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绿姬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百年孤寂——魔党回归V

绿姬 麽茶茶 2733 2005.08.26 23:30

    

  锋利的刀锋划开皮肤,鲜红的液体便顺着势滴入了那微歙干皱的唇齿间,一滴、两滴……

  全白的眼球褪变出漆黑的双瞳,徒然张开的尖牙袭向淌血的伤口,银色的十字架于电光火石之间挡住了骤然的袭击,两张年青而个性的脸在月色中清楚的打了个照面。

  "望月!?"

  "苏暮!"

  收起尖牙的苏暮压下心中嗜血的yu望,扯下袖口上的布碎,把望月腕侧上淌血的伤口狠狠地包扎起来。

  "该死的把伤口包起来,不要引诱我!以后不要给我喝男人的血,想害死我啊!我们男人只能喝处女的血,不然会有副作用的。我还以为你逃了,怎么又在这个鬼地方出现!"

  包扎过程拉扯的伤口痛疼没有让他皱眉,反而是看着苏暮唇边隐现的尖牙而长叹一气,没想到好友居然变成了吸血鬼。

  "我知道你是想让我逃,才毫不抵抗的让那些可恶的吸血鬼抓了!可是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怎么可能会无视你的牺牲而独自逃命!"

  "就你小子讲义气,义气能当饭吃!"不屑地敝敝嘴,望月给他的血不算多,虽然有副作用,但那些副作用引起的痛楚也刺激了他能勉强地打起精神。想起堡中发生的事,忙翻身而起的同时也一把抓起了望月便向着山下走去。"快走,这里出事了,连吸血鬼也不能自保。"

  "什么事?为什么说吸血鬼不能自保?"望月心中一凛,停伫不前,抓着苏暮手臂的指节泛着白。

  奇怪的回头望着看着情绪有些失控的好友,苏暮皱了皱眉:"吸血鬼内哄了,好象是什么魔党入侵,在那自相残杀得厉害。反正现在就是要快点离开这里!尤其你还是一个人类。"

  "我不能走,我要去见一个人!"

  "这里没有人,只有吸血鬼!"

  "她是‘人‘!"头也不回地挣脱苏暮的牵制,他发足狂奔向那幢在树丛背后隐现的小洋房。

  ******************************************************************************************

  "她怎么样?"

  "伤很重!"

  "救不了?"

  "救得了!"

  冰冷绝美的脸孔浮现一丝笑意,毫不停留地径自离开了缀满蓝宝石的房间,留下了在华丽幕帐旁微笑的皙长身影,和染满血迹的白绸床上昏迷的清秀人儿--绿姬。

  痛……由背部抽引的阵阵牵扯,带出了全身上下的钻骨刺痛,让全无意识的她自黑暗中逐渐苏醒,皱眉轻哼,突然意识到什么地翻身卷起裹在身上的白色被单,虽然痛,却没有任何停滞地轻盈落在屋上角的金色蝙蝠雕像上,习惯的手势却没有带出灵剑。嗯,翻开掌心,手上布满的并不仅仅是红色的血印咒纹,还有另一种细细的黑色咒纹在上面……这是?

  "不要随便动,刚封好的伤口可是经不起你的折腾!"

  隐坐在暗角处的黑影庸懒地斜倚在华丽的躺椅上,缓缓开口,他早已经自她轻蹙眉心醒来的那一刻起便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不愧为灵剑的拥有者,醒来的时间远比预计中的短,而醒后的反应亦是如此的漂亮。

  血剑!圆睁的大眼第一时间搜索到了躺椅旁的茶几上放着的凶器,她可没有忘记这把剑是如何在红摩的手中沾满族人的血液。

  倏然的白影闪过,纤长的手比另一只小手更快的按在了那血红的的剑柄上,同时也嵌制住了夺剑者有着漂亮弧线的下巴:"绿姬!这把剑不是你能用的,也不会给你用!"妖娆得足以魅惑任何男女的眼眸对着绿姬愠怒的面容,却是泛着笑意。可惜啊,他这引以为傲的美丽似乎对于眼前的人儿没有任何的吸引力。幸好他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

  揽腰抱起无法动弹的绿姬,红摩无视绿姬警戒和喷着怒火的瞪视,优雅地把她放回缀满蕾丝的华丽床上:俯身抬起绿姬的手,看着已经消失的黑色符文,唇线轻抿:"就知道你醒来之后不会安安稳稳,这个‘缚咒‘是下得对了!" 轻轻地在那个不甘中勉强睡去的清秀容颜额际亲吻一记,喃喃低语:"绿姬,你可要快点好起来,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你。"

  "乌力!"突然直立的身体迈向门口,绝美的脸上早已经回复一惯的淡漠。皙长的身影随着呼唤自门外闪进,金色的中长发映着碧蓝的眼眸藏着深不见底的蕴。

  "确定她多久能好?"

  "两天!"

  "奥玛的下落查到没?"

  "快了,水晶使正在用魔法阵寻找!"

  *******************************************************************************************

  布满符文全封闭的洞穴两旁,嶙峋的岩石在月光石的耀照下,突兀得更加诡异与阴森,而在洞穴的深不可测的底端,有着不知明的涌动,隐隐透出危险的窒息感。

  突然在一块较大的岩石暗处伸出的血手,"嗯……"随着粗重的呼吸声,血手带出了伤痕累累的某人,艰难地爬至岩石平坦之处稍事休憩。摘掉鼻梁上早已经残缺破裂的眼镜扔至一角,依稀可辩的模样在月光石的微光中显现,竟是管家奥玛。

  看向另一边的岩石上躺着的另一人,居然还没死,哼!奥玛轻蔑地冷哼,顾不得全身的痛楚,阴恻恻笑起来:"姥爷,你没想到吧,我们这些下人居然也有伤你的时候。"

  "是我看走眼了!……咳……居然还让你这个卑贱的下人做管家!"显然,两人是经过一番激战。"可是你也没有能力打开血池……咳……"

  "对,我是没有能力!但是我们的少主有能力!"满是讥诮的眼里在提到少主这个称号的时候,没来由地闪出灼灼的亮,盈满了希望与崇拜。

  "红摩!"姥爷本已经铁青的脸色更加的泛白……

  "哈哈哈哈--"见到姥爷那失了神的面容,奥玛不可抑止的大笑在空荡荡的洞穴里回响,似乎与洞底的涌动产生了呼应,整个洞穴越发的弥漫着恐怖的信息。少主,我找到血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