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粘杆侍卫

后坤 兮兮的西 2278 2020.12.06 21:57

  那九挥手,叫来何昂替他看着。广禄面前,他是奴才,对亲王府里其他人,他能当多半个的主子。在何昂眼里,那九接素格,是给了天大面子。

  那九看了一眼依墨,他不说话,依墨却已经明白,懂事的墩身,眼帘低垂道,“奴才就跟这儿伺候,不会乱跑。”

  那九点点头,面无表情的扭身缓步上了左手长廊,几步台阶后,长廊沿一道缓坡过墙通往值房。

  那九走的缓慢,廊下一溜儿半垂的风搭渐渐隐去他半个身形。

  风搭的细竹篾子是内用的,也不知道怎么削切的,不细瞧,瞧不出纹理,当真的细如发丝,像是发过的燕窝丝儿。又用同样细的彩线缠出祥云纹,精致的让人叹服这手艺。

  桐油上过后的竹篾子如丝般滑,此刻轻轻泛着冰冷冷的微芒,他在廊下走,便是有雨雪,落在上面的风丝雨片也便被挡在帘外。

  过了随墙门,是抄手游廊抱起来的一大片庑房。府里当值的太监值房设在这里,方便传唤。而他是府里所有太监的爷。院子里早有一队人候着,一见了他,立刻有人来迎,接进东间里。

  他在帽椅上坐下,热汤就捧到了跟前,这是他的老例儿。润了手,从边上递过来胰子,打了一遍又一遍,将右手搓的发红。

  成安没见过他这样。

  虽说那爷是出了名的讲究人,向来干净利落,衣裳里的交领,每日都雪白如新,一丝儿褶皱都没有。跟他的人一样,做事也是极为干净利落。即便从前,还跟王爷前伺候时,半旧的衣裳也是熨烫妥帖。

  可再讲究,今儿也不对劲,右手再搓就该破皮儿了。

  见他终于扔了巾栉,起身自己脱衣。旁边小太监脸都吓白了,跟过去要替他换,被挡住。成安丢个眼色,屋里立时退了个干干净净。

  “爷,今儿个的呈本都上来了,您是这会儿看还是待会儿用了膳再看?”呈本是各处递上来的当日消息汇总。里面有日常的,也有那九和上面吩咐下去打探的。成安一面亲自伺候那九换衣,一面问。

  那九把换下来的衣裳扔到角落,吩咐声“脏,回头烧了。”

  他在成安面前,并不遮掩。

  虽然那九不认成安当儿子,但满府上下都知道,除了个名儿,那九就是成安的亲爹——成安的命是那九救下来的。

  救他那年,他家的村子被鞑靼人屠了。成安睡觉呢,被惊醒后光屁股跑到门外,见父母都躺在地上,院子里一地血,满村的火光照天,他站在院里哭声震天。那九一身血色的循声过来,蹲下拍拍他肩膀,最后问他愿不愿意跟他走,成安就点了头。到了十二岁上,他觉得自己能决定事儿了,非要认那九当干爹,那九拦着,死活不应。

  成安答是,静静站着,等他示下。

  他的爷不用劝,每回生气,不到半日自己必然好了。今儿个定是遇到棘手的事儿了,这会子爷需要安静。

  “挑几本要紧的拿来看。其余的先搁着。”那九闭目养神,一会儿道。

  成安应个“嗻”,却身退出去,从旁边托着盘进来。放下呈本,递上一个汝窑茶盏,“爷用茶。”

  菊花淡淡的苦味从氤氲的热气里飘来,那九伸手接过,闭着眼喝了一口,温热刚好,苦的也十分受用。

  成安乖巧的过来,伸手要替他捏肩,他拦住。看了一眼最上面的呈本,赭红册子。

  他令下的呈本分五种色。宫里的和外戚的是赭红色。其余石青、藤黄、玉白、靛蓝,各有各的归类。一般百姓的消息用的是黑本。也不一而足,若是极紧要的,便是大红,那便是通天大事,不分身份。

  “后面的事妥帖了?”那九捏捏太阳穴,问。

  “爷放心,这事儿早就在筹备的,如今都料理清净了。遵您的令,知情的有限,如今算上身边办事的,就奴才跟您知道,主子爷那边,要不要透点消息?”

  那九放下呈本,想了想,扔进一旁的火盆里,火炭烧的正旺,呈本腾起几股烟,簇的冒了红色火苗,不一会烧的干干净净了。“誉本不留。王爷那里也不用提。”

  这就是不存档了,是连王爷也不让知道的绝密秘辛。不过他跟了那九后,这样的事儿也有过几起,他并不觉得讶异。在他心中,那九才是他真正的主子,他只需听令去做。其余的,也没深想过,要是有朝一日王爷跟九爷意思相左,他会听谁的。不过这大概不是难题,到时他听自己的心。

  “我在亲王府怕是呆不了多久了。”

  那九端着茶盏,看着盏中漂浮的几多菊花,细细的花瓣,有玉色。他爱苦物,茶上也是,越浓酽越好。器物上不用翡翠和玉,只爱瓷。到底年轻,觉得压不住那玉的贵气,这是一,这二呢,原因只埋在他心里——他要做的大事没成功前,不能因物丧志。瓷器,火里来火里去的死过一回,样子再好看,心里也是苦的,对他胃口。

  成安静静听着,这是在交待他大事。

  “粘杆处设置到现在,有两年了吧?”那九问。

  “一年近十个月。前年暮春,三月初五正式给内务府报的名儿。”成安回得极细。

  “六爷是瞧上了,也好,他那里有青冥卫,那些恶心事儿,就都留给他去做,咱们手里还干净些。。。将来总归要合一处的,青冥卫的名声臭了,咱们好拿捏。就交待你一样,我去宫里,王府里你挑担子,心里记住,护卫好王爷是第一要务。”

  成安郑重应了。这是早就盘算好的。那九进宫,粘杆处交给别人不踏实,事关主子爷安危,只有交他手里那九才放心。

  “都料到了,就没想到,居然要我当儿子。”那九冷然一笑,“也好,伺候人可是我最拿手的功夫。”

  “爷委屈了。给那老东西当儿子,他也配!”成安啐道。净身后,跟在那九身边,他也学会了圆滑,不过偶尔才露一回真容,比如此刻的鄙夷。

  “有什么不配,他一副身家都给我了,将来王爷做事就便利多了。就为了这个,也值当。这都不算委屈。”那九摇头道。

  

举报

作者感言

兮兮的西

兮兮的西

汗颜,最近几章写的不好,手头有几件大事要处理。明天好好码字了。再求包养,新书求养养。人气旺了,动力才足。谢谢亲们!

2020-12-06 21:5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