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山抹微云之清水黄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花难簪(1)

山抹微云之清水黄尘 晚云追落雪 2478 2020.05.23 21:48

  李长卿、温度、陆江三人赶至主阁之下,立刻狂奔而上,一直赶至第六层。主阁的第六层和第七层之间是没有楼梯的,要想上去只能依靠上乘的轻功,想来此人武功绝不会弱,三人眉头一皱,一跃而上。第七层上,依稀可见一个模糊的黑影,似是在翻找着什么。

  “什么人!?”温度飞身上前,李长卿和陆江随后跟上,那黑影似是抓了一本书籍,见三人冲来,并没有躲闪或者逃跑,反而迎了上来!

  “来的好!”温度大喝一声,双掌运满“泽卦诀”,来人将书籍往腰间一揣,亦是双掌相迎!

  “砰!”两股澎湃的内力相撞,周围的书架都有所晃动,温度被一掌震得后退三步,那黑影却纹丝不动。

  随着那人慢慢靠近,一个戴着铁面具的人出现在三人面前。

  三人看了一眼他腰间的书,脸色都阴沉了下来。李长卿一剑砍去,面具人侧身闪过,一掌直击李长卿胸口,李长卿向后一仰躲开一掌,右腿膝盖直接顶上,同时右手一转,一剑回刺!

  面具人冷笑一声,左掌一盖震回李长卿膝盖那一顶,一个下蹲躲过一剑,一个扫堂腿过去绊倒李长卿,一掌追去,陆江飞身替李长卿接下,但是自己也被震开数米。

  “不陪你们玩咯。”面具人懒洋洋地说道。

  温度大吼:“休想!”他上前堵住了面具人的去路。

  “你不会真的以为,就凭你们三个,能拦住我?”面具人道。

  “狂妄!”温度怒喝,再度上前,连击数掌,把面具人逼得连连后退。李长卿在一旁暗自叹服,温度正值不惑之年,成熟稳重,内力雄厚,连江湖上的一等高手都要惧他三分,这面具人碰上温度,算是啃到了硬骨头。

  面具人后退一步:“想拖延时间等救兵么?”

  温度不答话,又是一掌打过去。

  面具人接住这一掌:“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一瞬间,他的掌法开始变得怪异,所含内力似乎比温度的“泽卦诀”更加柔韧、更加绵长、更加雄厚,温度开始招架不住,李长卿和陆江见事不好也加入战团,面具人以一敌三,却毫不畏惧,竟不落下风!

  “这人武功竟如此高强!”李长卿暗骂一声,但打了一阵子后,他渐渐发现,这面具人的掌法有些不对劲。

  那面具人的掌风一点也不凌厉,甚至可以说有一种阴柔的感觉,能将三人的掌法化解,借力打力,达到纠缠的效果,而自己似乎并不需要耗费多少内力。若再这样打下去,三人一旦力竭,面具人即可出手击败他们!

  李长卿虽然看得明白,但苦于应付竟说不出话,面具人左掌平推,陆江被一掌震飞,倒在地上,竟是昏了过去。

  “不好!”温度低吼一声,一掌击出,面具人避而不接,躲开这一掌,一记手刀劈在温度胸前,温度后退了几步才勉强站稳,李长卿一人自然难以应付,几个回合后便被一掌击倒。

  面具人迈开步子,从三人身边走过,温度还想站起身反击,李长卿拉住了他,摇了摇头。

  “你他妈的!别以为和我套了几句近乎,就可以拿走我的剑法!”顾拭云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楼梯口,李长卿喊道:“阁主,小心啊!”

  “不自量力!”面具人纵身一跃跳到顾拭云身边,顾拭云拔剑就砍,面具人侧身避开一剑,抓住顾拭云的胳膊,狠狠地往地上一摔,老旧的地板不堪如此重击,发出恐怖的“嘎吱”声,顾拭云一个鲤鱼打挺再度站了起来,一掌打了出去,面具人一掌回击,顾拭云直接被一掌震飞,重重地撞在墙壁上。

  顾拭云吐了一口血:“别走!”

  “还想打吗?”面具人瞥了他一眼。

  “剑法留下!”顾拭云再度冲了过去,面具人冷哼一声,杀心顿起,一脚直接踹开顾拭云,抓过他的头,狠狠向地板上砸去!

  “住手!”温度猝然蹿了出去,一跃而下,死死抱住面具人,李长卿也冲了过去,一拳打向面具人的面具!面具人抓住这一拳,发力一震,李长卿再度被震开,但是温度的力气极大,面具人竟一时喘不过气,不得不放开顾拭云。他突然一肘向后撞去,温度向后一仰避开,冷不防面具人突然飞起一脚,温度被踢飞了出去。面具人喘着粗气,纵身一跃,消失在楼梯口。

  “我操……”一度老实憨厚的温度爆了一句粗口,“他妈的,这到底是谁!”

  “没关系,援兵……应该已经到了……”李长卿挣扎着站起来,看向窗外。

  “没用的,他能把我们打成这样,阁中不会再有人能拦得住他了。”温度摇摇头。

  李长卿却转过身来问道:“阁主,你刚刚说,他和你说过话?”

  “是这样。”顾拭云点点头,“我晚上在离你们不远的地方练剑,遇到过他,他和我说了几句话,还顺便指导了一下剑法。”

  “哦?”李长卿道,“他都说了什么?”

  顾拭云挠挠头:“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他甚至都没说自己是谁。”

  “这个不用操心,他的身份,我倒是略知一二。”温度道,“我在他腰间,摸到了五刃令。”

  “五刃?不会吧?这人是一派掌门?你确定你没数错?”顾拭云瞪大了眼睛。

  温度叹了口气:“没有……”

  此时,六楼闪出了一个微云阁子弟:“对不起,阁主,拂云君,抹云君,我……我们没能拦住他。他伤了有几十个弟兄……”

  “没事,不怪你们,快送受伤的人去休息。”李长卿摆摆手,“他向哪里逃窜了?可有人跟踪?”

  “没有……”那人道,李长卿啐了一口,正欲叫他退下,那人却拱手,“还有一事,玄芳门的程轩、吴沁求见。”

  “大晚上的,她们来干什么?”温度不解,但李长卿点点头,意味深长地道:“玄芳门一下子派出了两个分门主,所为的肯定不是小事。或许,她们还能告诉我们,关于刚才那个面具人的消息呢。让她们在主阁一楼等候。”

  约莫十分钟后,顾拭云、温度、李长卿将陆江送去医务室,回到了主阁一楼,程轩、吴沁二人早已等候在此,见三人来,拱手施礼。

  顾拭云道:“不必多礼,敢问二位副门主前来,有什么事吗?”

  “你们应该知道我们所为何事。我们,能帮你们追回丢失的剑谱。”吴沁道。

  “还请二位说得详细些。”李长卿抱拳,“这个剑谱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那我们就直说了,方才进来偷窃剑谱的,是青城派的掌门。”程轩道。

  “什么!”顾拭云三人皆是大惊,李长卿喃喃道:“竟然是他……不像啊?”

  “不。青城派,早已不是你们所想象的那个青城派了。”程轩摇摇头,“青城派的掌门已经名存实亡,五刃令也已经交出去,托给别人了。”

  “那是托给了谁?”顾拭云追问道。

  “正是刚刚的面具人,我们已经跟踪调查他们有一段时间了,上次上青城山,却发现他们早已人去楼空,目前应该是在转移。”程轩答道。

  “那么一大批人,肯定不会悄无声息地消失。”李长卿道,“那他们是向哪里转移了?”

  “是蜀中三门的方向。”程轩答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