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绿姬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百年孤寂——你不一样IV

绿姬 麽茶茶 2371 2005.07.18 15:59

    托着腮,绿姬好奇地打量着眼前时而喜时而懮陷入沉思的男生,这是第一次有『食物』和她边吃边谈这么久,而没有对她恐惧得唯唯诺诺,那感觉就像和一个认识了很久的朋友聊天似的,老爸老妈走了之后,她好久没有试过有这样的感觉了。嘻,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默默吃着桌上餐点的他,突然闷闷地开腔,

  “那﹐你如果私下放走我们这些『食物』的话,不会受到惩罚么?”

  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怔了一下,惩罚?怎么会没有呢?但,也不是他可以操心的来的。望着他一头充满光泽的金色短卷发,突然觉得很漂亮。

  “你头发很漂亮啊!”显然她那顾左而言它的技术太滥了,没能引开他的注意力,顶着他逼视的目光,她只得硬着头皮勉强应到,

  “唔……你用不着担心,没事的啊,最多是一个月不能出门而已啦。”

  不理会他怀疑的眼神,她低下头塞满一嘴的生菜色拉,不让自己有机会再说话。有些来气的,为什么她会在他的凝视下觉得心虚﹖这﹐好像有些身份调转了吧?

  看得出她的逃避,但他没再开口。他会在乎她会不会有事?依稀听到心里有个声音悄悄的回答:是的,你很在乎,在乎得不得了。

  ****************************************************************

  在结界前站定,一手抱着福比,绿姬一手指着通往远处的羊肠小道,

  “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大概一个小时就会到人类的社会。”看看日渐西沉的红日,

  “你最好快些,因为祭祀夜将近,晚上会有不少混迹在人类社会的族人回来,如果碰上极恶的族人,你就逃不了了。”

  “我走了,你真的会没事吗?”望月再次询问,他还是在担心她会被处罚,”而且我也想找到我的好友再说,或者……”高大的身型被夕阳拉了一条长长的黑影,才让绿姬发觉原来自己的高度和他居然相差一个头之多。

  绿姬知道他的意思,打断了他的话。

  “你真的和我以前遇到的那些人不同呢。”通常以往被她放走的那些『食物』会头也不回地狼狈落跑,仿佛看她多一眼都会看不到明日的太阳似的,即便她继承了老妈的花容月貌,对于那些『食物』她便是那恐怖的代言。看到他没有考虑到自己反而处处在为她担心的样子,绿姬轻笑,不知名的暖意在她内心深处升起,这种感觉?似乎与老爸老妈的感觉又有些不同,那是什么?

  把望月推出结界外,她笑着向他挥手道再见:”你快走吧,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至于你的好友,我会帮你打听。”

  福比也嘤嘤地和他说再见,不愿再拖拉,绿姬决定施展瞬间转移的魔法尽快离开结界地带,要知道,为了防止拥有灵剑的人离开本家范围,结界对于她的接近可是敏感得很,如果被姥爷知道就麻烦了。

  “哎,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喂——”望月回头想要重入结界,结界却像是已经竖起了一道无形的墙把他隔离在外,他只能向着绿姬消失的方向大喊,

  远远飘来了绿姬的回答:”绿——姬——!”

  “我——我叫望月!”他也回了个礼给她,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听到,并记得救过的人当中有他这号人存在呢?

  *******************************************************************

  抱着福比,一袭粉绿色连身娃娃裙的绿姬坐在客厅正中的酒红色沙发上,安抚着低咆不安的福比,冷冷地看着忤在面前的奥妈和他身后端着青铜杯的随从,这个青铜杯会装什么,她清楚得很。

  “你知道得倒是很快嘛!”淡淡的开口,也懒的多费口舌。

  奥玛恭敬地鞠了个九十度的躬,”小的不敢,只是绿姬小姐应该不是第一次放走人类了吧?族规有文:族人不得私自放走人类以泄露我族行迹。小姐应该清楚知道私放人类所要接受的惩罚。”

  “知道,知道得很清楚。”她冷哼,”那我放了几个人类就应该有几杯『罪血』,怎么只带了一杯?”。

  欠欠身,”那是姥爷念及绿姬小姐掌握灵剑,身系我族安危,特意把刑罚降至最低,仅以一杯示警。”

  呵,真是天大的面子,如果不是因为她现在是灵剑的主人,想来姥爷就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她,没想到倒也有沾灵剑光的时候。

  “好,很好!”把福比轻放在沙发上,拍拍它的头,示意它安静。她起身踱到端着『罪血』的随从前,在奥玛的注视下,一饮而尽。把杯轻放回托盘中,她对着奥玛耸耸肩,轻松地回以一个”OK!”的表情,奥玛无语,和随从悄然退下。

  紧盯着奥玛离开的背影,直至消失的一刻,她已支撑不住倒在那雪白的地毯上,痛苦地蜷缩起来,因痛苦而扭曲的脸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豆大的汗珠自紧贴着她的发际滑落,紧咬贝齿,『罪血』果然厉害。

  『罪血』顾名思义,便是用来惩罚违反族规之人的工具。虽然它是血,但和一般的血有不同,这也和吸血一族本身有关,族人吸血,并不是任何血液便行。男性族人必须吸食处女的鲜血;而反之亦然,女性族人则必须吸食处男之血,这些血通常被称为——纯血。而若吸食了非纯的血液,即吸食同性之血或非处男、处女之血,视族人的个人修炼魔力和习得的咒术而定,轻则会如百万毒虫噬般疼痛三天三夜,重则可能会把多年修炼的魔力尽耗,所有的魔力和咒术都会失去,甚至死亡。

  而『罪血』便是利用了这一原理,以比例配制而成非纯洁之血,视所犯族规的严重程度,『罪血』的效力也会相应的加强或减弱。

  拭了拭额前的汗,她对着满是不安为她轻舔汗珠的福比艰难地扯开一抹笑意:“不怕,只是疼三天三夜而已,很快过去的!”姥爷果然给她的还是最轻的那个惩罚,这点痛楚她还是可以忍受,啊!突然的疼痛牵扯了她某条神经,让她忍不住呻吟出声,想来这惩罚倒也不是盖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