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绿姬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百年孤寂——魔党回归II

绿姬 麽茶茶 2747 2005.07.18 16:14

    一袭黑纱晚礼服宽大的前襟,坦露出大半的好风景,同时也勾勒出赫雅胸部傲人的完美曲线,束紧的腰带更是把她的小蛮腰体现得淋漓尽致。拨了拨她打着卷的酒红色长发,她自信地在镜子前转了个圈,得意地冷笑,今天绝对会成为全场的焦点。用尖尖的水晶鞋尖踢了踢正跪在地上为她理顺晚礼服裙摆交错的黑纱的赫朱,“起来,看看我!”

  赫朱恭敬地起身,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赫雅一眼,就马上低下头,那态度让赫雅恼火,气焰乖张地叫嚣起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看都不想看,是说我很丑了?”

  “不……不……不是的……”软弱的声音想要说明,但似乎完全被赫雅的气焰压下,半天也说不出个字来。

  “什么不是?那为什么只看我一眼就不看?不是觉得我丑那是什么?”越说越气,赫雅随手从身旁的茶几上抓起一个盛着热茶的杯子向赤林扔去,正中赫朱的额头,一杯热茶便当头淋了下来,弄伤也烫红了他的额头,吓得赫朱连连鞠躬道歉,

  “小……姐……小……姐……是太漂亮了,小……小人……才……才不敢看!”说着说着,顾不着沿着发丝滴下的茶水,眼睛不由自主地盯着赫雅那露出大半丰腴的雪白前胸,咽着口水,说不出半句。

  赫朱的失态,却反而引来了赫雅的吃笑,起身踱到赤林面前,故意挺了挺傲人的胸部,让他得以更加仔细地看到她胸前的一片春guang,得意洋洋地用那鲜红的手指绕到他的脖子后面划着圈,果然看到赫朱面红耳赤气喘吁吁的窘迫样子,

  “是又在想昨晚的事了么?”

  赫朱点点头,突然象想起什么,忙不迭地又连忙摇摇头,

  “呵、呵、呵——”她就是喜欢看他真实的反应,“想就想嘛,是不是觉得我是最漂亮的?”很是高兴地看着赫朱连连点头的模样,就说嘛,她赫雅的魅力是无人比得上的,就象眼前这个再美丽的少年,不也就乖乖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么。澄姬呀澄姬,我今晚就要让你除下族中第一美女的称号,然后,加冕到我的头上,哦呵呵呵呵……,思及至此,忍不住对着镜子陶醉起来——

  碰————雕花的木门被撞开,肥硕的身影野蛮地挤了进来,“女儿呀,你行了没有呀?”来者竟是赫伯尔,虽然口中的问话是问女儿,但已经径自往赫朱走去,一把揣起美少年的手,放在胸口,咂巴着快要涎出口的口水:“宝贝,一晚没见,可想死我啦!”色迷迷的表情仿佛恨不得现在就把赫朱给吞了。

  “死老头!你在干什么?”尖昂的声音在房间里炸开,吓得赫伯尔赶紧把赫朱的手扔至一边,搭拉着脑袋,谦笑着,死死地滚到另一个比他还要更加肥硕的肉团旁。

  “老……老婆大人,我……我没干什么,只……只是叫女儿快一点而已啦!嘿、嘿……”

  几乎和猪蹄没有什么分别的手指却很灵活地一把揪住了赫伯尔的耳朵,提将起来,让赫伯尔对上了一副涂脂抹粉描绘得比夜叉还要恐怖的面孔,不消多说,这便是他那不可一世的河东狮——赫佟斯,威尔图族第一夫人。

  “叫女儿?我可看见你抓着那女孩的手不放?”铜铃大眼圆瞪,她才不会相信这个出了名色鬼的老头会安分,看来是很久没有家法赐候,这老家伙皮痒痒了。

  “没……没……绝对没有,老婆大人,你……你看错了。”赫伯尔双脚发软,大汗渍渍地连声保证,老婆那横竖着的粗眉,半竖的怒发,咯啦作响的指关节皆已经预示着火山爆发的前兆,也仿佛不定时的炸弹随时会在瞬间点爆。

  虽然赫雅对于好戏向来是乐观其成,但念及要赶回本家参加晚宴一展她自以为是的美貌,所以也就半推半就地给父亲大人一个顺水人情,跑过去勾起母亲大人的手,撒娇似地把头枕在母亲大人的肩上,

  “母亲大人,放心了,我可有一直帮你盯着父亲大人,他怎么敢作怪呢。而且那个不是女孩,是男的,以父亲这么好女色,怎么会喜欢个男的呢!您就放一万个心好啦!看,时间都要到了,我们要快快走才行啦!”

  说完不由分说勾着母亲大人离开,“母亲大人,你今天看起来好漂亮哦?”

  “是吗?”喜滋滋地笑逐颜开,完全不察几尺厚的脂粉也掩盖不了的绉纹已经在她脸上留下了数个沟壑,“我就知道你最乖,最讨我喜欢。”

  转头狠瞪赫伯尔一眼,“哪象某些人,成天就知道作怪惹我生气。”吓得赫伯尔差点没趴在地上,

  “还不跟在后面走,要我用脚来帮你呀!”

  赶紧跟上几步,尾随其后步出女儿的闺房:“嘿、嘿,不敢劳老婆大人玉腿,我这就跟着,跟着……”暗吁一口气,拭拭额上的汗,虽是如此,却仍死性不改地不时回头向赫朱频频“暗送秋波”!

  远远跟随在后替赫雅提着杂物的赫朱不着痕迹地冷哼且不屑,避开那不知道死活的污秽眼神,眼中的冷酷和杀机越见强烈。

  *******************************************************************

  本家的大厅烛火通明,越发的显得古堡周围的荫郁与黑暗,尤其是古堡左方的禁忌森林。对于别有目的人来说,越黑暗则代表越安全。禁忌森林一片密集的灌木丛中,突然有两道黑影趁着圆月躲进云层的一剎那交合、分开,快得不留一丝痕迹,当圆月的光晕再次洒向禁忌森林时,只留下斑驳的树影————

  “奥玛,我的手杖呢?”姥爷对着镜子披上了黑色纹金色蝙蝠边的祭祀服后,突然发现平时不离手的手杖不知去向,心下大惊。

  消无声息地自黑暗的一角躬身闪出,奥玛双手奉上闪着幽光的手杖,“姥爷,您的手杖在此。”

  “哦,是吗?在你那儿呀,我还以为不见了呢!”含笑地接过手杖,第一时间暗自感受手杖的封印,没有被解除过,算是松了一口气。以杖柱地,:“绿姬那丫头今晚会出席晚宴吗?”

  “这个,可能会比较难,按照‘罪血’的效力计算,今天应该是最后一天。”

  “那是她自作自受,居然想要违背族中的规矩。身为灵剑的持有者,如果不参加本家百年一度的盛会,族人必会对灵剑的存在有怀疑,以为本家没有能力控制灵剑,不管怎么样,再痛也要她今天一定出席。”

  “是,小的这就去通知绿姬小姐。”

  望着奥玛离去的背影,姥爷深思地抚弄着杖顶的水晶球,久久地忤在原地,他虽然是一族最年长之人,但也还没有到老糊涂的地步,隐隐有种不妙的预感,突然,正在抚弄着的水晶球爆发出的强烈的蓝光,冲起了他那稀疏的白发和宽大的祭祀服,源源不断的能量自水晶球疾射而出,把他笼罩在急剧涌动的能量中,这,这是,他不自信地睁大眼,结界已触动,怎么可能,成放射状的蓝光急速合成一束白光直冲穿过古堡顶射入了结界层,结界顿时裂开了一条缝并向两边缓缓分裂开来。

  结界之外,数百双眼蓄势待发地在黑暗中发着灼热的光,紧盯着缓缓分裂开来的结界,蠢蠢欲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