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打响名号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296 2019.08.04 17:22

  “吃饭了。”

  这是刘永珍第三次说这句话了。

  林启铭从回来开始,就坐在那傻乐,饭端到面前都一无所觉。

  哪像旁边老四林启新,一上午看不见人影,到了饭点,饭刚上桌,不用找自己就准时回来报道,这份功力林启风都自愧不如。

  “啪”

  刘永珍忍了再忍,还是没忍住一巴掌抽在了林启铭肩头。

  “嗯?哦,吃饭了啊。“林启铭回过神来,不用老娘说话,就把头埋在了碗上,像饿虎扑食,猛吃起来。

  从昨天到现在,将近一天时间,林启铭水米未进,要不是愁苦至极,麻痹了自己,肚子早就造反了,二十郎当岁的大小伙子,饭量惊人,三两下碗里就见了底。

  吃的是面条,不是白面,而是高粱面。

  白面、大米这些在现在都是细粮,大家都不富裕,逢年过节吃上一次还行,天天吃,谁家都承受不了。

  高粱面不好吃,有点喇嗓子,可能填饱肚子,至少不用挨饿。

  林启铭换过一碗继续猛吃,林启风看他吃的香,也不自觉的多吃了两口。

  这东西他已经有三十多年没有吃了,猛然吃起来,他有点接受不了。

  “嗯?没了?”就在林启铭第四次去捞面的时候,锅里也终于没了。

  老四抱紧了自己的碗,像头护食的小犊子。

  刘永珍看着自己还剩下的半碗面,道:“我这还有半碗,你来吃吧,我吃不下了,别浪费。”

  “不用,不用,我吃饱了。”林启铭直摆手道。

  林启风叹口气,就这东西还不能敞开了吃,这日子也实在是苦。

  “妈,我出去玩了。”老四艰难的咽下最后一口饭,起身就要走。

  “别,下午跟我去干活,哪都别去。”林启风收拾着碗筷道。

  “啊?干活啊,我都跟小乐约好了去后山滑雪的,再不去雪都要化了。”

  老四不乐意了,嘴刚要撅起来,就听林启风接着道:“干完活了带你去吃大餐。”

  “啥大餐?有肉不?”

  “有,管够、管饱。”

  “嘿嘿嘿嘿,三哥我听你的。”老四咧开嘴傻乐道。

  林启风眉毛一挑,眼中闪过得意道:“去,找块纸板,再找根笔来,待会我有用。”

  “小三,我也去吧,我虽然没啥本事,可两膀子力气还是有的,多少能帮上点忙。”林启铭插了一句道。

  “行啊,那我就不客气了,有啥脏活累活全都交给你了。”林启风嘴角一抽,手上刷碗的力道都大了几分。

  这名号是要被坐实了吗,前世时也不记得有这一出啊。

  “三哥,你看这块板子怎么样?”老四捧着块硬纸板道。

  纸板还挺大的,得有正八开、四本教科书那么大。

  林启风点点头,接过纸板道:“笔呢?”

  “这呢,给。”老四举着跟铅笔,还是削尖了都能拿来扎气球的那种,献宝似的道。

  林启风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这么大张纸,你给我拿这种笔,是要让我用放大镜看吗?”

  “那要拿什么笔?”老四瘪着嘴委屈道。

  “毛笔。”

  发黄的纸板上,“车辆维修”四个大字,龙飞凤舞煞是好看,尤其是把纸板挂在了老四的脖子上。

  林启风满意的点点头,练了半辈子的毛笔字,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

  “娘,我们走了。”林启风冲屋里喊了句。

  “这才刚一点就去啊,不休息会吗?”刘永珍掀开帘子道。

  “不了,冬天天短,离天黑也没多长时间了。”林启风回了句,三人直接走出门去。

  “三哥,啥叫车辆维维啊。”老四胸前挂着纸板,甩开膀子走的趾高气昂,好在现在人心还算淳朴,这要放在后世,就这嚣张的步伐,去街上走一圈,指不定得挨几顿打呢。

  只是这句话有点破坏形象。

  林启风一脑袋黑线道:“这是车辆维修,修字你都不认识吗?”

  “哦哦,原来是修啊,我就说瞧着有点像呢?”老四嘿嘿一笑,丝毫没有羞耻感。

  林启风手扶额头,彻底无语,就这水平,是咋考上的大学啊。

  三个人,林启铭骑车,林启风坐后座,老四坐在横梁上。

  本就破旧的自行车,此刻坐上三个人,有点不堪重负,车况发出刺耳的尖锐声。

  林启风提心吊胆,老四却丝毫不觉,把手一挥,大叫道:“驾。”

  林启风服了,这真是二逼少年欢乐多啊。

  带了两个人,林启铭蹬起来有点吃力,速度有点慢。

  好在半天过去,韩叶他们也把车往前挪了很远,所以也没骑几分钟,两人又碰了面。

  “好家伙,这是带帮手来了?”韩叶捧着碗面,打招呼道。

  “这是我哥跟我弟,来给我帮帮忙。”林启风笑道。

  “明白。”韩叶点头道:“后面老袁等你都快等疯了,本来都轮到他了,可他怕车坏在半道上,把位置让了出来,现在重新去后面排队了。”

  “那您吃着,我先去把老袁的车给修了。”林启风回道。

  “要帮忙了就吱声,我这还得排会儿呢。”韩叶客气一句。

  “看到这些车排成的长线了吗,老四你的任务就是骑着车在这条线上来回兜圈,碰到需要修车的就去叫我,知道了吗。”林启风道。

  “原来是叫我游街来了。”老四小声嘟囔道。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去兜风了。”老四骑上车就跑。

  “二哥,你跟我走,正好需要你帮忙。”林启风略有深意道。

  兄弟两个一前一后,步行向前走去。

  老袁上午就找过他修车,问题不大,但是费力气,再加上当时工具不足,时间临近中午,林启风赶着回家,就给推到了下午。

  这次从家里出来,锤子、钳子、扳手,家里有的工具都拿了出来,跨在二哥身上,算是充当个移动工具箱。

  修车也是个体力活,既然二哥承诺把脏活累活都给他干,林启风当然不会拦着,而且,他发誓,他绝对没有要报复的意思。

  “怎么样,累不?”林启风边数钱,边笑着问道。

  林启铭有点懵,愣愣的站在那里看林启风数钱,原本虽然简朴但很干净的衣服,此时也沾上了油渍,他怎么都想不通,不过十几分钟,就挣了三十块钱。

  那可是三十块钱啊,村里人下井挖煤一个月,一天不休,也不过38块钱的工资,就这还是高工资呢。

   21岁的少年,世界观、价值观在此刻轰然崩塌,木然的问道:“小三,我不是在做梦吧。”

  “原来你叫小三啊,谢谢啦。”老袁从驾驶室下来,脸上挂着满意的笑,高声笑道。

  林启风彻底绝望,这个名号算是彻底坐实了。

  优秀技工林小三的名号,自此打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