过来,伸开双臂,感受着晚风吹在身上带来的丝丝凉意,闭上双眼,脸上满是享受。

  “好高啊,这要是掉下去……”胡庆探头望了一眼,突然打个哆嗦,赶忙退回来一把抓住胡同道:“哥,你可得把我看紧了,我要是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就没了,我妈不得伤心死啊。”

  “一边去,说什么胡话。”胡同瞪了他一眼,甩手想要挣开,奈何胡庆抓得太紧,俩人都在楼边,胡同也没敢使劲,生怕一个不小心,再把胡庆给甩出去,这高度,一准凉透了。

  胡同摇摇头,任由胡庆抓着,自己向远处眺望,黑夜中,星星点点的灯光,像一张大网将整个城市笼罩,伫立在天地间,感觉自己是那么渺小,但这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又让心中生出无线豪迈,脸色变换心情复杂。

  林启风睁开眼看看两人,才27层就这副德行,这要是换成50层、100层,该是什么表情。

  忍不住撇撇嘴,目光从旁边那人身上扫过,得,还不如他俩呢,看穿着也像个成功人士,怎么还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这点高度就激动的热泪盈眶了,啧啧,都要跳楼了。

  嗯?跳楼??

  林启风心里鄙视一番,随即反应过来,就见那人随手丢下酒瓶,掉在楼顶发出一声脆响,接着就向楼外走去,看架势,真的像是要跳楼。

  眼看那人就到了楼边,下一步就要踏空,林启风吓得一个激灵,来不及多想,本能的就上前拽了一把,这一下算是把他吃奶的力都用了出来。

  好在人抓了个正着,接着马上用尽全力向后一甩,那人踉踉跄跄向后退了几步,直接摔在了地上。

  仅仅只是一瞬间的事,林启风却感觉是那么漫长,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直到脱力的感觉在身上蔓延,才开始忍不住后怕,刚才的举动太冒失了,这要是没有把人拽回来,而是连带着他一起掉了下去,简直哭都没地方哭去。

  后背已经湿透,晚风吹在身上,脊柱一阵发凉,林启风越想越恼火,恨恨的看着地上那人,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你特么疯了,想死找个没人的地方自己死去,别特么出来祸害别人。”

  那人被骂的楞了一下,然后开始呜咽着哭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直到变成嚎啕大哭,场面实在凄惨。

  一个大男人哭的稀里哗啦,林启风看着也不落忍,心里明白,这要不是到了绝境,能活着谁都不会想去死,气消了大半。

  等那人把情绪宣泄出来,哭声渐渐止住,林启风才叹口气道:“虽然不知道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我还是得劝你一句,死都不怕了,你还怕活着吗?还有什么后果,是比死更严重的吗?”

  想不开这种念头,往往都是悲观、无助、迷茫等等各种情绪混合在一起,达到心理所能承受的极限,却又无处宣泄,才会走上极端。

  这种逃避现实的想法,绝大部分人都是在那一瞬间产生的,会不会后悔不知道,毕竟,有机会后悔的人不多。

  地上那人比较幸运,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刚才那种感觉,估计他这辈子都忘不了了,劫后余生,庆幸的同时,看了看林启风,感激道:“谢谢。”

  林启风揉揉耳朵,没有听错,这人说的是普通话,虽然是有点蹩脚的港式普通话,可毕竟他听懂了,瞬间感觉有点亲切,又开口安慰道:“看你的年纪,应该已经有家庭、有孩子了吧,你这么一走倒是潇洒了,可你有没有想过,他们孤儿寡母,以后要怎么生活。

  每个人的生命都不只是自己的,还是家人的、朋友的、爱人的,你不但是为自己而活,更是为肩上的那份责任而活。”

  说着,眼神总有意无意的往那人已显稀疏的头顶看去。

  “我对不起她们。”那人躺在地上,还没打算起来,哽咽着说道。

  “咱们萍水相逢,以后也不知道会不会再见,你要是想找个人倾诉的话,我想我是个不错的听众。”林启风道。

  “我也是。”胡同在旁边默默跟了句。

  “还有我,我们仨都是。”胡庆接着道。

  那人双手撑地,坐了起来,左手擦了一把眼泪,右手擦了一把鼻涕,随意抹在身上,犹豫良久,才缓缓开口道:“我叫陆诚,今年四十三了,开了家小银行,有妻有女,虽然挣得不多,但日子也还过得下去。

  但心里始终不甘心,总觉得自己是干大事的人,一门心思想着发财,研究了两年期货,觉得黄金价格连跌了两年,应该已经探底,鬼迷心窍想去抄底,把所有家当全部压进去还不算,把银行里的钱也都压进去了,全部看多黄金价格。

  谁知道金价就是个无底洞,止不住的往下掉,赔了钱还想着翻本,一步步陷了进去,直到爆仓,一切都没了。”

  声音有点干涩,说着陆诚自嘲一笑道:“谁都怨不着,只怪自己贪心,才落到今天这种境地,可怜那些信我把钱存到我这里的亲戚朋友,辛苦大半辈子攒下的家底,都让我糟蹋了,可怜我的老婆闺女,她们什么都不知道,就要背上这么多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