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一剑一酒一知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伏击

一剑一酒一知己 东海二哈 3750 2019.06.12 18:24

  第二日

  本来只想着工作室再来两人就够了的燕子破一上线,就看到“晨钟暮鼓”向晨,“一点果汁”厉果和“帅服三军”魏巍三个角色都出现在长安城的果然安镖局里。向晨和魏巍在镖局里转悠来转悠去,不住打量。厉果坐在大厅里和素喜温贝交谈着。夏安琪则坐在厉果右手边听边吃糖葫芦。

  “老魏,你这个角色名怎么比老区帐号名还骚。”燕子破走到魏巍身边说道。

  “说啥呢说啥呢,我这帐号名,表里如一好吧,你说啥呢说。”魏巍抽了一口烟,回答道。

  游戏里的烟有一点好处就是没有二手烟,这也是魏巍敢在镖局里面抽烟的底气所在。“哎,向晨啊。”魏巍喊来在另一边四处环顾的向晨,“你不是少林弟子吗?你怎么有头发?你还俗了?”

  “出了少林下山游历就可以自己把外貌调回来了,”向晨没管魏巍调侃的语气,平静的回答。

  “切,这不公平啊,真要是古代路上遇见个少林弟子,看外貌就能分辨出来,你这不是耍赖吗?”魏巍说道。“我觉得少林弟子还没出手就被别人分辨出来才是不公平。”向晨说道。魏巍倒是眼前一亮:“你说的对啊,等我到时候调一下外貌,把头发剃了,这样我出手之前被人当成是少林弟子,岂不是占先手了?”

  “一个先手有什么用。”燕子破撇嘴说道。“你不懂啊小燕,高手过招一个先手那是占了大便宜了。”魏巍语气高深地说道。“切,能被一个光头就骗了的人算什么高手。”燕子破答道。魏巍想想也是,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那边的商议有了结果,在新服第一次相见的三个角色此时也不再互相调侃了,走回了镖局正厅。

  厉果把地图展示出来,上面有一条用红线标记的路线,是从长安城起的一条大部分是官道的路线。“我们刚刚商量了,这位素喜温贝客人说他给我们提供马匹,我想既然这次出镖的主要敌人都是玩家,就选了一条尽量避免野怪的安全路线,同时也能避免路上再触发什么新的任务,大家都把路线拷一下,没什么问题了我们就出发。”在场镖局五人再加上这位素喜温贝,六匹马,在游戏前期可不便宜,对方说提供就提供,看来是有钱两字不是说说而已。

  事不宜迟,说走就走,众人去城西取了马匹便出发了。

  长安城听云楼。

  “目标出城了。”接收到来自玩家周天不通的私聊消息。

  收到消息的这位,身着军服,看外表是个游戏初期就投了军部的玩家。此时收到消息却也不慌不忙,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向对面一个大白天也穿着夜行衣蒙着面的人敬了一杯,说道:“他们出城了。”

  “嗯,没想到,那个什么果然安镖局居然接单了。”对面的人端起酒杯碰了一下,饮尽杯中酒,回道。

  “是啊,我也没想到,不过一切都差不多,我一开始只以为他会花钱雇大公会的人护送,没想到是找了这么个小镖局,哈哈,亏的我做了这么多准备。”军士打扮的玩家说道。

  “别小瞧他们,怎么说也是新服第一个在长安城置办了这么大一套房产的工作室。”对面的人说道。

  “怎么?怕了?”“激将法就别用了,我的人已经布置好了,不过你确定他们的方向是前往武当山吗?”一身夜行衣的人说道。

  “他要是不选武当,那路程只会更长,到时候我们再变更布置都来得及。”军士打扮的人说道,说完放下酒杯,提起桌上放的刀,“行了,咱们也该出发了,之前他付给我的钱我们就按照说好的分,这次把这群镖局的和这个人杀掉,爆出来的东西我们再说。”说罢,已扬长而去。对面的人放下酒杯,没有再说什么,看着那人提刀出门去,若有所思。

  且说燕子破这边,一手攥着缰绳,一手拿着蛇纹杖。石妖灯则是由不需要用什么兵器的夏安琪提着。燕子破边驾马便想着自己目前的实力划分。按照目前自己大成的三招剑招和刚刚大成的第四招剑招,搭配修炼至六层的太阿日轮经,遇到一个靛青级NPC就是秒杀。遇到三个就是喝一口回精力值的酒的事。遇到一个紫名可以凭技术鏖战取胜。遇到紫金级嘛。。。大概能跑。想想目前大多数玩家做成一个靛青级任务还要炫耀两句的情况,燕子破觉得自己还是可以的。路上的工作室众人心中各有所思,只不过谁都没有放松警惕,就连骑马可以挂机吃糖葫芦的夏安琪也不例外,都在边赶路边注意着周围。

  “嘶~。”燕子破手中的蛇纹杖的蛇头突然转向官道左边,对着路边的草丛吐信。

  “十丈,十一点!”燕子破大声喊道。

  当先出手的是拥有远程攻击方式的夏安琪和魏巍,夏安琪抬手向十一点方向的草丛打出连续三记梅花三弄。九只镖分三组呈品字形接连而出,镖后跟着的是魏巍手持连弩射出的弩箭,箭头成黑色,在阳光的照耀下不反光,一看就是朝廷发的杀人利器。打出三记梅花三弄的夏安琪并不停手,把石妖灯插在马鞍上,右手又从背包中取出一把棱钉,朝草丛前对着镖局队伍方向的空地上洒下一片。

  躲在草丛里伏击的人却并非幕后黑手,只是收到消息临时起意的路人队,面对配合严密的远程攻击,所有人各自为战,分别挡下攻向自己的暗器和弩箭。熟练的老手此时就显出了不一样的地方。挡暗器的众人中,有两人只挡了其中几发,在马队即将经过伏击地点的同时,放弃了阻挡剩下的暗器,硬吃了伤害,运起轻功,向马队正中飞了过来。一人使双刀一人持剑,联手攻向素喜温贝。

  可惜马队最前方的是向晨,奔马之上,一手少林齐眉棍左右开弓,借着马速攻向空中两人。在全速奔驰的马上挥舞的长兵器之威没人敢小觑,空中二人不得不变招回防,挡下这一记攻势,二人落下,马队已经疾驰而过。

  在队伍左侧的燕子破回身使了一招太乙旋圆引,挡下身后不甘的玩家们发泄似射来的暗器,随马队扬长而去。

  第一波遭遇的路人伏击,对方甚至连拉起绊马索的机会都没,就被众人无惊无险的通过了。

  在马背上喝了一口酒,将酒葫芦重新挂回腰间。重新抓起蛇纹杖。在镖局里订下的计划就是不恋战,不减速,遇到人就先手出击,然后再以马速甩开对方。只是面对这些路人玩家,这个计划倒是绰绰有余了,可是这场伏击会只有路人吗?

  没跑多远,第二波伏击就来了。这次的埋伏比起前一波高明了不少,技术含量也高了不少,只是这一次说是伏击,更像是明抢。还没等燕子破手中的蛇纹杖示警,众人已经看到了前方山上迎面奔下的一群玩家。这一批有七人七骑,光是成本就高于前次伏击。七骑驾马加速奔下山坡,可以看出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些骑术造诣,人手一把刀,在日光高照的头午闪着明晃晃的光。这是一场硬仗,不可能像前次一样简单通过了。

  然而顶在马队最前的是向晨,虽然手中握的不是长枪而是棍,但向晨还是一往无前地挺棍刺了上去。

  马队最后的魏巍和夏安琪计算着距离。虽说魏巍的弩射程要比夏安琪的暗器远一些,但是魏巍并没有率先出手,而是等夏安琪抬手之后才勾动扳机。

  制式连弩和梅花镖齐发,迎面而来的玩家不敢托大,舞起长刀招架。而此时向晨的齐眉棍点到,对方的第一个人招架不及,当场落马,倒也是个马上作战的老手,落马之后就地一滚,躲开了之后马足的践踏伤害。击落了第一骑,向晨面色不变,改刺为扫,和之后的两骑结结实实地碰了一记。然而马上作战,之后的两骑还是吃了兵器的亏,被这势大力沉的一棍扫的险些握不住手中长刀。向晨去势不减,两骑还要缠斗,后方夏安琪和魏巍的第二波攻势到了,慌忙阻挡之下已经是拦不住马队的疾驰了。

  再说马队两翼的燕子破和厉果,双剑齐出各战两人,燕子破这里直接使出不讲理的金红级剑招星斗震岳式,一剑硬拼两刀,三骑相交,两刀尽皆脱手而出。另一边的厉果却是在马上如履平地,使出灵珏派的轻功,于奔马之上腾空而起,险之又险地避开了迎面而来的两刀。凌空之中使了一招左右逢源,攻向交身而过的两人面门,两人撤刀回挡,冷不防厉果身后的魏巍从马鞍两侧的袋子里抓了两把石灰,借着马匹飞奔之时,也使了一招左右逢源。石灰散去,马队已经远去。

  面对第二波伏击,众人无伤通过,只是谁也没有松一口气,这第二波伏击所有人都出手了。如果幕后黑手安排人在这里侦查,那么众人的大致作战方式都已经暴露了出来看这一批人的素质,很有可能就是幕后黑手安排来试探众人的。马队里没人说话,但是大家心里已经有数了。

  行程过半,果然安马队已经连续通过了五场伏击。此时魏巍在马上装填自己的第二只连弩,燕子破在马背上喝酒,厉果则是受了点伤,刚吃完疗伤药。

  第二波之后的连续两波伏击都是路人队的伏击,只不过第五波伏击全是远程攻击,来自道路两侧,虽然有燕子破的示警,但对方也只是和夏安琪魏巍对射,处于马队两翼的燕子破厉果承担最大压力,燕子破的太乙旋圆引完美接下所有弩箭。厉果却没这么好的应对方式,身侧就是雇主素喜温贝,又不好发挥灵动的身法躲开,没接住的弩箭只能硬吃了一波伤害,还好没有落马。

  此时马队正要经过官道转角,刚放下酒葫芦的燕子破看见蛇纹杖的蛇头一挺,大声示警道:“转角!十丈!”有转角石壁阻挡,夏安琪和魏巍的远程攻击没法先声夺人。而刚过转角,众人却不得不勒马急停,只见转角过后,地面上散落着很多三角钉,且路中间横着一个大型路障,显然这一次,众人没法再依靠快马通过了。

  “啪啪啪。”身后传来孤零零的鼓掌声,众人回头看去,只见一个军士打扮,隐藏了ID的蒙面跨刀男子慢悠悠的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两个穿着夜行衣的蒙面玩家。而转角那边也有三个身着夜行衣的蒙面男子走了出来。

  “不愧是新服第一个买下房产的镖局,名不虚传,名不虚传,我还以为我前两波布置至少能让你们减员。”军士打扮的男子说道。

  果然安的众人并不答话,统一下马围住了雇主素喜温贝。向晨和厉果面对转角三个黑衣人,燕子破和夏安琪面对背后的军士和两个黑衣人。魏巍手持双弩侧身而立,居中策应。

  见对方如此态度,军士男表情转冷,笑容消失。

  “动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