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恍如隔世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038 2019.08.20 19:56

  不知道是不是医院今天生意不好,三人病房里,只躺了李想一个病号,算是享受了一把贵宾待遇。

  林启风坐在床边椅子上,沉默不语。

  胡同和另外那人已经先走了,只是林启风有点搞不懂,明明已经把围布还给了胡同,临走时看他的眼神,还是有点怪。

  病床上,李想双眼紧闭,眼窝深陷,脸上颌骨突出,有种重病后暴瘦的感觉,嘴唇发白,躺在床上没有动静。

  时间静静流逝,不知过了多久,李想手指动了动,紧接着睁开了双眼。

  “醒了?”林启风第一时间发现,俯身过来问道。

  “风子?这是哪?你怎么在这?”李想声音沙哑,问道。

  “这是医院,你晕倒了,正好被我碰上,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看看?”林启风回答道。

  “医院?我没事,不用叫医生。”李想皱着眉,挣扎一下就要起来。

  林启风也没拦,以他现在的身子,想起床还真有点够呛。

  果然,刚刚撑起的身子,“扑通”一声又摔在了床上,似乎还被自己口水呛到,一阵咳嗽。

  “老大,出什么事了吗。”等李想缓过来,林启风才问道。

  “没事。”

  “没事你怎么会蹬三轮去给人送货的。”

  “锻炼一下身体啊,整天读书也不行,得劳逸结合。”

  “你那是锻炼身体吗?你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子,自残的都没你惨,我们是一个宿舍的兄弟,有什么事说出来,一起想想办法,总能解决的。”

  一阵沉默。

  林启风有点无从下手,沉默片刻,试探的问道:“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学校里没什么事,能让他变成这样的,那就只能是家里了。

  还是沉默。

  林启风犹豫了一下,缓缓道:“老大,想听故事吗?”

  李想眼神动了动,林启风却没管,自顾自说了起来:“有个男孩,父亲有份工作,收入不错,母亲下地挣工分,家里孩子虽然多,但夫妻俩勤劳,能吃苦,日子过得还不错,父亲偶尔下了工,还会带回来点好吃的,引得家里的孩子一阵哄抢、大闹,夫妻俩也不管,就在旁边看着,笑的很开心。

  直到他十岁那年,父亲出了事故走了,一家人陷入悲痛,家里一下子没了顶梁柱,村里人都说这个家算是完了,同情、怜悯、甚至幸灾乐祸,什么眼神都有。

  但是天没塌,因为母亲把家撑起来了,一个人办完了父亲的丧事,咬着牙拉扯孩子长大,既要种地,又要顾家,还找了一份洗衣服的工作,补贴家用,冬天的水,透骨凉,洗的时间长了,手都变得麻木,没了知觉,但她没有停下,因为这是一家子的饭碗,不敢停。

  无论多苦多累,母亲从没说过,三十多岁头发就白了近半,甚至为了让孩子们将来能有出息,不像她一样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硬着头皮让孩子们全都上了学,有时候家里钱不够了,母亲就领着孩子们在村里挨家挨户的借,低声下气的样子,男孩全都看在眼里。

  男孩知道,母亲领着他们一起借钱,不是为了博同情、卖可怜,而是要让孩子们记着,谁帮了他们,以后这个恩情,要换。

  男孩发誓,将来一定要有出息,要让母亲过上好日子,老师说读书才能有出息,男孩就发了疯、拼了命的读,虽然他并不知道,当时并不能高考。

  好在,高考恢复了,男孩苦读多年,一举考上大学。

  拿到录取通知书那天,男孩笑了,母亲哭了,都是高兴的。

  上大学那天,母亲把他送到车站,叮嘱他要好好学习,话没说完,声音就哽咽了。

  即将远行,离开母亲,男孩眼角也挂了泪。

  大学生活很枯燥,好在男孩认识了她,一个很阳光、直爽的女孩子。

  两个人都是独自漂泊在外,像是找到了慰藉,互相鼓励、互相扶持,慢慢产生感情,成了情侣。

  结婚的时候,女孩没要彩礼,没要三大件,甚至连个戒指都没,就这么嫁给了他,也嫁给了他的一大家子。

  婚后生活并不如意,两人窝在单位分的房子里,只有十七平,摆了家具之后,就只剩个过道,勉强能走人。

  男孩心里一直很愧疚,默默攒了好久的钱,在他们结婚三周年的时候,买了一个金戒指,送给了她。

  尽管她一直表现的满不在乎的样子,但在带上戒指的时候,她哭了,抱着他哭了好久。

  怀上孩子时,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只靠一个人的收入,日子实在艰难,她没敢休息,每天挺着肚子去上班。

  母亲上了年纪,她主动提出接母亲过来一起生活,这一住就是近二十年。

  二十年里,一个媳妇把婆婆当亲妈一样孝顺,没有抱怨,没有厌烦,真的很不容易。

  男孩,已经是男人了,真的非常感谢她,两人的感情说不出是爱情,还是亲情,亦或者两者都有。

  他曾经发誓,如果有来生,他一定还要娶她……”

  没想到,一语中的。

  说道这里,林启风停了下来,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眼角不知何时已经留下了泪,好在天色已经晚了,病房里也没开灯,不太显眼。

  “后来呢?”等了片刻,没有下文,李想忍不住问道。

  “什么后来?”林启风悄悄擦去眼角的泪,问道。

  “故事下文。”李想道。

  “没了,写故事的人就写到这里,我也就只能说道这里。”林启风耸耸肩道。

  “没头没尾的这叫什么故事。”李想嘟囔两句,病房里再次沉默下来。

  “这个人不会是你吧?”李想突然问道。

  “怎么可能,我连个对象都没,去哪找老婆,梦里吗。”林启风矢口否认道。

  “怎么,还不想说说吗?”林启风盯着李想,认真道。

  犹豫良久,化作一声长叹,李想声音苦涩的道:“家里的事,孩子病了,好端端的突然就喘不上来气,小脸憋得通红,心都要碎了,送到医院,检查说是心脏病,人救回来了,但要做手术,没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