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风起一九八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九章:单间

风起一九八一 令臣 2061 2019.09.15 19:05

  “诶,这怎么没了。”正到关键时刻,突然出来字幕,接着就进了广告,胡庆急了。

  “今天的播完了,想看得等到明天了。”林启风看看表,已经十点半,随口解释一句。

  “真扫兴。”胡庆抱怨一句,然后起身就要向门外走去。

  “等等。”林启风叫住他。

  “怎么了哥。”胡庆回头疑惑道。

  “你睡这里,我去另一间。”电视都播完了,还想着睡单间,一点眼力见都没。

  刚才给你机会,是你自己没把握住,那就不能怪我了,林启风心里想着,拎起包走了出去。

  第二天一大早,陆诚就到了,收购服装厂的事,要等到明天才有消息,在房间待着也是无聊,干脆出门接着逛香江去。

  陆诚自告奋勇,充当起导游,到底是土生土长的香江人,哪的风景好,哪的东西好吃,他全都门清。

  从上午逛到天黑,累了就歇会,反正也没人催,几人边逛边吃,正餐都没轮着,肚子已经吃的滚圆,算是既饱了眼福,又饱了口福。

  抱着肚子回到酒店,陆诚就离开了,三人回到房间,凑到一起看完电视之后,各自休息去了。

  第三天,陆诚又来了,林启风有点无语道:“你天天往我这跑,你的银行不开了?”

  “我这银行虽然不大,但也还是有几名员工的,有他们盯着就行,而且,现在账上一分钱都没,什么业务都开展不了,我在不在都无所谓。”陆诚苦笑道。

  林启风突然有点警惕,这家伙这么殷勤,该不会是看出他身上背着钱,想要拉他这笔存款吧。

  怎么说自己也救了他一命,不至于这么无耻吧,林启风心里嘀咕着,嘴上劝道:“还是得赶紧想个办法把窟窿堵上,银行开着,总会有人来取钱的,到时候拿不出来,不就露馅了。”

  “唉,能拖一天算一天吧,多争取点时间,我也好认真想想办法。”陆诚叹口气道。

  林启风撇撇嘴,想办法你就上一边自己想去,往他这跑是要干嘛,看他的样子也没离开的打算,也不好赶人,只能随他去了。

  吃过午饭,看着陆诚面前摆着的三个空碗,林启风觉得有点滑稽,这家伙该不会是上他这蹭饭来了吧。

  应该不会,怎么说也是有银行的人,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呢。

  林启风摇摇头,结了账向外面走去,两天了,应该有消息了。

  陆诚还是有点用的,报了咨询公司的名字后,领着他们轻车熟路就找来了。

  “先生您来了。”见林启风几人进来,先前接待他们那人直接走过来道:“按照您的要求,我们已经为您找到两家符合条件的服装厂,这是详细资料。”

  说着,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文件夹,递给林启风道。

  林启风接过文件夹,低头翻看起来。

  那人接着介绍道:“第一家开价36万,但是还欠员工三个月工资没发,对方的要求是,这部分钱要您承担。”

  “欠了多少钱。”林启风随口问道。

  “总共是13万。”

  加一块都快五十万了,钱根本不够,林启风懒得再看这一家,直接翻过看起下一家。

  那人紧跟着道:“这一家开价四十万,但是……”

  没等他说完,林启风打断道:“你不会告诉我这一家也欠钱了吧?”

  “是的,欠了供货商大概十万块,对方同样要求由您承担。”那人不好意思道。

  林启风郁闷了,是他上次没有说清吗?等了两天就等到这么个结果,也没心情再看下去,把文件夹仍在桌子上道:“这条件我接受不了,我的要求是没有负债,没有拖欠工资,设备齐全,总价在四十万之内,按照这个条件再去找吧。”

  那人有点为难,迟疑一下道:“先生,按这个条件找,需要的时间可能会有点长,具体需要多久我们也不好保证,您没有电话,找到后要怎么联系您呢?”

  这是个问题,林启风皱着眉,酒店柜台前他倒是看到摆着部电话,但是电话号码他不知道,扭头看向陆诚:“福婶儿酒店的电话你知道是多少吗?”

  陆诚摇摇头,试探道:“我家有电话,要不留我的怎么样?”

  “成吧。”林启风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有消息后打个电话,总比他一趟趟白跑强。

  留了电话,四人出了门,胡同边走边愁眉苦脸道:“早知道就多带点钱了,现在要等多久也没个准,万一要是找不到符合条件的,那可该怎么办。”

  “要不我回去拿点钱?”胡庆询问道。

  “回京城吗?这一来一去要多久,万一要是过不来了怎么办?”林启风直接泼了盆凉水。

  “那就这么干等着吗?”胡庆也苦着脸道。

  “先等等吧,说不定很快就有消息了呢。”林启风安慰一句,又道:“要是实在不行,那就只能冒个险了。”

  林启风又打起了炒黄金期货的念头,这次来总共带了四十五万,这几天花了点,还剩四十四万多,离刚才那两家的价格已经很接近了,只要不贪心,赚够钱了就收手,风险应该不大。

  “冒什么险?”胡同、胡庆两兄弟异口同声问道。

  林启风没回,看向陆诚道:“你既然炒了这么长时间期货,对这行应该挺了解的吧,香江期货什么行情,我想了解一下。”

  “你说的冒险要是指这个的话,我建议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我的例子就摆在这里,这东西真不能碰,一旦陷进去就出不来了。”陆诚看着林启风,有点担心道。

  “我有分寸。”林启风道。

  陆诚苦笑,每一个人都是这么说的,可真正做到的又有几个,绝大部分人都是抱着幻想,撞到头破血流,依然收不住手,可看林启风的表情,已经下了决心,迟疑一下,还是开口道:“商品交易所自1977年开始运营,起初只经营原糖和棉花交易,79年开始增加了大豆交易,80年又加入了黄金期货合约,目前比较热门的就是大豆和黄金期货。”

  “只有这四个吗?”林启风疑惑道。

  “对,目前只有这四个合约。”陆诚回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