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别忘了猫薄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别忘了猫薄荷

Manta鹿

  • 轻小说

    类型
  • 2020.01.01上架
  • 0.71

    连载(字)

8位书友共同开启《别忘了猫薄荷》的轻小说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报恩

别忘了猫薄荷 Manta鹿 2015 2020.01.01 01:13

  黑水街是一条远离市中心的街道,臭名昭著的地下交易聚集区。会到这里来的,都不会是什么良民。有人直接管这里叫地府,不懂事的人误闯进来,会被恶鬼吃的渣都不剩。就连出租车也不会轻易拉这边的客人。

  不过外界很少知道在这个酒吧,棋牌室,各种会所云集的(地方,还坐落着一片住宅区。凡是来黑水街寻乐的人心里都有数,能在这种环境安然久居的人,不是可以随便招惹的。

  因而当男人拎着一团衣服走向住宅区大门时,沿路打量的目光都变得谨慎又畏惧,没多久就移开了。

  男人一路走到最靠里面的房子,敲开了一楼西户的门。

  来开门的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一头红棕色的头发炸成刺猬,嘴里还叼着根烟。

  现在刚刚入冬,这屋里也没什么暖气,而这青年上身只穿了一件花花绿绿的短袖,露出了精壮的小臂上一片狰狞的刺青。

  他侧身让男人进屋,刚说了一句“回来了?”就看见了男人手里的衣服。

  他耸了耸鼻子,惊诧道:“这是什么?怎么有血腥味儿?”

  男人没回应,将衣服放在沙发上,打开,一股更明显的气息弥漫开来,里面的生物也显露在青年眼前……

  “猫?!”青年一脸难以置信,“你带这东西回来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

  他停了一下,鼻子又动了一下,表情更加一言难尽了:“你……这……你……”

  他“你”了半天没憋出一句完整的话,反而被男人冷冷地瞥了一眼,直接咽回去了。

  躺在衣服里的正是一只半大的小猫,毛发打结成一绺绺,脏兮兮的看不出原本的颜色。最扎眼的还是位于侧腰上的大片血迹,能隐约看见毛发中两个模糊的血洞。

  “泽言呢?给他打电话,让他马上回来。”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从茶几下的抽屉里翻出一把剪刀,蹲在沙发边开始剪小猫身上的毛。

  青年叹了口气:“老爷子那儿呢。老爷子那眼睛又开始疼了,所以说这事儿来的真不是时候。”

  男人剪毛的手停住了。

  青年又加上一句:“老爷子估计已经知道了,他那鼻子有时候比我还灵,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男人把剪刀往青年那里一扔就往门口走,二话不说推门而出。

  “不是,我说你……”青年制止不及,眼睁睁的看着他关上了门。

  “得嘞,这回老头儿的火算是有地儿发了”青年抛了抛手中的剪刀,认命的走到沙发边蹲下,用剪刀敲了敲小猫的脑袋,“你说你来的多不是时候,你恩人要被你害惨了。”

  他学着男人刚才的样子,继续修剪起了小猫的毛发。

  男人从西户走出来,直接敲上了东户的门,门很快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开门的是个很年轻的少年,穿着很单薄的白衬衫,能看出身形比较消瘦。他看着男人的眼神有些怯怯的,刚对视一眼就低下头避开了目光,安安静静的让到一边,等着男人进门。

  对门的两户布局没什么差别,刚进门就是个很宽敞的客厅。但和西户有差别的地方在于,这个客厅看起来有些拥挤。因为无论是靠墙的沙发,客厅中央的板凳,餐桌旁的座椅,还是电视柜空余出来位子,甚至是茶几,都坐上了人。

  他们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长相,身形也各不相同,但当他们聚在一起时,每个人的特质都仿佛被淡化了,一些共同点就格外明显的体现出来:发色不是黑色就是偏灰,眉目间多多少少的野气,在都略显清凉的着装下露出的肌肉里暗含的爆发力……就算是那个单薄的少年也不例外。

  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些,一定会认为自己闯入了某个地下组织的重要据点,马上就会被这些人撕成碎片。

  男人倒是很冷静,他并没有四处看,而是直接穿过这些人,走进了唯一开着门的房间。所有人在他经过时都多多少少动了两下,为他让开路。

  这个房间里的光线十分昏暗,与明亮的客厅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骤然感觉到十分压抑。

  房间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年迈的老者,坐在轮椅里,一只左眼是睁着的,锐利的目光投向刚走进来的男人;另一只右眼闭着,一道狰狞的疤痕,从眉心一直穿过眼皮,延伸到右耳下方。一个银白发色的年轻人,正拿着药膏在他的右眼上涂抹,听见动静,抬头看了男人一眼,露出一张清俊的脸和一个温暖的笑容:“阿尧,你回来了。”

  男人冲他点了点头,看向老者。

  两个人在一片静默中对视了很久。

  老者的目光中的压迫力越来越强,但男人不为所动,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于无声中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最终,老者叹了口气,他看着男人,缓声道:“阿尧,我一向十分信任你,但我现在真的很失望。你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吗?”

  林尧说:“是报恩。”

  老者目光微闪:“哦?就是说……”

  男人点了点头。

  老者的手指在扶手上摩挲了几下,斟酌道:“那么这件事,我就不计较了。但天性就是天性,我不会要求孩子们压抑自己。你必须要考虑到即将面临的困难……那是个幼崽吧?这里对她来说是最危险的地方,我希望你能明白。”

  林尧道:“只要您不开口,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的。”

  老者轻哼道:“那可未必,阿威几个还在外地没回来而已,我最多只能让他们再多待上一个月,之后你就好自为之吧。”

  男人说:“多谢。”

  老者摇了摇头,对年轻人说:“泽言,这药上完,就去那边看看那个幼崽吧,这血腥气……别平白折腾孩子们了。”

  沐泽言笑着应道:“放心吧老爷子,我会和阿尧好好照顾她的。”

  老者脸立刻就拉下来了,对着林尧骂道:“我看泽言早晚被你卖了!滚回去看你那小崽子吧!”

  等林尧和沐泽言一起回到西户客厅时,青年正在给小猫喂奶:他相当别扭地端着一个小瓷碟,从一个十分难言的角度把里面的液体往小猫嘴里倒。

  沐泽言立即说到:“等等阿年,不是这样喂的。”

  陆年手哆嗦了一下,收回小碟子往茶几上一撂:“你来!吓死爷了……”

  沐泽言笑了一声,走近去查看小猫的情况。陆年趁机问林尧:“怎么样了?老爷子怎么说?”

  林尧:“陈叔同意了。”

  陆年嗤笑道:“得了吧,老爷子怕是相当不情愿,出了什么事全得你自己抗吧?”

  林尧不置可否。

  那边沐泽言给小猫清理伤口,插了句嘴:“这是狼族留下的伤,而且不是我们的兄弟。咬的不轻……这小家伙恐怕吃了不少苦。”

  陆年的嗅觉在整个狼族中都是数一数二的,他早在看到小猫的时候就闻到了来自外族的气息……那种气味出现在这屋子里,分明是一封赤裸裸的挑战书。

  本来陆年还在想陈老爷子的事,此时沐泽言一提起,那种排斥外族的本能带来的情绪霎时就涌了上来,眼中流露出凶色:“这些日子太安生了,就有不长眼的来找死。小轩还没见识过同族的血,正好开开眼。”

  林尧的脸色也有些凝重,只有沐泽言轻笑了两声:“打架的事我就不管了,你们小心些。阿尧,你靠近些,我给你讲一下怎么换药,我不一定总是有时间。而且要怎么安置她,你现在就得做好打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