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首歌牵起一段情

一首歌牵起一段情

黑妞.QD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06.03.07上架
  • 0.49

    完本(字)

2432位书友共同开启《一首歌牵起一段情》的现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首歌牵起一段情

一首歌牵起一段情 黑妞.QD 4857 2006.03.07 17:24

    “冷雪,你就帮我一下嘛,否则我今天可要开天窗了。”

  “开天窗,这不是挺好的,还可以方便你看星星呢?”

  “你怎么这么冷血的啦!真是人如其名,血是冷的。看来你妈还挺有先见之明的。”

  “是啊,是啊,看来你妈也挺有先见之明的。路峰——马路上的疯子。”

  就这样,我们吵来吵去,互相讽刺着对方的名字。直到——

  “喂,你们到是商量好了没有啊,是演还是不演?我可没有时间和你们在这里耗着。”主持人不耐烦的问道。

  “演”

  “不演”

  两个声音同时回响在后台的空气中。

  突然路峰说:“一根棒棒糖,外加一根玉米香肠。怎么样,同意演了吗?”

  我有些惊讶他对我的了解。但是,我不能让他看出,我已经阵亡在美食的诱惑下了。马上,收起笑脸说:“这样啊!如果我再说不演,好象太不通人情了。就看在你我这么多年的交情上,我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不过我还要追加一杯哈根达斯。”

  “好吧,总之你帮我度过今天的难关,什么都好说。”

  最终,我还是抵挡不住美食的诱惑,败倒在他的乞丐裤下了。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时尚与流行的结合,前卫与休闲的搭配等于他那条穿了N多年的,坏了N 多个洞的,缝了N多次的名牌牛仔裤。

  “乓乓乓”灯光全部打开了,五颜六色的,把剧院照的犹如白昼一般明亮。刷的一声所有的灯光全部在我和他的身上找到了聚点。灯光照在身上,烫烫的。但是却有一种很棒的感觉。我和他随着音乐唱起那首由他创作的歌曲。第一句是他的“你爱我吗?如果你爱我……”这好象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他。突然发现他也是一个长得不错的校草级帅哥,一头飘逸的长发,一个挺拔的鼻子,一双深邃的带电的大眼睛,一张……

  “喂,发什么呆啊,中邪了呀,到你唱了,真是笨的像头猪。”他不爽的看着我。好象要把我吃掉一样。

  “知道了,PIG”我马上找到了调,跟了上去继续唱。刚刚才对他有一点点的改观。现在全部被他的话给躯赶的一干二净了。如果他不说话,还算的上是帅哥。但是,只要他一开金口,就马上降级为“衰哥”了。

  他乘着音乐的间隙插了句话进去:“A学校的同学挥起你们手中的荧光棒,跟着我一起舞起来。”我也不甘示弱的接上去:“B学校的同学们有人在和我们示威,我们是不是应该回他们些颜色看看啊,跟着音乐鼓起你们的手。”现场的气氛被我们带上了高潮。鼓掌的响声一阵高过一阵,与荧光棒发出的耀眼荧光互相辉映。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很奇怪啊。为什么会有晚会,为什么两所学校的同学会会聚一堂呢。要想知道,就要倒回到二天前了。

  “啊!鬼啊!”我突然大叫起来。

  “喂,喂,看清楚是我,再说有鬼长这么帅吗?”一个叫路峰的男生一边捂住我的嘴一边说。

  “我当然知道是你,我又没有瞎掉。”

  “既然知道是我,那为什么还大呼小叫的。”

  “我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所以有些手足无措。”

  “看来,我的魅力实在是太惊人了。连顽固不化的你也被我的美色所屈服。长得帅虽然不是我的错。但是,太招女生喜欢就是我的不对了。看来长的太帅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你有完没完啊,要自恋,回家去。快老实交代,来此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是梦游来的,所以没有目的。”他笑着说。

  “啊!我真见鬼了!”我一边说一边逃。突然,一双大手把我抓了回来说:“骗你的啦,还像小时侯一样怕鬼。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我是来军训的,你呢?”

  我拍拍胸脯,抚平一下我受伤的心灵说:“你小子,又吓我。我和你一样是梦游来的,但是我是带着目的来的——军训……”

  “喂,你们俩吵完了没有,考虑考虑我的立场嘛。把我一个人凉在旁边,你们忍心啊!”一旁的雨彤插了进来。

  雨彤是我的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从小我就喜欢缠着她,对她诉说我的心事。久而久之,我们就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后来,因为雨彤我认识了路峰。他是一个很爱音乐,也很爱开玩笑的人。因为他的缘故,我也爱上了音乐。喜欢用音乐来抒发自己内心的感情。有时也会和他一起创作歌曲。到了初三,雨彤突然告诉我她爱上了路峰,要我帮忙撮合。当时,我的心酸酸的。但是,我还是很刻意的去为他们创造机会。甚至连中考,我也很特意填了与他们不同的学校。为的也是让他们有更多单独相处的时间。

  “是你啊,雨彤。”我高兴的拉着她的手转起了圈。

  “是我啦,慢点,头会晕的啦。”她用力挣托我的手说。

  “呵呵,我太激动了,不好意思。”我忙放开她的手,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突然,我脑子了窜出了一句话:“让他们单独聊聊吧,不要在这里当电灯泡了。”于是,我对他们说:“我该走了,集合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一边说一边把雨彤推向路峰。但是路峰显然很尴尬的退开了,说:“我们也该走了,后天晚上再见。”说完,就一个人走了。只见雨彤也跑了上去,两个人一起并排走了。这时我的心揪了一下的,像被针扎过一样。等我转过神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到很远了。

  “今天的训练就到这此结束,接下来,我们要进入绿洲剧院参加四校联合晚会。有节目的同学从一号门进入,其余同学和我来。”教官命令式的对我们说。

  “啊!什么晚会,为什么我不知道,都没人通知我的,讨厌!”我自言自语的大声叫道。

  旁边的同学笑着说:“你会知道,才怪呢。老师通知的时候你不是在睡觉,就是在发呆。”

  “我表现的好机会泡汤了。”我欲哭无泪的说道。然后无奈的随着同学进入绿洲剧院,等待演出的 。

  演出在同学们的期待下终于开始了。可是没过多久,讨厌的面孔又出现了——教官那黑黝黝的臭脸,有他总没好事。这次又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遭殃了。在我幸灾乐祸的时候,教官向我走来,并二话不说的把我拉到了后台。到了那里,我才明白事情的由来。在离开场不到三分钟的时候,雨彤由于兴奋过度,蹦蹦跳跳把脚给扭了。所以现在急需有个人来顶替她的位置,继续与路峰搭档。在路峰的极力推荐下,他们最终把矛头指向了我。不过话说回来,还有谁可以担此重任呢?全世界会唱这首歌的三个人全在这了,舍我其谁。后来,在美食的诱惑下我同意演出了,也因为这场演出改变了我的一生。

  “那帅哥是谁啊,冷雪?”

  “和他怎么认识的啊,他有没有女朋友啊,介绍给我认识吧!”

  “你怎么这你么不够朋友,认识这么帅的朋友也不告诉我们。”

  一下场,我的朋友就堵着我七嘴八舌的问这问那的,把我的头都搞大了。照这情形推算,她们似乎没有放过我的意思。想到这,我就恨不得把路锋宰了喂狗。

  “你好象很受欢迎吗?冷雪”不用看,我也知道是那个害人精发出了的声音。

  “那还不是拜你所赐”我咬牙切齿的说。

  咦,怎么一下子这么安静了,难道那些疯丫头们改性了。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副副如痴如醉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她们两眼放光,口水直流,直瞪瞪的盯着猎物——路峰看。为什么这些表情这么熟悉呢?我调动所有脑细胞回忆。那不是我看到美食后的表情吗?怎么都被她们盗版了。正在我极力打击盗版的时候。刚有的平静又再一次的被我那群“狐朋狗友”给破坏掉了。她们如同蜂群一般“嗡”的一声扑向路峰的身上。只见路峰下意识的蹲了下来,消失在人群中。正在我为他的牺牲所祈祷时,一双熟悉的大手拉住了我,头也不回的的奔向了剧院的大门。转过神来看,既然是路峰。

  “你的同学好恐怖哦,我差点都成了她们的牺牲品了,怪不得别人都说物以类聚。”

  “你说什么,你有种再给我清清楚楚的重复一遍。”我用威胁的眼光狠狠的盯着他看。

  “你别用你的死鱼眼盯我,我告诉你我才不怕呢。我就要说,你能把我怎么样。”他拍了拍胸脯,表示他一点都不怕后继续他的话“你和你的同学都好可爱。可爱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棺材见了打开盖。”说完还不忘吐了吐他的舌头。——这是他的招牌动作。他每次嘲笑完我后,都会这么做。不过在我看来无非是一条爱吐舌头的哈巴狗。

  “好男不跟女斗,今天就饶了你。我找你出来是有正经话想和你说,你给我乖乖听着。”

  “正经话。我没听错吧,你说你有正经话要和我说。该不会告诉我你上网又钓了几个MM或又有哪个不知好逮的MM向你告白了。”

  “我是说正经的,你就不能认真的听我说吗?”我从来没有看到他这么认真的表情。难道他要告诉我什么不可见人的消息吗?他不会告诉我他是我失散多年的亲生哥哥吧。或是告诉我其实他的真正身份是前朝大内侍卫的遗孤。或是另外的什么,总之先听他说吧。

  “我发现你最近好像一直刻意的躲着我,特别是在雨彤面前。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还是你讨厌我了。如果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我在这里向你说‘Sorry’。不过我可受不了你对我不理不睬的,我想知道原因,可以吗?”

  我很吃惊他会对我这么说。但是,我总不能告诉他我是为了能让他和雨彤多单独在一起而老躲着他吧。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特别是在看到他尖锐的眼神后,但我又不能什么都不说。于是我脱口而出:“我们本来就没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老粘在一起啊?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很好啊。”说完,我发现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可饶恕的话。低下了头再也不敢抬起头来看着他。

  “是吗?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我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前所未有的失落。“算了,外边天气挺冷的,还是进去吧。”说完,他就一个人头也不会的走了。看着他临走的背影,我的心再一次痛了起来。我总觉得我和他之间的关系会因此而疏远。

  正如我所预料的,军训后他再也没有来找过我。即使我去找他,他也总是避而远之。难到我们就这样再也不见面了,再也不说话了吗?我有点后悔自己说的话了。可是,说出去的话又怎么可能收回呢。

  “你来了啊,快进去坐吧。”我一边请雨彤进屋,一边说。

  “不坐了,我今天来是有事想跟你说。我和路峰表白了。”

  我很吃惊,也很难过。但是我却隐藏起内心的痛苦,笑着对她说:“是吗?那就恭喜你们了。”

  “他拒绝我了。”她很干脆的说。“他告诉我真正爱的人是你,不是我。在你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已经认定了你是他的唯一。没想到,我竟然给自己定了一颗定时炸弹。而且还毁在了那颗不起眼的定时炸弹上。”

  “你不要这么说,雨彤。他不是还为了你,写了一首歌吗?这足以看出他对你的心啊。你别胡思乱想了,一定是你听错了。”

  “那首歌,你别笑我了。”她苦笑了两声后继续说:“那首歌不是为了我写的,他是为了你而创作的。他告诉我在写那首歌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你。你的开心,你的痛苦,你的喜怒哀乐,你的一切一切。”

  “那为什么他不自己跟我说呢。” 我急忙插了进去。

  “他是想说啊,就在军训的那晚。可是,你却说‘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你让他还怎么说下去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伤透了他的心。”

  “可是,你不是也喜欢他吗?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话。难道你不想和他在一起了吗?”

  “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得到他,只要他幸福就足够了。再说,我们是亲密无间的朋友,不是吗?我希望你们能幸福。快去找他吧,他一定在等你。”

  听完雨彤的话,我的泪再也止不住了,像断了线的珠子落了下来。“谢谢你,雨彤。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一边说一边向路峰的家奔去。

  “你爱我吗?如果你爱我就请你大声说出来。因为我的内心渴望着听到你的声音。你爱我吗?如果你爱我就请你放下一切奔向我。因为我的双臂永远为你敞开……”我哼着他写的歌,满脑子都是他。这时我才发现自己早已爱上了他。突然,在不远处,有一个一直让我牵肠挂肚的人在站在那。他不是别人,是路峰。是那个为我写歌的路峰;是那个不管我什么时候伤心,都会陪在我身边的路峰;是那个为我打抱不平而住院的路峰;是那个油嘴滑舌,爱开玩笑的路峰。想到这我的脚再也不听使唤了,冲向了那个人的身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