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私房钱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482 2019.08.04 14:33

  发动机启动,声音平稳、顺畅、无卡滞。

  因为刚启动,声音还有点大,轻踩油门,发动机转速缓缓提高,整个过程没有杂音,等运转几分钟,声音也小了很多。

  发动机运转正常,维修完毕。

  围观的也都是老司机,听声音也知道修好了,这下人群里可炸开了锅。

  “还真给修好了?”

  “现在的大学生都这么牛了吗,发动机都能修了?”

  “诶诶诶,刚才挑刺等着看笑话的人呢?”

  人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坚定的摇头,没人承认。

  有反应快的,直接上前拉住林启风,边走边道:“小兄弟,相逢就是有缘,既然都是有缘人,那就顺带着帮我也看看我那辆车呗?”

  “呸,不要脸。”

  围观者此时也都反应过来,懊恼于被人抢了先,恨恨的看着,咬牙切齿默默鄙视。

  “小兄弟,先帮我看看吧,我这车排气管老冒蓝烟,晚上看可吓人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见鬼了呢。”又一人上前道。

  “呸,一丘之貉。”

  “小兄弟,先看我的,我给你加钱,马上就排到我拉煤了,时间紧迫,各位兄弟给个面子,老王我感激不尽。”又一人加入到抢人行列。

  “呸,诶,等等,先修我的,我车坏在前面了,挪不了地,不修我的你们就都堵在后面排着吧。”

  人群彻底没了秩序,一群老司机把林启风团团围住,十几只手来回拉扯,就像在蹂躏一朵小花。

  “等等,等一等,让我说句话。”林启风艰难的喊出声。

  人群一滞,林启风松了口气,清了清嗓子道:“我钱还没收呢,先让我把钱收了。”

  其实,也无怪于司机们如此激动,他们开的是卡车,跑的是长途,载重大,耗损多,车当然也会经常出毛病,维修站、修配厂自然没少打交道。

  可动辄几百上千的维修费,即便是财大气粗的卡车司机,心也会滴血的。

  运气不好的,碰到家黑店,以换代修、虚增项目、以次充好,整套套餐下来,被坑死了都不知道。

  现在碰到一个会修车的,看面相,稚嫩中带着一股青涩,含蓄中又朝气蓬勃,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坑人的老油条。

  怎么能不激动。

  寒冬腊月,正午时分,冷风中带着一丝暖意,从后勃颈吹进刚落汗的脊背上,那感觉,酸爽无比。

  林启风缩着脖子骑在破二八上,心情却是无比舒畅,就连哐当乱响的杂音,此刻听起来都是那么动听。

  一上午时间而已,就挣了320块钱,相当于普通工人近一年的工资,除了付出一点体力成本,全部都是净利润,搁谁谁不开心。

  也是他运气好,能跑来拉货的车,问题再大能有多大?整个上午,连个需要更换零部件的都是寥寥无几,即便碰到一个需要更换机油滤芯的,还被他给推了。

  走进家门,厨房里传来炒菜的声音。

  林启风知道,这是母亲回来做午饭了,矿上中午有两个小时休息时间,离家不远就在村口,走路回来也不过十几分钟。

  “回来了,小三儿。”厨房传来声音,刘永珍探出头来,看到林启风一身油渍,脸色立刻黑了下来:“你这孩子这么大个人了,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干净,去哪疯了弄成这样,一天到晚净给我找事。”

  小三儿???

  林启风嘴角一抽,他发誓,这要不是亲妈,他绝对骂回去。

  “怎么着,翅膀硬了,说都说不得了?”刘永珍瞪了他一眼道:“屋里有热水,先把自己洗干净,等会就吃午饭了。”

  “知道了。”林启风掀开帘子回了一句,脏衣服一脱,三两下把自己洗干净,进了里屋。

  林启铭坐在床边,双眼无神的望向窗外,神情恍惚,像具行尸走肉。

  “二哥?”林启风试探着叫了一声。

  没有回应。

  伸出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似无所觉。

  厨房里,勺子在锅里翻菜的碰撞声也明显一顿。

  林启风嘴角一勾,从里兜掏出一塌子大团结,在手上拍了拍,手指沾点唾沫,十分做作的大声数了起来:“10块、20、30、40……”

  林启铭眼神闪了一下,身子机械般转向林启风,脸上逐渐有了光彩。

  “小三,这钱哪来的?”林启铭终于回过神来,就像见了救命稻草,双眼发光,身体颤抖的扑了过来,一把抓住林启风的双手,急声道。

  这是亲哥,得忍,林启风克制住自己,道:“不偷不抢,我凭本事挣来的,干净的很。”

  “这是多少钱?”林启铭更加激动。

  林启风数出两百,拍在他手上道:“这是两百,彩礼钱。”

  说着,又把剩下的钱交给他:“这是120,婚礼的花费,再等我两天,婚房的钱都有了。”

  “用不了这么多,两百就够了,先把眼前这关过了就行。”林启铭只拿了两百,紧紧攥在手里道:“小三,这钱就算二哥借你的,等哥将来挣了钱,一定还你。”

  为情所困的可怜人,再忍,林启风道:“你是我哥,一个妈生的,提什么还不还的。”

  “小三。”林启铭感动了,干裂的嘴角微微抖动。

  “快走吧,免得夜长梦多。”林启风轻声道。

  “嗯。”林启铭重重的点点头,然后冲了出去。

  林启风看着他的背影,缓缓闭上双眼,咬牙道:“我怕你再多叫两声,我会忍不住把钱抢回来。”

  深吸一口气,平缓一下心情,刚睁开眼就被吓了一跳。

  一张略显苍老,皮肤暗沉,眼角爬满皱纹的脸,紧贴在他眼前,视觉冲击太过强烈,以至于他向后猛退两步,拍着胸口道:“妈,你干嘛呢,吓死我了。”

  刘永珍皱着眉,狐疑的双眼紧盯着他道:“说吧,这钱是哪来的?”

  “我挣得啊。”

  “你一个毛头小子,出去疯了一上午,就挣了我一年多的工资?这话谁信。”

  “真是我挣得,就在县城边上,给那些来拉煤的司机修车挣得。”

  “你会修车?”

  “当然,我可是大学生,学物理的,飞机大炮都能造,修个车还不是手到擒来。”林启风骄傲道。

  刘永珍迟疑的点点头,似乎有点道理,到底是个淳朴的农村妇女,三两句话就被摆平。

  林启风刚送了口气,就见母亲伸出手道:“拿来。”

  “啥?”林启风略懵。

  “剩下的钱,别以为我没有听到,还剩120块呢,家里有吃有喝的,你拿那么多钱干嘛,别再掉了。”刘永珍理所当然道。

  “这是本钱,我下午还要去修车呢,买零件啥的,都得我先垫付。”

  “糊弄鬼呢,当我老糊涂了?上午都不需要本钱,下午就要了?”

  “不给。”

  “真不给?”刘永珍瞪眼道。

  “打死也不给。”林启风倔强的坚持。

  然后就见到老娘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摸着没有泪的眼睛,哭到:“老娘我一把屎又一……”

  林启风郁闷了,老娘这杀手锏真是屡试不爽,无奈道:“知道了,知道了,您一把屎又一把屎把我们拉扯大,不容易,我们翅膀没硬,不会跟您顶嘴的,这是钱,给您总成了吧。”

  “噗嗤。”

  刘永珍也被逗笑了,道:“合着我就是喂屎把你们养大的啊。”

  说着,拿过钱志得意满的走了。

  林启风望着窗外,略微有点惆怅,没想到前世今生两辈子,都要为了藏私房钱这一个目标而奋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