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福慧

后坤 兮兮的西 2096 2020.11.24 18:08

  素格悄悄打量,太太保养的极佳,多年荣养,颇有雍容的范儿。瞧人的眼神里总带着股子傲慢,对上自己却夹杂着不得不容忍的和气。

  “太太,阿玛虽回不来,却也是日日惦记太太和家人。这回要不是宫里又选人,我也回不来的。”素格谦逊道。

  “宫里要选秀也是开了春,过了大朝会才开始,且不急,好好在家里过个年。一时短了什么就跟你婶子要,甭凑合。”容老夫人扭转脸吩咐。

  容保夫人忙起身应了,也叮咛一遍素格不用客气,缺了短了东西只管打发丫头来要。

  心里却道,能不接着嘛,眼巴前儿这位虽瞧不真,可得当真神供着。为了她,昨儿晚上,差点没把他们二房的瓦给揭喽。

  容保夫人掌着府里内务,之前接到了雅布托付素格的信,府里从太太到二老爷三老爷都没当回事。没人说不管,可也没人上心。都记仇呢,谁叫雅布拿他们二房三房的事儿不当事儿的?

  昨儿早上刚吃了早饭,容保还没出门,门子来报,说门上来了两个内廷侍卫,把容府的门砸的山响。容保唬了一跳,素来跟宫里没来往,怎么来了侍卫爷?别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没等他迎出去,人家已然进了门,容保一瞧穿的二等侍卫服饰,拿着怡亲王的手札,忙见礼。其中一位睨着眼问,容府可备好了迎二小姐,容保愣了一下,忙点头连声道早备好的。侍卫瞧也不瞧他,说那就好,放了手札,茶都不肯喝一口就要走。容保抢着送到门上,悄悄塞了荷包。人家掂了掂,才满意的拍拍他肩膀,谆谆嘱咐说,差事重要,他们为这事是特意儿跑一趟,腿都遛细喽!

  话给到这份儿上,容保再笨也知道该怎么办了。

  却没想到这才是第一起。下半晌又来了两位爷,还是拍门拍的山响,临走交待他在柿子胡同等。这一闹腾,容保晌午饭都没心思吃,打发人去城外瞧着,在家等的心虚,到底不放心,天刚擦黑就亲自去柿子胡同候着,直等到夜深才接到人。

  要说雅布家这个庶女,这两年虽没见,以前也总归见过的,长相也就那样,绝谈不上惊艳。怡亲王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还亲自备了手札,派人特意上门嘱咐?

  一家子商量着,不能决断,后来还是老夫人拍板,就当二姑娘是去宫里当主子娘娘的,如今在咱们容府里住一个多月,都巴结着点吧,谁知道以后什么个前程?就算当不了主子娘娘,看怡亲王的样子,保不齐是要赏给王爷贝勒们做侧福晋,那,也得巴结。

  容府如今家大业大,可就是没个可靠的人在朝廷里。笼络住素格,将来许会有用。

  素格不知道这里面关窍,只当众人突然转了性,待她如此,颇有些不适应。

  过了几日,见两个婶子还是火热的烫手,只得承了这情,想着以后有机会还上罢。私下里跟依墨咬耳朵偷笑,这兴许就是拿她当将来的娘娘了。可万一没成事,只是进宫当了宫女,太太他们这番功夫就白瞎了,那会子得多失望呢。

  进了腊月,天更冷了。容老夫人怕饭送去房里凉了,吃了胃疼,便让她每日过来跟着自己吃饭——老夫人是单独的小厨房。

  这日,正吃着饭,外面管事婆子来回,说福大人家送节礼来了,太太顿时有些不自在,斜了素格一眼,呵斥那婆子大惊小怪,让回二夫人去。素格垂眼吃粥,当没听见。

  晚上回去,依墨果然打听了消息回来,是福伦家里送的节礼,二夫人亲自收的,赏了送礼的婆子沉沉的一个荷包。

  素格没想到福伦家跟容家已经这么熟络,往来如此亲厚。也不知道容府怎么搭上福伦的线儿的,依着福伦的性子,哪里瞧得上容家这二位爷?

  两个人猜来猜去,都觉得是大姑娘的缘故。这么着就说得通了,大姐姐进京后,京里就剩容府这一门子亲戚,走动频繁些也是该当。

  眼瞅着,腊八就到了,素格回禀了太太,想去瞧瞧福慧,二夫人忙道年跟前儿,福慧定然忙,不如让人先去送个信儿,看可得空。素格依了,让依墨亲自带了礼物送去,再问问日子,自己要亲自瞧她去。

  谁知福慧回话道年下忙,只能过了节再见。

  素格心下便不快,怏怏的,心想福慧再忙也不至于没功夫见自个儿的亲妹子,过了节,她就得进宫了。

  夜里跟依墨嘀咕了一回,说到怡亲王那会儿还特特提起福慧,只怕是福伦府里作怪。

  可也奇怪,那府里并没有大夫人,大姐姐过去不用立规矩,就直接掌府理事,是主子奶奶,竟然连见她面儿都难,莫非是姑爷拦着?两人越说便越发担心。

  过了腊八,就算进了年,府里诸事都要备起来,通府一番洒扫,预备送灶王爷。各府里迎来送往,备节礼回礼,容保夫人忙不过来,三房容和的夫人也搭上手,跟着忙的脚不沾地。

  素格这日来给老夫人请安,听她们议着过年祭祖细项。二夫人瞧她一旁听着没意思,便提议她跟东珠姊妹几个去逛城隍庙,年前最是热闹。素格也想去,又笑道,“好是好,可不给二姐姐她们添麻烦了。正好想起来,回来前,阿玛嘱咐要我去看看我们那屋子,太太知道,地方虽小,可还留了一些个下人,回去给他们放些赏银,也好让他们过个节。”

  容老夫人没道理拦,却也有些不高兴,便道早去早回。府里派人跟着,好好伺候回来。素格忙应是。第二日大早,请完安,便叫了车回自己家了。

  雅布府里留了一个管家,再共十几个下人,只负责看守房子。主子不在,事儿轻省,早早儿就都打扫收拾完,单等年三十儿一早领了赏回家过年。

  素格四下察看一番,屋子俱都干干净净,地面打扫的一尘不染,并未因主子不在家就惫懒,连庭子中间的石榴树都包了棉布防冻。便拿了银票给管家,吩咐他到了年下多给大家一个月月钱,赏银另算。管家高高兴兴的接了,忙让人送了茶水,素格便跟依墨在自己小院子里树下喝茶。

  院门外,一行数人穿了月亮门急急奔来,为首的一把推开门,进来便抱了素格,呜呜咽咽的,蹭了她一身的鼻涕眼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