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过年趣事(求推荐)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139 2019.08.14 15:50

  一路拜到老梁家,还没进门,就听到老梁爽朗的笑声。

  “来了心意就到了,不要磕了,地上脏。”老梁走出门外迎接道。

  兄弟们走进屋里,就看到地上早就铺好了席子,也不知道老梁刚才说的话亏不亏心。

  “那怎么行,一年可就这么一次。”林启涛笑道。

  人多席子小,磕头还得分两拨。

  等兄弟们都磕完,老梁发烟、倒茶,开始寒暄起来。

  林启风看老梁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似乎不只是过年的喜庆,疑惑道:“看你兴致挺高的,还有啥喜事吗,梁叔。”

  老梁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道:“你婶子最近特别爱吃酸的,都能拿醋当水喝了,老话都说酸儿辣女,这一胎一准儿是个儿子。”

  “呦,那可是大喜事,我就先给你道个喜,满月的时候,可得好好喝两杯。”林启涛恭喜道。

  旁边老梁媳妇挺着肚子,也有点不好意思。

  “哈哈哈,一定一定,到时候摆流水席,敞开了吃喝,不醉不归。”老梁豪迈道。

  有维修中心在,老梁家的日子可以预期,底气十足。

  林启风没敢说话,他可是知道结果的,不但这一胎不是儿子,接下来三胎也都不是儿子。

  事实太残酷,他实在不忍心打击老梁。

  看着老梁因为激动而轻抖得头发,林启风默默祈祷,希望它们能够坚强,起码多坚挺两年,别学了上辈子,没过几年,就泄了顶。

  从老梁家出来,村子里该拜的人家,已经拜的差不多了,只剩最后几户。

  林启风揉揉酸痛的膝盖,可算快结束了,这一早上,真是难为它了。

  又是一户,这是涛子家。

  还没进门,老四林启新就捂着嘴偷笑,林启风奇怪道:“你笑什么?”

  老四指指门框上贴着的对联,笑得更欢了。

  林启风扫了一眼,红纸黑字也没什么不对啊,不耐烦道:“到底怎么了?”

  “你看看上面写的字。”老四笑道。

  林启风认真看去:

  上联:天空一声巨响。

  下联:老子闪亮登场。

  横批:是我涛子。

  林启风乐了,这尼玛真是个二百五,还没走几步,又是一副对联:

  上联:一门父子三词客。

  下联:千古文章四大家。

  横批:都是弟弟。

  林启风彻底无语,都嚣张到这种份上了吗?可你姓郭不姓张啊。

  “启涛来了,新年好啊,快进屋来。”涛子他爹郭振华笑着迎了出来。

  一套流程下来,林启风找到涛子,笑问道:“对联你写的吗,怎么写成这样了?”

  “这有啥,红纸黑字看着新鲜就行。”涛子居然还有点得意。

  “你就不怕郭大爷抽你吗?”

  “没事,他又不识字,看不懂,昨天写完还夸我长本事了呢。”

  “郭叔不识字吗?扫盲的时候咋把他漏下的?”林启风惊讶道。

  “那哪是漏下的,那是放弃抢救了,一晚上教会几个字,睡一觉转眼就忘了,还不如我呢。”涛子撇撇嘴道。

  “那要是别人告诉他了呢,以郭大爷的脾气,你可少不得要吃上几个鞋底子。”

  “那不能,那可是他让我随便写的,就算他是我老子,也得讲道理吧。”涛子理直气壮道。

  “呵呵。”

  林启风看着涛子,眼神同情又怜悯,希望郭大爷下手的时候能轻点吧。

  拜完年,也才早上八点多,离午饭还早,剩下的时间就是酒鬼、赌狗的天下了。

  爱喝酒的,约上几个好友,喝到昏天黑地,爱打牌的,凑够一桌,打到天荒地老。

  重生这事,让林启风对酒有些忌惮,打牌他也不感兴趣,本来想回去补个觉,可被兄弟几个拉着脱不了身,只能上了牌桌。

  打得也不大,不论庄家还是闲家,自摸还是放炮,都是死一分,就算点儿背到家了,打上一天,输赢也不过一块左右。

  纯属娱乐局。

  中午吃了饭,下午接着干。

  到天黑,牌桌才算散了。

  林启风运气不错,赢了两毛钱,够买个大白兔了,随手丢给了老四。

  老四也是个倒霉孩子,大过年的,才收了两毛钱压岁钱,资产陡然翻了一倍,高兴的一蹦三尺高,嘴都笑歪了。

  初一拜本家,初二拜岳家。

  初二一早吃过饭,林启风几兄弟,跟着老娘去了姥姥家。

  姥爷几年前就过世了,只剩下姥姥。

  快七十岁的老太太,身体一直很好,没病没灾的,林启风重生前,还一起吃过饭。

  老娘每年都会把姥姥接过来,住上一段时间,近八十岁的老娘,照顾一百多岁的姥姥,一点都不辛苦……下面还有林启风呢。

  一个也是照顾,两个也是照顾,没啥区别。

  直到林启风重生前两年,姥姥才没再来过他家。

  说是不愿意折腾,可林启风清楚,姥姥是怕在他家出了事,一百多岁的年纪,说句难听的,随时都可能……

  姥姥具体多大,林启风不知道,就连姥姥她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他曾经问过姥姥是哪一年的,想着帮姥姥算一下,可姥姥想了半天也没个结果,只说她那时候还叫民国几年,后来改了年历,她又不识字,时间久了,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到了姥姥家,照例先给老娘这边的亲戚磕了一遍,膝盖再次受伤。

  中午在姥姥家吃过饭,还没觉得怎么着,天就暗下来了。

  林启风感慨道:“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就天黑了。”

  姥姥却笑着摇头道:“你觉得时间过得快,那是有的吃,吃饱了啥事都没,以前可不敢这么想,尤其到了开春,到割麦子这段时间,一天到晚肚子饿的要打仗,日子难熬的很。”

  林启风点点头,这是事实,没经历过那些年代的人,不懂。

  拜亲访友整三天,到了初四,来拉煤的卡车开始渐渐多了起来,维修中心也跟着开了业。

  年前都赚了钱,这个年过得还算不错,休息三天,大家精神面貌都很好……除了涛子。

  近一米九的个子,鼻青脸肿,一瘸一拐的样子,着实可怜。

  “这是和谁干仗了,以你这身板,还能被揍成这样,来头不小啊。”这是老梁。

  “谁干的,你说,兄弟豁出命也替你出了这口气。”这是陈栋。

  “你可拉倒吧,我都惹不起,该干啥干啥去。”这是涛子。

  说话的时候扯动了伤口,疼的龇牙咧嘴。

  林启风在旁边笑容满面,这个年过得,有意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