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后坤

兮兮的西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0.10.24上架
  • 47.49

    连载(字)

2781位书友共同开启《后坤》的古代言情之旅

舵主原来我是这样的我 舵主书友20180410113951732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厉雪

后坤 兮兮的西 2240 2020.10.24 09:11

  冷风从掌灯时分刮起,狂啸不停。直吹得天色晦暗,云色凉薄。

  今年头一场雪,至晚便迫不及待的赶来。沙沙的雪粒子,扑的人满嘴满脸,密密麻麻睁不开眼,紫禁城顿时被染成灰狗,匍匐在风窝子里一动不动。

  宫墙夹道里走过的宫人搓着手,笼着肩,急匆匆奔回伺候的殿所,边走边眯眼抬头去瞧越压越低的黑云和天边沉沉的暮霭,嗐叹着怎么才刚过十月,天气便冷成这样,这个冬天估摸着且是难熬了。

  宫道儿上很快就死寂无人,路面渐渐攒起薄薄一层雪,风赶着雪,卷成旋儿,一路撒欢往远处奔去。

  宁寿宫。

  宫门上的灯笼在凄风厉雪里摇曳,昏惨惨透出一点晕黄,从牛皮纸里洒出来,映照在值门太监身上,投下模模糊糊两道影子。

  从宫门里面灰蒙蒙中走出两个人来,值门太监忙墩身下去。

  地面青砖微微开始上冻,花盆底踩上去,不实,“哧溜”往前滑去,蓝溪嬷嬷一手撑着油纸伞,另一只挑着气死风灯的手被猛的捏紧,连忙用力托实,

  “主子慢些走,雪才积住,这会子路最滑。”

  恭顺皇太妃没停下来,继续挪步前行,这回稳当多了。

  离宫门慢慢远了,四处茫茫的,仿佛此刻偌大一座城,就困住她们两个。

  她抬眼向北,望着一天的黑沉沉,迟疑着问道,“你说,这天儿,广禄还能在赶道儿吗?”

  蓝溪嬷嬷瞅瞅漫天飞雪,不敢说实了,“咱们王爷神佑天纵,没有他赶不了的道儿。反正往喀尔喀去,沿路是御路,驿站多,下了雪,住上几天也就是了。”

  恭顺皇太妃脸上淡淡的,“信上说,塔克哈齐怕就在这几天了,广禄要赶上见最后一面儿,旗务接起来才能顺溜,若是晚几天,那个阿敏不是好相与的,怕是要多些磨缠。”

  塔克哈齐是镶黄旗的旗主,不久前递消息来,身子不成了。信里提到先帝曾留下手谕,之后要将镶黄旗留给怡亲王广禄执掌,因此要广禄赶去喀尔喀见一面,好将旗务交付给他。

  阿敏是塔克哈齐的大儿子,一直担着旗里副统领,近几年塔克哈齐身子骨不好,旗务都压在他身上。广禄赶上见塔克哈齐,接掌就理所当然,不然,阿敏要起了什么心,使绊子打马虎眼,这旗主之职未必能顺利到广禄的手里。

  蓝溪嬷嬷原是恭顺皇太妃的精奇嬷嬷,这些年在身边,早就是心腹:“凭他一个阿敏翻不出天去,他还敢造反不成?”

  恭顺皇太妃听了反倒蹙起了眉,咬咬嘴唇。

  四十多岁的人,面上勾描的十分精致,如今姿容依旧艳丽,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当年能得先帝盛宠,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是不敢,可备不住有人给他撑腰!”恭顺皇太妃凉凉的说道。

  严格说来,先帝的手谕在两可之间。当年只说,将来让六皇子广禄接镶黄旗的旗主子。说的原是活话。毕竟时过境迁,当今皇帝若是给阿敏授意,阿敏自己抢先一步接了旗主,广禄要翻旧账,论起官司,可就靠当今圣意定夺了。

  自然,当今皇帝不会甘心将镶黄旗交到怡亲王广禄手里。

  旁的不论,镶黄旗手里掌着喀尔喀的十万大军,加上广禄手里还接着的兵部差事,实力足够让当今忌惮。

  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就是这会子外面下刀子,广禄此刻也会顶个大铁帽子一路奔北去。

  “先帝爷,广禄这孩子可怜,当年您存的那点子念想,害苦了他了。如今,都成了扎在人家眼里的毛剌儿。我知道他的心气儿,退是不能退的,可我这个額涅不能眼睁睁看着孩子苦,总得替他做点什么。。。您在天上也瞧瞧,就连这天爷也是个偏心眼子,偏在今儿个下起暴雪来,”恭顺皇太妃捏着手里的迦南佛珠,合掌对天道。

  蓝溪嬷嬷宽慰的冲着乾清宫撇嘴道,“若是先帝爷再晚一年走,就没那边的事了。。。。唉,八字都铺排好了,就差最后一笔。。。。不过咱们爷命大,手里拿着兵,再接了镶黄旗,将来指定有大出息的!”

  寒夜静谧,漫天飞雪下空无一人,蓝溪嬷嬷的话被风一吹,轻飘飘的被裹到暗夜里去了。

  恭顺皇太妃扶着蓝溪嬷嬷,迈了一步,稳稳站在雪里,叮咛道,“这话,回了宫里便不要说了。”她知道蓝溪谨慎,不过是眼下无人,才冒了几句。可还是要叮嘱到。

  这宫里耳报神多,一个不留神,要给广禄招麻烦的。

  “走吧,陪我去跟先帝爷说说话,让他保佑广禄这次差事顺当。”

  两道单薄的人影儿偎依着提灯往奉先殿前行,渐次成了一团模糊的光,消失在茫茫天地间的雪珠子里。

  黑云压城,连绵不绝的铺向大夏北境。

  雪珠子一路幻化着,最后变做延绵不绝的鹅毛大雪,洒在河川山梁,树木枯草,房舍殿宇间,天地铺陈了一幅水墨晕染不匀的画,浑浑噩噩的铺洒,将大夏国疆域渲的斑驳陆离。

  大御道上,遥遥听到马蹄声紧,十余道影儿从飞雪里穿出,渐渐明晰。

  道旁蹿出一马,跟上马队,遥指前方高声喊道:“主子,就在前面驿站!”

  为首那人兜帽上厚厚的风毛已经变白,擦身飞过,继续沿着官道狂奔。

  前面,驿站终于在风雪里露出黄色的暖光。十余骑人下马夺门而入,直奔一间烛火摇曳的房屋而去。

  驿站所在大御道上的位置十分紧要,是去喀尔喀和盛京的必经之道。

  一个侍卫最后进来,跟愕然张口还未反应过来的驿丞亮出宫里的腰牌,然后冲着一厅的住客挥一挥手。

  驿丞立即抹了嘴,不敢多问,猜度着这位的意思像是要赶人,赶忙战战兢兢的指挥着,将厅房里被风雪堵在驿站,正在打尖闲话吃酒食的住客都请回房去,自己也缩回屋关起门等吩咐。

  宫里的贵人这个天儿还出来办差,极少见。如此气势,还不让伺候。得了,不让巴结自然有不让巴结的道理。在驿站混久了,见识的也不算少。也都知道,凡是贵人们的事,少知道没坏处,谁不想留着肩上顶的家伙式儿多吃几年干饭?!

  屋门外,为首者解了兜帽上的系絆,斗篷滑落,后面侍卫跟上前纯熟的伸手,接过。

  “弟子广禄给老师请安,老师脚途好快,险些错过。”

  为首的长身玉立,去了兜帽,发顶只用一个玉簪绾了髻,站在屋外朗声道。话音一落,伸手一把推开房门。

  。。。。。。。。。。。

  开新书,求支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