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绿姬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百年孤寂——魔党回归III

绿姬 麽茶茶 3138 2005.08.09 13:49

    强忍着全身的痛楚,绿姬任由奥玛带来的下人为她进行梳妆打扮,在下人们的巧手装扮下,整个活脱脱的“澄姬”先进改良版映在落地的古纹镜前,不但令在场的所有下人惊叹连连,甚至连平时不苟言笑,阴沉沉的奥玛脸上也露出了少见的和颜。对于美的概念虽然不能统一,但还是有其共通之处。

  奥玛把一个锦盒,盒中的盛有一颗珍珠大小的红色药丸,放在绿姬面前:“为免绿姬小姐实在是痛得厉害,姥爷吩咐小姐,可以吃下这颗药丸暂麻痹身体的痛楚。”

  “那可真是要谢谢姥爷了!”绿姬淡淡地回应,哼,也不想是谁把她弄成这个鬼样,现在又在猫哭耗子,给谁看啦。

  *******************************************************************

  转动着手上如鲜血般红艳的荆棘花,唇边勾起一个冷艳绝伦的笑,他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和灵剑打了个照面,那个美丽的新主人倒是善良的很哪。只是如果她知道他是谁的话,会是什么反应呢?

  “赫朱,你在干什么?我要的荆棘花呢?”远处传来了赫娜娇纵的声音,他皱了皱眉,前一刻还冷然的无情的俏脸瞬间转换成了唯唯诺诺,小心翼翼的柔弱态。

  “小……小姐,您要的荆棘花。”

  …………

  ……

  踩着松软的草地,他来到了这堆涌动着的带刺植物前,皎洁的月光下,依稀的几点鲜红,在这一片黑暗中更见艳丽,那就是——荆棘花。

  耳边响起了赫娜让人厌恶的声音,“赫朱,我要荆棘花装饰我美丽的秀发,马上给我弄一朵回来!”。

  来自鼻孔的冷哼,借着圆月之光,骤然发现一张冷若寒霜的美丽面孔,与之前唯唯诺诺胆怯的表情完全判若两人。很快,赫娜就会后悔她会如此“好运气”碰上了他。

  飞身窜入荆棘丛,立刻引来来荆棘的纠缠,由于吸取生命力和魔力的本能,这荆棘丛马上便探觉到了来自赫朱身上的强大魔力,群起而攻击起来,跳跃地闪开不断袭来的带刺荆棘,他跃向前面五丈之外的一朵荆棘花,这种低级的魔物在他的眼里是不堪一击,他连动手都懒得。他并不弱,荆棘似乎发觉了这一点,攻击越发猛烈和迅速,本来只是匍匐在地面的枝杆全部弹起,扭动着将他完全围攻在了荆棘交错而成的包围圈内,勾起一抹冷然,这群低级魔物真是烦人,他并不打算在这里耗费时间。双手合十正准备用“降咒”,把这片荆棘给毁灭,凡正本家一旦由他支配,这群下等的魔物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他会招唤更厉害的魔物来替代荆棘丛在本家古堡外所办演的角色。

  然而世事常常不会在意料之中,即使他的魔力再如何的强大,也怎么都不会想会有与她交集的时刻,灵剑的主人——绿姬。

  嗖——嗖——

  一道黄色的身影闪过,隐约几道耀眼的圆弧,把围攻他的荆棘在瞬间削去大半,来不及反应,一只小手拉着他几个跳跃,在荆棘被削断的枝杆重新在生之前落在了他来时的草地上。

  盯着少女右手上的寒光,他危险地眯起了眼睛——灵剑?

  趁着少女回头看后面的荆棘情况,他快速地打量了这个将会是他统一本家最大的障碍。

  浅棕色的长发用黄色的丝带盘了两个髻,各有一朵黄色小雏菊做装饰;鹅黄色纺纱的合身小礼服,配着一对同色系的娃娃鞋,可爱而亮丽,这身打扮和赫娜的一身媚俗之气截然不同,看在她比较养眼的份上,他决定暂时不和她正面冲突。

  “啊,荆棘恢复平静了,”转头望向所救之人,绿姬不禁看呆了,好漂亮的人,如此的国色天香,让她盯着都出了神。

  赫朱何尝不是有那一瞬的恍惚,虽然对于美貌一词由于太过清楚自己的长相,麻木得几乎已经不再有感觉,但是当和少女那俏丽的面容正面相遇的时候,仍是吃了一惊。

  徒然想起自己的身份,赫朱理了理一时脱轨的情绪,办演回自己的角色,

  有些不好意思地,脸上微红,“谢谢小姐的救命之恩!”

  听到声音,绿姬才吓了一跳,“你——你是男的?”

  “呃?是,是的。”

  看到少年那窘态,惹得绿姬惹不住噗哧笑出声,“啊,你不用这么害羞啦,比我还要象女生哪。不过你真的比女生还要漂亮那是真。”绿姬由衷地发出赞叹,她都要自愧不如了。那娇柔的姿态,恐惶的表情,看了都让人忍不住想要好好的保护。

  “我,我没有啦!”受宠若惊地看着绿姬“其实你才是漂亮呢!”这是事实,相对于赫娜的艳,绿姬那清新脱俗的美更让他觉得眼前一亮,这是灵剑的主人,他想要杀她的心意有了轻微的动摇。灵剑,对,那确确实实的是灵剑,在女生挥剑斩荆棘的时候,他就已经清楚看到了她握着的剑。

  “哦,忘了问你,为什么会在荆棘丛中呢?”

  “我叫赫朱,是赫娜小姐的新下人,我家小姐想要一朵红色的荆棘花做头饰,所以……。”

  “就因为这个理由要你差点丧命在荆棘丛里?也太过份了吧。她不知道这荆棘丛对于魔力低的族人也会构成威胁的吗?”绿姬义愤填膺,她最不喜欢这种不当人命是一回事的人。从小老爸老妈就一直向她灌输珍视生命,不管是族人的性命还是人类的性命那都是弥足珍贵的啊。

  “啊,你刚刚说是新下人?你原来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吗?你认识望月吗?”突然想到望月的事,绿姬急忙发问。

  “不,不是啊,小的不是在孤儿院长大,也不认识一个叫望月的人。”

  “哦?是吗,那是我弄错了。”

  小心翼翼地:“那个,你要找人吗?”

  绿姬笑了笑:“是呀,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是我那个朋友托我找的人呢。”

  “没关系,只可惜让你失望了,不知道小姐是……”

  在绿姬的微笑下,他也不再表现出那惶恐的表情,和她对话似乎挺过瘾的。

  “我?不要叫我小姐了,叫我绿姬好啦。”绿姬也干脆地回答他的疑问。

  古堡内的音乐飘然而至,把赫朱吓得自草地上跳了起来,

  “糟了,我还没有摘到荆棘花,晚宴要开始了。”

  绿姬拍了拍他的肩膀,指着微微蠕动着的荆棘,“你想没命么?还是我来帮你吧!”

  不等赫朱答话,便飞跃而入荆棘丛,看着那鹅黄的小礼服在一片漆黑涌动的荆棘中跳跃,他不禁浮上一丝微笑:“绿姬……”

  呼——,吐口气,绿姬把刚摘到鲜红如血的荆棘花递给赫朱:“那,给你的,快拿去给你家小姐吧。关于赫娜的禀性我已经老早听我老妈说过了,你还是快快送去,免得被她为难。”

  “可是——”赫朱看着她已经被荆棘撕破几处的晚礼服,“你的礼服被撕破了,怎么去参加晚宴呢?”

  “安了,安了,反正我本来就不愿意参加,又借口晚点去更好﹐都有是被逼……嗯哼……”突然而来的痛楚让绿姬哼出声,刚一活动,麻痹痛楚的药丸失效,重新感受的痛楚让她不禁皱眉。

  “绿姬小姐你怎么了?”赫朱看出了她的异样。

  “没,没什么,只是有些不舒服而已。”咬咬牙,冷汗开始渗出。

  看到绿姬痛苦的表情,赫朱闭眼念起了咒语,突然在绿姬的额上吻了一记,

  绿姬吓了一跳,猛地推开赫朱,充满戒备地看着他“你干嘛?”

  赫朱更象被吓到了,有些手足无措,“我……我只是用了消除痛楚的咒术来让你减轻痛楚。”

  活动了一下筋骨,咦!真的好象不痛了,莞尔一笑,没想到自己倒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腹啦。这回轮到她不好意思了,

  “那个,刚刚对不起了。”

  微微一笑,“没关系,你明白就好,我要走了,相信不久之后我们会再见的。”意味深长地看了绿姬一眼,挥挥手,他转身离去,没有让绿姬看到他挂在唇边冷艳微笑。如果这少女可以收归魔党倒是美事一桩。

  绿姬抚了抚刚刚被赫朱亲过的额际,刚刚赫朱临走时那一眼好象要说些什么,是她多心吗?望着圆月已经整个躲入乌云深处的天空,今晚似乎会有什么事要发生。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