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元旦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081 2019.09.05 20:53

  “林兄弟手笔惊人,可十万块会不会有点多了?”许英收敛心神,赞了一声,话音一转道。

  “不多不多,才十万而已。”林启风摇摇头,很随意的样子。

  宋雪晴咬咬牙,道:“林先生这么豪爽,我们也不能落后,这样,我和许英共同出资六万,怎么样?“

  许英瞪大了眼望向宋雪晴,后者冲他微微摇头,虽然心里一肚子疑问,但还是忍住没有出声。

  “十六万的话,初期应该也够了,那就这样?”林启风想了想道。

  三人都没有意见,直接手写了份合同,明确了干股分配:

  林启风出资十万,占股62.5%,许英、宋雪晴共同出资六万,占股37.5%。

  按了手印之后,这事就算定了下来。

  许英看着林启风,欲言又止,似乎还有话想说。

  “怎么了,有话就直说。”林启风道。

  “还有个问题,现在大部分磁带,都是从港台那边来的,国内能录制的地方,好像只听说粤省有一家。”许英道。

  这确实是个问题,林启风想了想道:“得麻烦你们两个去那边跑一趟了,刚开始资金有限,只能先借用别人的设备和工厂,打点关系这些,只能交给你了。”

  接下来,三人又敲定了一些细节问题,临走前,林启风给宋雪晴唱了三首歌,分别是《听海》,《我的未来不是梦》,《我想我是海》。

  都是经典,前世能火,这辈子没道理不行。

  四首歌,录两盘磁带,初期试水应该够了。

  林启风唱功虽然不怎么样,但挡不住歌好,宋雪晴听完之后,看他的眼神愈发怪异……那是满满的质疑,一个唱的这么垃圾的人,怎么可能写出来这么好的歌。

  但是林启风不说,她也没办法。

  两人拿着钱走了,至于会不会打了水漂……

  做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拿十万块来冒个险,这代价林启风承受的起。

  而如果一旦成功,那他就可能成为国内唱片第一人,到时候按照后世的记忆,把现在还没崭露头角的未来天王、天后,全部签到他旗下,那感觉……

  时间又开始平淡的过,转眼就到了元旦。

  许英两人走了有一个多月了,一点消息都没,林启风有时候都忍不住想,这俩人该不会卷了钱跑了吧。

  可既然已经成这样了,只能往好的方面想。

  放假久了,觉得无聊想上课,上课久了,觉得枯燥想放假,就是这么矛盾。

   1981年最后一天,白爽在班里组织了一场元旦联欢晚会,要求每个宿舍出一个节目。

  林启风宿舍由戴强主动请缨,文艺青年,难得碰到这么大个场合,直接来了一首动情的诗歌朗诵,声情并茂,把自己感动的不行。

  晚会很热闹,枯燥的学习生活来上这么一点小调剂,也挺不错,大家兴致挺高,一直闹到很晚。

  一觉睡到天亮,醒来已经早上八点多,天气已经很冷,但实在舍不得离开温暖的被窝,一直在床上赖到十一点,肚子开始造反,林启风才鼓起勇气,从床上爬了起来。

  穿好衣服走出宿舍,直接被灌了一脖子冷风,忍不住打个哆嗦,然后缩着脖子,一路小跑,奔向食堂。

  吃饱喝足,身上开始有了暖意,人才算是活了过来,走出食堂,这才发现,刚才好好的天,突然飘起了小雪。

  瑞雪兆丰年,1982年的第一天,也算是个好兆头。

  漫步在雪中,看雪花从空中飘落,任它落在身上,伸出手,雪花刚落到手上,就迅速融化。

  不觉得冷,反倒感觉自有一番情趣,唯一遗憾的地方就是,李欣没在。

  要去找她吗?一男一女手挽手走在雪中,这么浪漫的场景……这个想法刚冒出来,林启风就忍不住打个寒颤。

  柔道队这种恐怖的地方,他只待了一个多月,每天身上都带着伤,自从和李欣的误会消除,关系正常化之后,就没再进去过,每次去找李欣,都是等在门外,到现在已经大半年了。

  教练已经不止一次拖李欣转告他,让他去把他的工资给结了,林启风理都没理。

  他又不是傻子,那种地方能是随便进的吗?万一要是队里陪练不够,临时被抓了壮丁怎么办,半天摔下来,命不得丢半条啊。

  进去就身不由己了,想跑都不行,那一队的猛人,分分钟告诉他什么叫专业。

  左右不过几十块钱,干脆不要了,就是这么潇洒,不差钱。

  看看表还没一点,时间还早,骑上车往自家宅子去了。

  有几天没找吴老头下棋了,闲着也是闲着,干脆找他杀上两盘。

  轻车熟路走到吴老头家,刚进门就见谢老太太正从屋里走出来,手上还端着碗,见到林启风,笑着道:“巧了,老头子今天正好没在家。”

  “那我改天再来吧。”有点遗憾,但也没办法,现在又没手机,提前打个电话什么的,林启风只能笑着回了一句。

  刚要转身回去,就听谢老太太又开了口:“进去等会吧,今天一大早儿子就把他接走了,算算时间,也该回来了。”

  回去还是等会?林启风略作犹豫就决定下来,回去也是无聊,既然老太太开了口,那干脆留下来。

  两家来往也有小半年了,林启风和吴老头更有成为忘年交的趋势,互相都有了解,两口子都是有一说一,不会假客套的人。

  留下来陪谢老太太聊会天,互相都能解个闷。

  “那我就等会儿。”林启风道。

  “自己进去找地儿坐会,别客气,我先去把碗刷了。”谢老太太留下句话,自顾自刷碗去了。

  林启风走进屋里坐下,手边还放着棋盘,这屋子他倒是常来,自从入秋后,他和吴老头的战场就转移到了这里。

  不是怕冷,而是秋蚊子太厉害,尤其树底下,秋天的天气,将冷还热,穿着单衣坐在外面,简直就是喂蚊子,隔着衣服都能咬你满身包。

  这是血和痒的教训,不能不信邪。

  棋盘上摆着棋,照例是一方只剩下光杆司令。

  林启风笑着摇摇头,吴老头可真是个棋迷,没事自己还整两盘,还能杀到这么惨,难怪最近棋艺进步挺快,这是自己给自己开小灶了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