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媳妇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111 2019.08.16 17:50

  林启风抽空还去帮二哥淘了几本修车方面的书,学了大半个月,还是只会点皮毛,完全没法独当一面,维修中心只能先靠老梁撑起来。

  除此之外,还去办了张存折,老娘虽然收了财政大权,但好在砖厂的具体收益,老娘并不是很清楚,挣多挣少就看林启风怎么说了。

  而且,从原料到成品他都有参与,沈苏这他可是有六成收益,占了大头的,虽然跟砖厂不能比,积累下来也不少了。

  不是他有意要骗老娘,既然重生,大学生活肯定不会再像前世时那样平静,只是不管要干什么,总是需要本钱的,既然可以跳过原始积累,为什么还要给自己增加难度呢?

  这么多钱全部带在身上,既不安全也不方便,还是存进银行比较好,身上带个百八十块,足够了。

  正月十四这天,几天没见的沈苏,风尘仆仆的来到维修中心,脸上带着疲惫,精神倒还好,进门直接道:“小林子,给本宫倒杯水。”

  “这是咋了把你能耐的?”林启风递过杯水道。

  “看看。”沈苏扬了扬手里那一摞纸,接过水得意道。

  “什么东西?”

  “协议,八个矿的承包协议,市里没来得及跑完,只在周边几个县,拿下十三个砖厂的供货协议,这些天跑下来,可把我爸……咳咳,把我给累坏了。”得意忘形,直接说漏了嘴,沈苏赶忙改口道。

  林启风憋着笑,也没戳破,装作惊讶道:“还真办成了?厉害厉害。”

  这是意外之喜,虽然只是供货,可十三家积累下来,利润也很可观了。

  砖厂大概会受到点影响,可也有限,毕竟人手不足,县里的市场,目前已经足够了。

  沈苏没待多久,看样子确实是累坏了,临走时问了句:“快开学了吧,你什么时候走啊?”

  “后天,过了元宵节就走。”林启风随意道。

  “对了,你在哪个大学来着?”

  “京师大,怎么了?”

  “没事,随便问问。”

  正月十五元宵节,算是整个寒假最无聊的一天。

  明天就要走了,林启风给自己放了天假,可东西早就收拾好了,突然闲下来,还有点不适应,无所事事的待在家里,熬到晚上吃了顿饭,早早地去睡了。

  这年头坐火车,可是场硬仗,大包小包哪哪都是人,别说抢到座位,能挤上车都不容易。

  车上人挤人,没抢到座的,下脚的地方都没有,现在火车速度还慢,腾云驾雾这么一路飘过去,身子弱的,直接就歇菜了。

  要是尿急,也只能憋着,要是实在憋不住……那前面的人可就遭了秧。

  所以很多人坐火车前会禁水,这绝对是有故事的人,都是血泪教训。

  尤其还碰到了年后返程,养精蓄锐还是很有必要的。

  一整晚没喝水,早上起床,林启风只觉口干舌燥,没敢喝水,早饭也只吃了两个馒头,噎的直打嗝,可为了不在车厢里出丑,这都是很有必要的。

  直到准备出发时,沈苏托人送来一张卧铺票,这一切才显得有点可笑。

  “二哥,你回吧。”县里公交车站,林启风坐在车上,探出头对来送行的林启铭喊道。

  “等你走了我再走。”林启铭摇摇头也喊道,没办法,人来人往的,声音小了根本听不见。

  “没事的时候,记得多看看我给你找的书,还有,尽快跟佳悦姐把婚事办了,老娘想抱孙子都想疯了。”公交缓缓启动,林启风最后叮嘱道。

  林启铭有点后悔,刚才为什么没直接走。

  县里没有火车站,得先坐公交到市里,再从市里坐火车到京城。

  车票上只写了早上八点发车,至于会不会延误,这得看运气,到站时间没写,大概是他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到吧。

  林启风运气不错,一路坐公交到火车站,还没八点,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八点二十左右,火车就来了。

  只延误二十分钟,已经很幸运了。

  因为不是终点站,停站时间只有十分钟,上车的人提着大包小包,下车的人也在门口集结,火车刚打开门,两边同时发起了冲锋,直接在门口挤作一团。

  林启风背着行李,就是个书包,装了几件衣服,优哉游哉的从旁边经过,看着列车员使出吃奶的力,嗓子都喊破音了,才把两边协调好,心里一阵后怕,默默感慨,还是卧铺好。

  找到车厢,找到床铺,刚放下行李,没等林启风坐下,火车就启动了。

  “呜呜……”叫着,直奔京城,那个林启风生活、工作了一辈子的地方。

  老家离京城不算太远,如果一路顺利,下午五点前就能抵达。

  选择今天出发,也是有原因的,他跟媳妇第一次见面,就是今天。

  过程也很狗血,还是英雄救美,不过这次媳妇才是那个英雄,而林启风只负责美。

  媳妇名叫李欣,沧州人,出身武术世家,按照她自己的说法是,女孩子家里不重视,没有认真教,她也没下苦功夫学,只学了点皮毛。

  可就靠着这点皮毛,媳妇不仅成功混进了国家队,还操练蹂躏了他一辈子,结婚三十多年,不知道镇压了他多少次反抗,可到底也没起义成功。

  林启风对媳妇的说法深表怀疑,有时候甚至觉得她是在钓鱼执法,故意隐藏了实力,要不然为什么每次都能在林启风学了一招半式而膨胀的时候,直接给他迎头痛击。

  打是亲骂是爱这话,林启风一直嗤之以鼻,可跟媳妇过得越久,感情反而越深,到最后谁都离不开谁。

  也许这也是夫妻相处的一种方式吧,反正林启风是不承认他有受虐妄想症的。

  同是孤身在异地漂泊的两个人,相互扶持,日子过得平淡而温馨。

  下午五点,火车准时到站,林启风背着行李走下火车,伸了个懒腰之后,默默祈祷,希望前世的轨迹,没有因为他的重生而打乱。

  前世时,媳妇也是今天的火车,不同的车次,两人几乎同时到站。

  林启风深吸口气,带着期待,向火车站外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