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尚有残碑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八十九章 滞留库兹

尚有残碑志 就其浅矣 2034 2020.11.26 22:24

  赵孤影缓缓的偏转了脑袋,看向翁成禹,问道:“你上来干什么?”

  “他上来干什么?”翁成禹向着阿尔卡托纳的方向怒了努嘴,反问道。

  赵孤影一头的黑线,阿尔卡托纳也是一怔,这怎么扯到自己身上来了呢?但紧接着就是对着翁成禹笑道:

  “哈哈~想必这就是翁成禹翁公子了吧!听公主殿下提起过你,如今一见果然不同凡人啊!”

  翁成禹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也是久闻三皇子大名啊!”

  这话听上去可是有些敌意呀,阿尔卡托纳呵呵一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总觉得这个翁成禹给他的感觉很不一般,于是对他也就有所忍耐;然后转头看向了赵孤影,似乎像是问:‘我有惹到他吗?’

  赵孤影微微叹息一声,又是对着翁成禹说到:“我们要商量正事儿,你一个邝蜀奸细在这合适吗?”

  阿尔卡托纳听到赵孤影这么直白的问话都是有些被震到了,这种事不是应该都装作不知道,再小心提防,然后想办法除之的吗?就这么说出来不是打草惊蛇了吗?他要是恼羞成怒,狗急跳墙怎么办?

  阿尔卡托纳有些僵硬的又转头看向了翁成禹,整个人也是进入了戒备状态;想着翁成禹要是有什么异动,他也好将其制服。但他等了好片刻,都未见得对方有什么反应,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得任何不自然,阿尔卡托纳心里不禁又升起一丝疑惑。

  随后,他便是听到了翁成禹一个出乎他意料的回答:“合适!”

  翁成禹正襟危坐的模样很是淡定,似乎不管旁人说些什么,都不能将他从马车赶下去。赵孤影看他这模样也是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一时竟拿他没有办法,白了他一眼后也不再理睬他,当即看向了阿尔卡托纳,问道:

  “你仔细说说吧,那地方现在都是什么情况?”

  阿尔卡托纳的心中更加震惊了,以一种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赵孤影。这是干什么?玩儿呢?你刚刚不还说这人是奸细吗?现在居然就让我直接说了?

  阿尔卡托纳对这两个人顿时感到有些无语,视线来回在这两人身上扫视了一下之后,弱弱的问道:“我能先了解一下是什么情况吗?”

  “没事,我能让你说的就不怕他知道,如果他敢坏我的事的话,我就亲手弄死他。”

  赵孤影当着当事人的面都如此恐吓了,且那当事人还一副事不关己模样;阿尔卡托纳也只能点了点头,在复杂的心绪之中细细的讲述了关于他们要去探查的地方的事。

  ……

  大队的人马赶路确实比较慢,到达目的地的时间比他们预计的多用了三分之一;这个地方人烟不算多,很有那种黄土高坡的味道,但又不是那种。

  一到地方之后,赵孤影就迫不及待的赶往了那发现的可能是石油的地方。当见到那东西的时候,赵孤影不禁大笑出声。

  ……一个月后。

  赵孤影等人又回到了库达莫圣城之中,而在这一路上,赵孤影总是陷入陷入沉思之中,想着想着不时还会突然的兴奋起来。阿尔克托纳和翁成禹在最初见她这样子的时候都是疑惑得不行,但一问吧,赵孤影就说;“跟你们说不清楚!”就不理他们了。然后又是接着自己的冥想,最后两人再跟赵孤影坐同一架马车之时也就见怪不怪了。

  一回到住处,赵孤影就把自己关在房间之中两天,两天之后;带着好些图子,找来了阿尔卡托纳,跟他说自己要去见库兹国王,然后,阿尔卡托纳也就将赵孤影带去了王宫。

  两人和库兹国王在房间之中呆了将近一天的时间,再出来之时;赵孤影先是狠狠的松了一口气,阿尔卡托纳则是有些呆滞的转身面对赵孤影,深深的弯腰一拜,嘴里说道:“公主殿下并非常人,我阿尔卡托纳真心拜服。”

  而在房间之中的库兹国王还在愣愣的盯着面前桌子上面的图纸,那是一份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之前也是完全没有概念的原油分馏装置图,心里有着的只剩不可思议。

  他绝对想不到赵孤影叫他们看管起来的那东西竟有这么多作用,尽管赵孤影的解释他听得糊里糊涂,但听明白了那东西有大用。还有这图,谁能想出来,并且还画出来啊;回味了很多很多遍,他依旧是完全不懂,但他却是莫名的相信赵孤影,并且还答应了赵孤影提出的一些和闵洲分享的条件。

  “公主方才说的那些可是真的吗?”阿尔克托纳的心中很是不可思议,在回去的路上又是再一次问道。

  赵孤影呢也比较兴奋,所以没有恼他问了很多遍,依旧是好气的回答道:“当然,只不过是技术不允许,装备也不行,温度也难以控制在合适的范围,不然还可以弄出来更多不一样的;不过在这神唤大地也足够了。”

  “哦哦。”阿尔卡托纳纳点头应道,然后自己思考去了。

  他其实有些疑惑,好些东西是这神唤大地上的人都不知道的,也没有古籍可查,赵孤影又是如何知道的呢?他没有向赵孤影打破砂锅问到底,因为他知道,他问了赵孤影也不会说,没准还会惹他生气。但此后他看向赵孤影的眼神中多了一点点像看待神明一样的情愫。

  接下来的时间,赵孤影就还要在库兹再滞留一段时间;等那些分馏装置做出来之后,他要亲自实验。再等实验成功之后,他还要弄出一批可以以完成分馏任务的人之后才可以离去,时间怕是不会短。

  所以她连着给她父皇母后去了好几封信,让他们不要担心。而闵洲的这边收到信的时候,看到赵孤影一次又一次推迟了回来的时间,不但心那是假的。尤其是皇后,都不知道默默流泪多少次了,她自己总觉得赵孤影在外面过得一点都不好,每天都是吃苦,那叫一个心疼啊;更是好几次做噩梦梦见她被追杀,然后惊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