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念出口碑了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038 2019.08.29 19:10

  一场大雨说来就来,刚才还艳阳高照,转眼就密布乌云。

  窗外天阴沉沉的,刚过下午三点,就像到了傍晚。

  电视重新恢复到了雪花点状,林启风坐在桌前,眼睛微眯,静静地看着胡庆,脸上看不出表情。

  胡庆弹着一条腿,刚才一道惊雷,吓得他直接从房子上跳了下来,扭到了脚。

  站在林启风面前,低着头不敢看他,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哥,刚才实在太吓人了,你不知道,那雷跟长了眼睛似的,直接就要来劈我,我害怕,就跳下来了。”胡庆抬头看一眼,小心翼翼说道。

  林启风没说话,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胡庆看的心惊胆战,大气都不敢喘。

  “今天就算了。”终于,林启风开口了。

  没等胡庆高兴,紧接着又来一句:“明天雨停了,接着来给我找信号。”

  胡庆苦着脸,想到了刚才举天线杆子时的酸爽,闷闷的应了一声:“知道了。”

  “瞧把你吓得,看着挺机灵的人,怎么就犯了蠢,不知道找东西把天线杆子固定住吗,难道我还能一直让你站房顶举着吗?”林启风骂了一句。

  胡庆恍然,拍了拍脑袋,有点懊恼,脸上重又带了笑,高兴的应一声:“知道了,哥。”

  一场大雨,从下午三点一直下到六点多,还没减弱的趋势,哗啦啦拍在地上,溅起涟漪。

  林启风揉揉肚子,有点饿,中午吃那点东西早就消化完了,抬头看一眼正坐在门口看水花的胡庆,道:“会做饭吗?”

  “会一点家常饭。”胡庆回头道。

  “做饭去吧,待会一起吃个饭。”林启风指指厨房道。

  厨艺对林启风来说,属于荒漠地带,前世大半辈子,做饭的次数都数的过来,媳妇也曾逼着他学过,可煮个粥都能熬成饭,连着几次之后,也就歇了这心思。

  林启风突然又想到了媳妇,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回来。

  胡庆的水平不错,林启风吃的很满意,吃过饭一直到晚上九点,雨势开始减弱,到了九点半就几乎停了。

  胡庆没敢再留,趁着这功夫回家去了。

  有了电视,又买了一台录音机,从胡同那兜过来一袋子磁带,看看电视听听歌,日子才算不那么枯燥。

  就这么过了几天。

  中午,林启风边吃着饭,边温习着《敌营十八年》,看的正入迷,就听院子里有人喊:“有人在家吗?”

  放下碗筷走出门,就见到一个老太太站在院里,看年岁大概六十左右,头发已经花白,鼻子上驾了副老花镜,看着倒挺慈眉善目。

  “你找谁?”林启风问道。

  “你是这院子的主家吗?”老太太反问道。

  “对,你有什么事吗?”林启风仔细回忆,没记得见过这人。

  “小伙子,跟你打听个事,前些日子一直在你家念经的和尚,你从哪找来的?我在附近庙里找遍了,都没找到。”老太太道。

  这是找范全他们的?林启风皱着眉,道:“那些不是和尚,已经还俗了,您找他们有事?”

  “怎么不是和尚。”老太太急了,道:“那身打扮我还能认错?不用人看着,就能从早念经念到晚,那态度,可比我这些天在庙里找的和尚好多了,指定认不错的。”

  “是吵到您了吗?那些都是我朋友,非要来帮忙,如果吵到您了,我替他们给您道歉。”林启风以为这是兴师问罪来了,赶忙道声歉。

  “不是不是,别误会。”老太太连忙摆手:“我是想请他们也到我家去念念经,老头子刚回来,去去晦气。小伙子能不能帮忙传个话。”

  “……”

  范全这些人可以啊,念了七天经,还念出口碑来了,这都有人慕名而来,上门求助了,这才七天,这要是念上一年,那能吸引到的人……似乎盖座庙,光收门票都能不少挣,是门好生意啊。

  林启风正盘算着,就听老太太接着道:“小伙子你放心,不白让人干活的,我们给钱,都是可以商量的。”

  “我可以帮您问问,下午给您回话,您看成吗?”林启风想了想道。

  “成的成的,不着急,抽你时间就行,别耽误你正事。”老太太笑了,接着道:“我就住你家隔壁,我们还是邻居呢,那……我下午再过来瞅瞅?”

  “行。”林启风点头道。

  “那就这样吧,不打扰你了,我下午再来。”得了准信,老太太眉开眼笑的走了。

  回去接着吃饭,然后才骑上自行车,直奔胡同家。

  林启风只知道范全他们住在胡同家胡同里,具体地址不清楚,不过,找到胡同自然就清楚了。

  到了胡同家,大门敞开,走进院子没见人,直接就往胡同房里走去,刚进门就听到一阵呼噜声,林启风看看表,都下午两点了,午睡也该起了啊?

  掀开帘子先探了一眼,还好只有胡同一个人,这要是有个女的,直接闯进去不就尴尬了。

  走到床边,拍拍胡同胳膊。

  没感觉。

  再使点劲。

  翻个身接着睡。

  林启风也来了劲,刚想下个狠手,突然想到前世看的电视剧里,练武的人都有下意识反击的,这要一个不凑巧,胡同就有这能耐,那就危险了。

  转念想了想,林启风翘起嘴角,然后大喝一声:“法明。”

  “蹭。”

  胡同直接弹坐起来,眼睛都没睁开,嘴里就开始道:“师傅对不起,我马上就开始做功课。”

  林启风笑了,本来只想着试试,没想到还真管用,看来,胡同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哥,是你啊,我还以为我师父找来了呢。”胡同睁开眼看到是林启风,明显松了口气。

  “这都几点了,怎么还睡呢?”林启风问道。

  “昨天跟人喝了点酒,睡得晚。”胡同道。

  林启风点点头,前几天也听李想提过,说胡同最近跟那帮顽主们走的挺近,迟疑一下还是道:“少跟那帮人瞎混,指不定什么时候坑你一把呢。”

  “哥你放心,我就是闲着慌,找他们逗个闷子,别的事不会跟他们掺和的。”胡同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