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保和殿夜宴

后坤 兮兮的西 2179 2020.12.11 17:02

  同样是过年,宫里守岁饭隆重是隆重,气氛就差多了。

  年三十儿早上,寿安宫的太妃太嫔早早就到了慈宁宫。平日皇太后不喜热闹,太妃们也不常来。大年下都长着眼色,不等招呼,凑趣儿的全都到了。

  后妃们由皇后带着也来给太后、太妃请安,再由太后领着,整整齐齐的等皇帝来,到重华宫用早膳。等皇帝外面忙完了,差不多就该守岁饭了。

  皇上来的时候,皇后带着后宫妃嫔陪着太后和太妃们一团喜气的说话,用着小食。见他来了,皇太后笑盈盈地道,“皇帝辛劳了一年,也就今儿个能放下政事,正经陪咱们用个团圆饭。”

  皇帝不大去后宫,有的妃嫔一年也就远远见他一两回,连话都搭不上的。这会儿他来了,方才热热闹闹,满座的喁喁细语,顿时安静了不少。

  皇后是个绝顶聪明人儿,后妃融洽本来就是皇后的本事,皇后的贤名儿就要打这上面来。她深知皇帝是个冷淡性子,这时候就靠她出头缓和氛围了。

  “刚才皇額涅还说起,今年海清河晏,河工上处处都顺畅,也没闹水。奴才跟后宫的姐妹们就存了心思,今儿大年下,主子得赏咱们个什么彩头儿呢。”

  皇上神色漠然,似乎没觉察到座上的冷清,给太后太妃们请安后,坐下来,环视一圈,视线落在何贵妃身上,微微颔颔首,取了一旁的蒸酥酪吃了一口道,“今年风调雨顺,物阜年丰,是个好年景儿。说到河工,贵妃的兄弟今年出力不少,疏通治理的就很好,朕也盼着,前朝后宫同心戮力,更能和睦太平,这才是大夏的福气。”

  皇后咬咬牙,尴尬的起身应了声“嗻”。她没料到自己随口一句恭维,又引出贵妃兄弟的功劳来。皇上如今总是这样,偏疼贵妃,眼里口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后宫嫔妃谁家没有在前朝给皇上出力,犯不着瞅着一个人夸。和睦太平?她倒是想,如今后宫常能见到他的,就只有新贵妃,连自己一个月都只有十五初一才按规矩见他两回。后宫目下都闹得哀鸿遍野了,让她如何安抚?

  皇太后惯会打圆场,“一年忙到头,后宫的琐事不少。皇后打理的很是妥帖。若是明年再为皇上添个子嗣就更好了。”转头对着各宫嫔妃,“这也是你们为皇帝尽心的地方。皇家最重要的,就是开枝散叶。”

  皇后过来亲热的拉了贵妃的手,携着众妃嫔起身应了。

  恭顺皇太妃笑道,“我是经年打坐修佛的,少出来见人。今儿个一见,竟多了这么个齐全孩子,来,”她指着贵妃,“让我仔细瞧瞧,这肉皮儿,多水灵啊。”

  皇后起身带着贵妃,拉了手亲自送到恭顺皇太妃跟前,“太妃说的是,采蘋妹妹是个好的,我们姐妹见了也都极疼她。才入宫三个月,怪道您没见过呢。明年这开枝散叶,可全指着妹妹了。”

  贵妃脸颊红红的,偷眼望了皇上一眼,见他冲自己微微一笑,脸更红起来。

  一会儿酒宴备好,众人往保和殿去。

  恭顺皇太妃笑呵呵扶着太后打头走着,怅惋道,“眨眼功夫,咱们入宫都二十多年了。今儿个见了这些孩子们,更让人想起当年,咱们刚进宫那会子,我可是什么都不懂。”

  皇太后也有些惘惘的,“可不,这一算,可不是深宫二十载了。。。年年这年饭都摆在乾清宫的,今年皇帝突然说要挪地方,我还有些不乐意呢。我琢磨着,许是老了的缘故,还是念旧。。。你提起老话儿来,我可记得真真的,太妃进宫那会儿,跟采蘋这孩子一样,芙蓉花一般的人儿呐。”

  两个人各有各的感慨。

  皇太后当年也是这样迎来的贵妃。先帝是在做皇子时遇到的太妃,两个人差点没私定终身,后来还是太皇太后做的主,说皇太后命格贵重,更适合正妃。为这个,生生逼着太妃嫁了人。

  年轻时动的心,跟酿的酒一样,当时青涩,却历久弥香。太皇太后不阻拦,也不一定就能怎么着,可这偏偏得不到的,到最后都刻在了心底。太妃所嫁非人,又很快守了寡,皇帝不知从哪里知道了,她就这样进了宫。

  好在当时太后已经有一子,所以太妃进宫之后虽然专宠,也很快生下了二皇子广禄,却终归没能撼动皇太后的地位。

  恭顺皇太妃听到芙蓉花三个字,尴尬道,“太后可别再取笑我了,这些孩子才是牡丹芙蓉呢。”

  到了最后,牡丹终归是要艳压群芳的,芙蓉也最终零落渠中。

  皇太后赢得委屈。年轻时候她心里也怨恨过太妃,只是自从做了中宫就知道,这本来就是无可奈何的事,没有芙蓉,也会有海棠、玉兰、丁香,既然太妃最后肯低头,她也不打算再计较。赢家自有赢家的姿态,何况,还有位太皇太后绕不过去。

  自从先帝崩逝,太皇太后身子骨一直不好,如今移居圆明园颐养。这些年诸事不问,连过年也不出来见人,自己封自己一个“青云居士”,日日念经礼佛。

  今年的大宴设在保和殿,地方比往年大,因此设了六桌陪客。在京的皇子贝勒都叫来了,皇帝意思,这才显见得皇族一家子亲热。

  年饭都随旧历,头道是汤膳。汤用一对漆盒盛装,取意“成双吉祥”。一盒里是燕窝红白鸭子腰烫膳与粳米膳,另一盒装的是燕窝鸭腰汤和鸭子豆腐汤各一品。太后、皇后和皇帝份例一样,嫔妃们便只一份粳米粥与羊肉卧蛋粉汤。

  恭顺皇太妃面前同嫔妃们一样,只有一份。这是规矩。她也不介意,随意用了粳米粥,怕不克化,只用了一口。横竖大宴只是样子,吃是吃不饱的。

  贵妃被皇后亲自安置在皇帝的身侧,她不爱羊肉,也只用了些粳米粥。一会儿太监又捧了一盅燕窝悄悄递给她,是皇帝赏赐。知道她不喜羊肉,特地让人拿给她。贵妃红着脸,心里却饮了蜜一般。

  圣宠如此,皇帝登基以来,自己是第一人。

  恭顺皇太妃离得近,眼角狹了一眼。不过数年前,她的膳桌上回回也多一杯盏,先帝特特会赐一盅别的汤膳给她,那时,她也是皇帝心尖上唯一在意的人。风水轮转,大幕重启,如今柔情蜜意的帝妃不再是她和他了。

  转宴之后,皇帝先用了一杯酒,众人唱和,道了吉祥,酒宴便散了。

  年饭申正便开始,结束了天光也还早。和来时一样,没有传肩舆,恭顺皇太妃还是扶着蓝溪嬷嬷的手,慢腾腾的往宁寿宫走。

  “主子您有没有觉着,何妃像极了一个人?”蓝溪嬷嬷突然开口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