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章:你不懂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063 2019.09.18 19:05

  俩人坐着没说话,闭上眼睛开始闭目养神。

  刚才出去吃饭的人也都陆陆续续回来了,交易所里变得热闹起来。

  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嘈杂,像是有无数只苍蝇绕在耳边,林启风心里烦躁,也没了闭目养神的心思,干脆睁开了眼。

  刚睁开眼,就见那名中年男走了过来,对方也发现了他,眉头一皱,嘟囔起来:“今天是得罪了哪尊神吗,怎么到哪都能碰到这个衰仔,真特么倒霉。”

  说着狠狠瞪了林启风一眼,换个方向去别处坐去了。

  嘿,我招谁惹谁了,坐着不动还怪起我来了?林启风也来了劲,拍拍陆诚然后起身向中年男走去。

  陆诚不明所以,见林启风离开,自己也跟了上去。

  “呼。”

  中年男刚坐下呼出一口气,就感觉一道身影在旁边坐下,扭头看去,就见一张熟悉的面孔正冲着他龇牙一笑道:“好巧啊,又碰一块了。”

  “衰仔,你是盯上我了吗?”中年男怒了。

  “这话就不对了,难道昨天是我盯上你的吗,今天上午也是我盯上你的吗,我们频繁的相遇,只能说明我们有缘啊。”林启风认真道。

  “哼。”中年男懒得跟他争论,看看前面还有空位,直接起身走了过去,屁股还没坐下,就听耳边再次传来声音。

  “不要白费力气了,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林启风如影随形,语重心长道。

  中年男发誓,如果不是看他们有两个人,动起手来会吃亏,否则就是冒着被赶出去的风险,也一定要把这口恶气给出了。

  环顾四周,也没再找到其他空位,中年男只能阴着脸坐下,冷声道:“别高兴太早,下午就要你好看。”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林启风笑着回道,跟着坐下。

  时间来到两点半,午盘开盘了。

  大概是上午连跌0.3个百分点,看多的人信心受挫,开盘还没十分钟,再次下跌0.1%。

  林启风伸出手指,冲中年男比划一下,笑道:“好看1.0。”

  中年男面情冷峻,一言不发。

  半个小时后,林启风再次伸出手指,微微一笑道:“好看2.0了哦。”

  中年男脸色阴沉的都快滴下水来,大盘也不看了,干脆背过身去。

  直到收盘,同样的动作林启风已经做了四次,每做一次笑容就更加灿烂一分。

  如果不算昨天,黄金价格单日跌幅就已经达到0.7%,幅度已经不小了,创下近半月来最大单日跌幅。

  算是欲抑先扬吗?林启风搞不懂,但这并不妨碍他很开心,昨天赔掉的钱,今天不仅全部捞了回来,还赚了一万六千块。

  同时心里松口气,至少金价下跌的历史,并没有因为他的重生而改变。

  刚收盘,中年男就黑着脸起身走了,林启风在身后喊了句:“明天平仓还来得及哦,至少不会血本无归。”

  前世活了大半辈子,对人性多多少少有些了解,大多数人都有逆反心理,别人越是不看好,就越是想要证明给他看,尤其是你讨厌的人,到时候翻盘打脸,那感觉想想都爽。

  林启风真怕这个中年男怂了,明天直接平仓,转而看空黄金,故意激了他一句。

  不求能把他拖到强行爆仓,至少能多拖一天算一天,也算是在紧张刺激的炒期货日子里,找点乐子调剂一下。

  “跟他置什么气。”陆诚有点想笑,感觉林启风还是个孩子。

  “谁让他先来招我的。”林启风耸耸肩。

  说完,便跟着人流向外走去。

  “对了,有件事要跟你说一下。”陆诚追上道。

  “什么事?”林启风问道。

  “明天我可能就不过来了。”

  “怎么?想到堵窟窿的办法了?”

  “呵呵,哪那么容易啊。”陆诚苦笑一声,又道:“闺女放暑假了,丫头片子一点都不让人省心,一个不注意,就敢偷溜出去一天看不见人影,明年就要考大学了,这可是关系一辈子的事,不盯紧点不行,她妈妈最近工作又有点忙,只能我多盯着点了。”

  想想昨天的事,林启风深以为然,道:“那成,你忙你的,这边情况我都熟了,没问题的。”

  “有什么问题,你就打我电话,我应该会一直待在家的。”陆诚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林启风道。

  “放心,没事不会打搅你的。”林启风笑着接过名片,等到陆诚走远,也转身直接回了宾馆。

  “怎么就你自己,没跟你哥一起吗?”刚到宾馆门口,就见胡庆一个人闷闷不乐的正从外面走回来。

  “别跟我提他,说好了一起逛商场的,也不知道好端端的突然抽了什么疯,不是嫌我啰嗦,就是嫌我走得慢,看个东西多看两眼,就说我没出息,丢了他的人,把我赶回来了。”胡庆气呼呼道。

  “行了,别生气了,等他回来我替你教训他。”林启风安慰一句,见他依然愤愤不平的样子,干脆转过换题道:“昨天睡得早,电视剧没看完,段誉跟木婉清被钟万仇关在石室里,最后那段怎么样了?”

  胡庆眼睛一亮,也顾不得生气了,冲林启风挤挤眼,嘿嘿笑着道:“那么关键的一段,你居然能睡得着?哥你定力真好。”

  说着冲林启风竖起一根大拇指,又道:“那段我可是瞪大眼看仔细了,一秒都没漏过,等回房间了我好好给你讲讲。”

  胡庆这个傻小子一句话就被他给拐跑,林启风心里得意,大手一挥道:“那就走着。”

  直到天黑,胡同才回到宾馆,一副心事重重心不在焉的表情。

  “这怎么逛了一天还抑郁了?被人瞧不起伤到自尊了?”林启风奇怪道。

  “没有。”

  “那是跟人起了争执互相对骂了?”林启风接着道。

  “也不是。”

  “以你的身手,也不应该是被人给欺负了啊?”林启风一头雾水。

  “唉。”胡同叹口气,“别问了,这事你不懂。”

  说完直接进了房间,没等林启风进门,砰的一声,门关上了。

  林启风愣了一下,摸摸鼻子,好在没受伤,接着来了气,砰砰砰砸起了门,同时怒道:“开门,这是我房间,你走错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