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愁人

后坤 兮兮的西 2098 2020.11.16 19:19

  **打滚求收藏求推荐票。。新书包养期,求各种宠爱**

  赶晚儿,天色墨透前,雅布终于到家了。

  进屋先换衣裳,又叫了热水,福晋伺候他洗面,泡脚,在王府这些日子,可没家里舒坦。最后侧福晋给他装好烟丝,躺在如意椅上过着瘾,皱着眉头,拿脚踢踢侧福晋,“去,看看二丫头睡没。”

  侧福晋知道他这是想孩子了,含笑点头,叫人去请二姑娘来。

  转身还没说两句话,素格已经掀了帘子进来,依次请了安,“阿玛这么晚还没歇着?”

  雅布一见她眉高眼低的,便晓得她已得了信儿。自己正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咳嗽一声道,“阿玛也是刚听到消息。。。你说怎么全赶上了呢?”

  素格眼圈一红。

  外面是浓的化不开的夜色,一打起帘子进到正屋,先闻到阿玛的烟丝香气儿,悠悠的,福晋跟奶奶衣裳用的薰香味儿,桌上刚摆上来的几样小菜,和鸡丝细粥蒸腾的热气,都扑进鼻子里;福晋眼神不好,不喜过亮,屋里总是用淡黄绢丝灯罩,暗是暗些,周身总是笼在暖暖的灯光中。这几个人,还有永常,和晕黄的灯,鸡丝细粥的味道,就是她打小闻惯了的。习惯了,怎么离得开?

  侧福晋长长的“哟”了一声,素格就像特意儿在门外等着她阿玛似的,一招呼就进来了,两个人见面还打起了哑谜,自己的姑娘是心头肉,眼泪汪汪的模样,就跟剜她心一样。素格不是个娇气的,不是遇到大事,不会这样。她心里隐隐不安。

  “爷,素格,你们说什么呢,赶上了?赶上什么了?”她颤声问。一连串的事,她现在什么都不想赶上。

  雅布瞅着素格眼圈红也心疼。怡亲王特意赏了恩典,让他今日回家,还嘱咐这几日不用再宿在王府,他就知道不妥。后来他走了,又喊回来,随口告诉他一声选秀的事,那样子,根本不容他求情。

  福晋跟侧福晋听了,都呆楞了。

  怪不得说都赶上了,可不,还赶的这么巧。婚事刚刚没了,接着就得进宫待选。

  “那个,爷,能不能说说,跟怡亲王说说,他也不像是不讲理儿的样子,宫里不少宫女使唤,不缺咱素格啊。。。。”侧福晋嘴里喃喃道。上回爷就想了办法,帮素格躲过一劫,这回还得指望他。

  福晋是个冷静的,“这也没到三年,怎么又选?你说这是让咱闺女做主子啊,还是当姑姑和宫女子啊?”

  侧福晋闻言,不啻五雷轰顶,“怎么个话说这是,爷,爷,。。。。你给个话儿啊!”

  她这里叫雅布,雅布也难过,他也不知怎么突然就盯上了他的素格。

  素格咬的嘴唇都白了,手指绞着手帕,同样期待的看着雅布。

  雅布垂下眼睛,低斥道,“宫里要有这个旨意,旗主子也发了话,,,要不,先去吧。。。不一定能选上,内务府不还得要验发肤手足,查疾查残的,还有两道关的。。。”

  素格垂眼。最后的一线希望也泯灭了。原先打算还有得商量,如今瞧阿玛的样子,内务府甄选怕也只是安慰的话。她知道阿玛也不愿意她去宫里,但凡有辙儿,不会放这话。

  侧福晋这回是彻底傻了,“这是让姑娘去宫里伺候?不是去当娘娘?”

  雅布烦躁起来,扔了手里的烟杆,“伺候也挺好,祖宗的规矩,要留下做使唤,那就得伺候。再说,将来还能出宫,当娘娘,一辈子不得见的,你又愿意了?”

  他虽不安,但觉得宫里该不至于把他闺女当宫女留下。到底他也是做过军机辅臣的,太后跟皇上不会不给他这个面子。

  可做娘娘,那就毁了他的二丫头了。他虽不愿意素格进宫,可若必须进宫,自然做主子娘娘最好。可多尼的闺女在中宫呢,轮不到他闺女坐那把荣耀天下的宝座。

  侧福晋懵了,当宫女,她心疼,当娘娘,她更不乐意。这两条路,哪条她都不想啊。

  绝望之余,嘴里呢喃道,“您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啊。。。您不能不管呐,不能不管呐。。。”

  福晋也意外,看素格的目光充满怜悯,真要留在宫里伺候人,她一个公府出去的小姐,面子上先就下不去。都是打小娇养在深阁的,舒兰是皇后主子,她却伺候五六品官吏家的女儿,到时候天壤之别,眼刀子都能把人戳死。

  素格木讷的站起来,走到侧福晋身边,扶她起来,“夜深了,阿玛和額涅奶奶都安置吧,明日奶奶早起,帮我开始打点收拾。”转身又笑嘻嘻对雅布道,“阿玛,我乐意去宫里长见识。奶奶,喀尔喀我也呆腻了,正想着回去找福慧玩的。”

  往后的路跟外面的夜一样,黑的看不清,可难过有用吗?哭又有什么用,不如自个儿高高兴兴的,就没人觉得难受了。

  第二日,雅布为谁去送她愁了一天。进京待选的秀女可以跟旗里车队走,也可以自己走。自然自己坐车舒服自在,可雅布不能去京城,后来议着让永常送去,素格思量完没答应。永常到底小,到了外面没人压着,又爱揽事儿,到时候,还不知道谁照顾谁。

  这么算下来,若是不愿跟旗里车队走,就得跟着怡亲王走。

  素格又把怡亲王几次三番嘱咐的话说给雅布,尤其是那句“三心二意”,雅布听了怔了半晌,借机把朝堂里的事讲了些给素格。素格听了也愁的慌。原来这个三心二意,是这个意思。

  她问阿玛怎么办,雅布沉吟着,他也没主意,走一步看一步吧。

  素格却道反正在他手里,躲着终归不是个办法儿。既不能远着,也不能近着。这回不跟着去,只怕广禄心里有想法。不如这回她跟着进京,一路上小心伺候着,顺便看看这位爷到底什么个性子,以后也能对付。

  雅布其实更愁她进宫后怎么办。嘱咐她,到了那个锦绣堆儿里,说话办事千万小心。别看着那些贵人们成日里笑嘻嘻的,谁知道哪天碰了人家的麻筋儿,说丢性命就丢性命。

  素格傻呵呵咧嘴笑,“阿玛,您瞧我这样,太后娘娘总归不能舍得杀了吧?”雅布无奈的笑笑,摸摸她脑袋,转身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