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螽斯揖揖

后坤 兮兮的西 2143 2020.12.14 20:14

  “可说呢,我是瞅着有几分眼熟。只是到底想不起来。”

  这会子蓝溪嬷嬷也提醒她,于是边走边唠闲篇儿的问,“像谁?”

  “过去多少年了,就我们这些老人儿兴许还能想起来。主子当年跟她不过数面之缘,所以一时记不真切也是有的。

  是那个魏佳氏。她阿玛是副统领,世袭三等承恩公的舒明阿。当年她成亲后进宫给主子们请安,太后那会儿还住在坤宁宫,我领着她从夹道穿随墙门,抄近道走的景仁宫,所以奴才记得。”

  那会儿景仁宫风光无限,拜见的人每日成堆儿。

  “嗬,是她!”

  想起来了,却免不了倒吸口凉气。

  这个魏佳氏是当今皇帝潜邸时的嫡福晋,死后才又谥封孝淑睿皇后。这么严格论起来,舒兰并不是嫡皇后。

  “说起来这事儿要往十来年前数,怪道主子都淡忘了。先嫡福晋长得可人意儿,脾性也好,见谁都爱弯着眼睛笑,待我们宫人也是极和气。

  宫里以前都传,为了娶她,皇帝在先帝跟前儿跪了一整日。先帝先没瞧中魏佳氏,嫌她出身门子低,本来看中的是肃亲王的嫡长女。后来到底儿没拗过皇帝,大概瞧皇帝下了大决心。这才点了头。”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皇帝刚即位,魏佳氏是那会子追封的孝淑睿皇后。也就记得名儿,相貌只能想个大概齐。。。

  我说呢,皇帝从来就不爱后宫,这新贵妃亮眼归亮眼,放在六宫里也不算是绝色。却没想到是这个缘故。。。。可不,贵妃跟她侧脸最像,也是爱歪头咬嘴笑。。。”

  新帝即位,大封了六宫,也忙着给先帝嫔妃一起上尊号。厚厚一本子的人名里,就有这个追封的皇后。不过人已逝去多年,她娘家也再没人在朝堂握权,一门子销声匿迹般,便更无人留意还有这么一个嫡皇后。

  及至舒兰入宫,人人都抢着巴结奉承新人,没谁愿意去触霉头提及旧人,巴不得忘一干净。太后嘛,知道是知道,她也不会提。

  “那会子她跟皇帝新婚,伉俪情深,出入成双,多少人羡慕呐。没想到竟然是个薄命的,活着没享到福,死了才封的后。”恭顺皇太妃依稀记得那时一双璧人,叹息一声。

  大夏国的女人,做皇后大约是最大的成就。当年自己离后位,只差一个凤冠而已。没体味到头顶凤冠的滋味,可因圣宠带来的荣耀,自己是切实体味过——位同副后,权势熏天。可是,没够上就是没够上,惦记了一辈子。

  嫁给天下第一人,却没能同他一起享受这份体面和尊贵,她这会儿还真挺同情这个短命福晋的。

  她的同情,不仅仅是为了那个短命的魏佳氏,也同样是凭吊自己的薄福运舛。

  当年魏佳氏嫁了允宁一年多,终于怀了头胎,生产时遇上了难产,皇子没生下来,自己也跟着没落地的孩子仙去了。当今皇上为这事病了整整半年,差点没活下来。病好了以后也不再提婚嫁,还是做了皇帝,才奉了太后懿旨,册舒兰为后。

  到如今,世人谁还记得那个短命福晋呐?

  只有允宁。

  两代君主,父子倒都是长情之人。

  “只怕景仁宫那个是个不知情的。枕边人又如何?人呐,不能跟死人争宠,新贵妃凭这一点,可占了大便宜。”太后住进慈宁宫,刚册封的皇后却没住进坤宁宫,被安置在景仁宫了。

  一番唏嘘后,皇太妃冷笑道。皇后再贤良淑德,也难敌贵妃天真烂漫的歪头一笑。

  “贵妃盛宠如此,后宫只怕很快就要添喜了。”蓝溪嬷嬷意味深长,颇有些担忧。

  两人说着话,脚程极慢,这才走到东一长街。

  恭顺皇太妃止步矗立,捏着帕子角儿,轻轻抖落了一下,幽幽将目光投向西边。从乾清宫重檐高台望过去,隐约可见螽斯门那扇琉璃门。

  “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螽斯羽,薨薨兮,宜尔子孙,绳绳兮。螽斯羽,揖揖兮,宜尔子孙,蛰蛰兮。”她凝神望着,轻轻吟唱。

  “主子好心情,还哼起了小曲儿。”蓝溪嬷嬷心里愁的慌。

  皇太妃一笑,道,“这是好事。太后如今天天念经,求着抱孙子呢。皇上有了后,兴许就不总惦记广禄了。”

  她心里也知道,其实哪有那么容易。他生不出孩子,广禄就成了众矢之的。皇帝无子,一旦金石崩,皇弟就是不二人选。

  可当今皇帝在子息上不是一般的艰难,原因嘛,一半是因为不近后宫女子,这总不爱耕地,怎么长得出庄稼?另一半原因,是他那底子,到底还有没有传宗接代的可能?

  后宫这个皇后,她瞧着心思也不简单。到现在,皇后别说嫡子,公主都没怀上一个。要哪一天贵妃真能有孕,依皇后那性子,能容她生下来?

  所以说,宠冠六宫,有时真难说是好事。当年她在这上面吃亏不少,好不容易才生下了广禄,后来不也就再没动静了?

  “这是好事,你得空跟广禄说说,也别总让他悬心,每日这么提心吊胆的,连个福晋都不敢娶,我这个額涅也想要抱亲孙子呢!”恭顺皇太妃掖掖嘴角,笑容更深。

  螽斯门对面,就是百子门。

  广禄早过了弱冠,可忌讳太后的心事,她也不急着催广禄成亲。

  现在,时机差不多了。

  允宁如今有了宠妃,再生不出来,那活该是命中无子。广禄避让这么些年,也该娶福晋,这事不能再等了。

  蓝溪嬷嬷应声是。又听皇太妃问,“走了半日,才走到这儿,”不等蓝溪嬷嬷答,“不急回宫,先去万春亭坐坐,活动活动筋骨。”

  万春亭在钦安殿东北的堆秀山上,俯瞰御花园,高处清寒,正适合静思。可也因为高,并不适合常去。

  蓝溪嬷嬷知道这是皇太妃有了心事儿,却不知道她是动了给广禄娶亲的心思,这心思一起,便实在按耐不住。

  “从这里能瞧见寒山吗?”站在万春亭远眺,紫禁城尽收眼底。

  寒山是圆明园里的紫碧山房,那里广叠山石,是圆明园最高的地方。

  “夏宫在西北边,瞧不着的。主子?您这是惦记老佛爷了?”蓝溪嬷嬷一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