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赤霄承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栽赃陷害(3)

赤霄承影 心芒箭刺 2042 2018.07.12 18:10

  宁无伤全身动弹不得,正待破口大骂,空相早防他有此一着,瞧着他嘴角一动,立马发指,连他哑穴也点了。跟着将他抱起身来,飞身到了道旁树林一株大树上,说道:少侠不用担心,冤有头,债有主,若非余建亲口承认空如师弟是其所害,老衲自然不会加害于他,而且老衲向你保证,这事没有真相大白之前,老衲担保余建性命无碍,你所中穴位,两个时辰后会自行解开,老衲今**不得已,多有得罪,少侠若是心有不甘,日后老衲由得少侠责罚便是了,说罢转身连同众人去了。

  宁无伤自心中早已将空相骂得体无完肤,但苦于此时动弹不得,也只能由得他们去了。

  等他们走了之后,宁无伤想起这事依旧觉得匪夷所思,这冰心掌既然是武当派绝学,不但旁人绝没有可能学会,即便是武当派的弟子,能精研的也比不在多数,更何况空如大师既是空字辈高僧,武功定然不低,那凶手居然可以胜过他,武功岂非更高?这么一位武功高强的武当派高手,又怎么会平白无故地打死一位少林寺的高僧呢?难道这事又是天魔教栽赃陷害的?那这冰心掌他们是怎么学会的?思来想去,找不到头绪只能作罢。好不容易挨过两个时辰,宁无伤跳起身来,向着东面发足便奔,直追出数十里远,按理说来,早已追上空相等人,哪知宁无伤跑得头脑发晕,仍是不见人影,再向路人寻问,也均说未见大车走过,想必是空相料定宁无伤会来追赶,另行绕道而行。宁无伤别无他法,只得作罢,好在空相有言在先,只要余建不承认害了空如,便不会有何危险。当下打定主竟,先赶往武当派报迅再说。

  宁无伤掉转身来,转而向南,待又行得数里,已是正午时分,宁无伤所购酒水干粮均地车上,此时已是饥渴难耐。眼见前方道旁挑起一面招牌,似是酒家,当下快步走了过去。

  宁无伤一阵小跑,来到那店跟前,果然是一间酒肆,里面阵阵酒肉香飘来,引得宁无伤口水无数。正待入店,不想身侧一人快步走来,两人互不及让,登时撞在一块。只听得一人娇喝道:哎哟!走路没带眼睛吗?

  宁无伤抬眼一看,只见是一女一男并肩而立,当中说话的是一名黄衫女子,宁无伤那天躲在暗处曾见过她一面,知道他就是雷落的师妹贾青。身后的青衣男子大概二十多岁,长得眉清目秀的,宁无伤从未见过,不知道是谁,怎么和贾青走在一起。贾青此时正手抚肩头痛处,对宁无伤怒目而视。

  宁无伤自从那天听了不胖不瘦兄弟描述过后,对贾青印象就非常坏,联想起那天余建舍命救她,她眼见余建不是不空和尚的对手,居然不管不顾地独自跑了,更对她深恶痛绝,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里,本来就要发作,转念一想,心中另有打算。

  当下便拱手道:是在下鲁莽了,抱歉!说罢抬脚入了店内。便在此时,只听身后那男子叫道:小心!跟着听到砰的一声,后脑一阵剧痛,显是被人用硬物狠敲了一下。转头看时,只见贾青手中倒持一柄金色短剑,满脸得意之色,不用说,自是她所为了。

  贾青见宁无伤转过头来,做了个鬼脸,口中笑道:哎哟,在上也鲁莽了,抱歉!说话语调与刚才宁无伤所说一般无二,只不过她不肯自称在下,而说成了在上。

  宁无伤见贾青如此无礼,怒从心起,但终是强自忍住,转头寻找位置。此时正是用餐时间,这酒肆又十分当道,店里用餐之人极多,只空得一张桌子,宁无伤正待走上,哪知贾青也瞧出此中情形,抢上两步,占住桌椅笑道:此处已经客满,请客官去别处去吧!

  宁无伤越看她越觉得可恶,狠狠瞪了她一眼。

  贾青笑道:哎哟,这位兄弟,你可得小心了,眼睛瞪得太大,眼珠子可莫要掉出来了。

  宁无伤突然计上心头,也笑道:多谢姑娘提醒,在下定会小心。唉,话说起来,在下好生羡慕姑娘你啊!

  贾青正笑吟吟的等着宁无伤回骂过来,突听得宁无伤说了这话,不明其意,问道:羡慕我什么?

  宁无伤道:在下眼睛要是生得像姑娘的这般小,那便随便怎么瞪,也绝对掉不出来,岂用得着每天提心掉胆的?说罢得意之极,哈哈大笑。

  贾青听了这话,当真气极,要知她生得本已十分貌美,唯一美中不足便是眼睛略微显得小了,此处是她生平之大忌,平日里哪有人敢提及?便是眼睛二字,在她面前也是尽量少说,此时却被宁无伤一翻耻笑,叫她如何不气!当下唰地一声拔手短剑,便要动手。

  和她同伴的那男子抬手一封,挡住她道:青妹,不要胡闹啦,此时正值中午,处处都是人满为患,你叫这位兄弟去哪里寻去?不如将就一下,一起搭个桌子算了。

  贾青怒道:我哪里胡闹了?这位子明明是我们先占定的,凭什么让与他坐?你便只知道说我,亏你还口口声声说保护我,他如此恶毒地骂我你便没瞧见么?怎么没看到你动手?你爱将就,自管和他将就好了,这桌子是我占的,请你们上一边将就去吧。

  那男子尴尬地道:好了,青妹,就算你不喜欢和这位兄弟同桌,可怎么连我也要赶走吗?我是说过要保护你的,可这位兄弟不过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用着得着生气吗?

  贾青听了这话,更加生气,也不顾周围人诧异的目光,冲那男子大声喊道:我就是要生气,你管的着吗?谁又是你的青妹了?我说了不嫁你就是不嫁,你再跟着也没有用,你以为在我眼前献点殷勤我就会看上你吗?做你的春秋大梦吧,我今天实话告诉你,就算我师兄一辈子不娶我,一辈子……不喜欢我,我也绝对不会嫁个你。说着“呜呜”地哭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