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来到大照当公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又得罪人了

来到大照当公公 南桐以东 4453 2021.07.23 12:34

  陆摇摇摇头,道:“遇安兄大才,陆某自愧不如,怎会质疑遇安兄的诗作?”

  话是这么说,但是陆摇心里却道:对呀就是看不起你写的诗,就这首歪诗也想夺得诗圣称号?你要不要脸。

  听着陆摇这么说,苏湮脸上露出了一抹失望之色。她本以为陆摇笑声是嘲笑赵林之意,没想到陆摇最终还是在吴山居的名头面前屈服了。

  “也罢,一个落魄书生怎敢得罪吴山居?”苏湮心中叹息一声。

  “既然如此,那冲之兄方才的笑声是为何意?”赵林的脸色缓和了一点,心道你一个穷酸书生懂什么诗。

  陆摇笑笑也不立刻作答,而是走到凉亭中,自顾自地倒了一杯白茶,对苏湮道:“苏小姐,在下讨杯茶喝可以吧?”

  苏湮有些愣神,只觉这个陆冲之好生有趣,面对赵林等人居然还这般大胆,调戏于她。

  不过苏大妖女自然是误会,陆摇虽然喜欢她这种妖孽级别的美女,但是也并不会用如此蹩脚的手段去搭讪。他只是觉得这茶香,想讨一杯喝喝罢了。

  赵林脸色气的通红,他对苏湮有意,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情。这个陆摇居然敢当着他的面调戏苏湮,简直胆大妄为。

  “陆兄未免太随意了一些,在座都是君子儒生,你如此无礼唐突佳人,未免太不把我等放在眼里了。”赵林憋着怒气,连陆摇的字都不叫了。

  “赵兄这是何意?陆某何时唐突佳人了,不过是口渴了讨杯茶喝而已。”陆摇觉得赵林醋意太大了,虽说不想惹事,但是他也不是个怕是的人。

  陈严都快叫他师傅了,更何况这个赵林。

  “强词夺理!”赵林见陆摇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道,“陆兄先是看不起赵某的诗作,又当着我等唐突赵某的朋友,陆兄今日若是不给个交代,这是怕是不好揭过。”

  见赵林如此生气,反观陆摇却一脸风轻云淡,苏湮倒是有些诧异了。得罪了赵林,居然满不在乎,这人莫非不知道吴山居的名头。

  “不不不。”陆摇端着茶杯,斜倚在栏杆上,道,“并非是看不起遇安兄的诗作,而是觉得你们口中的巴林诗会不过如此。”

  “什么?口出狂言!”

  陆摇的一席话像是在人群中丢了一个炮仗,一干儒生纷纷露出怒色。而后将陆摇围了起来,准备用嘴教陆摇做人,顺带问候一下陆摇的祖宗十八代。

  苏湮也是诧异,没想到这人先前看似没有什么骨气,此刻去能说出这等狂言。她饶有兴趣地看着陆摇,娇媚的脸上露出众人都难以抵挡的妩媚笑意。

  陆摇摆摆手道:“我有说错吗?连陆兄这样的诗作都能在巴林诗会上夺得魁首,那巴林诗会不是不过如此是什么?”

  “巴林诗会乃是我大照江北一年一度的大型盛会,届时许多才子都将赴会,岂容你一个山野村夫信口胡言!你这简直就是不将我大照的文人墨客放在眼里!”一个书生愤懑地说道,看他的样子就差把陆摇给吃了。

  陆摇此言要是宣扬出去无异于得罪了大照所有的文人,苏湮倒是有些佩服他。不过也只是出生牛犊不怕虎,看他的样子应该也是个读书人,到时候随便跳出来个大儒,就能断了他的前途。

  “赵兄此诗第一修饰平淡,第二毫无对仗,第三强抒胸臆。然而你们这些人却将此诗吹到了天上去,说这样的诗能够在巴林诗会上夺魁,摘取诗圣称号。要是巴林诗会果真如此,我看大照文坛也就这样。”陆摇继续拉仇恨。

  若是刚才他只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嘲讽大照的文人,那么这句话就是把菜摆到了桌子。老子就是看不起你们这些吹牛逼的文人,你们能把我怎么滴!

  “你!”

  陆摇这句话将众人怼得无话可说,因为赵林那首诗确实是这样。可是大家都是同窗好友,偶尔有人做了首诗,大家相互吹捧一下,都是心照不宣的事。但陆摇直接讲出来,这就让众人有些无底自容了。

  面对沉默的众人,陆摇耸了耸肩,再次到了一杯茶,摇头道:“百无一用是书生啊。”

  此话一出,本是有些羞愤的众人立刻又愤怒了起来。

  赵林强压怒气,走到陆摇面前,冷声道:“陆兄既然觉得赵某的诗作差强人意,想必陆兄心中自是有更好的诗作。那就不妨请陆兄写出来,让我等见识一下什么是有用的书生!”

  赵林逼陆摇作诗,苏湮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这个陆摇上来就把众人得罪了,甚至把整个大照文坛都得罪,必定也是有一定才气的。一时间她有些期待陆摇的诗作了。

  “抱歉了,在下不会作诗!”陆摇摇摇头,做什么诗?我们这个时代的人都不做诗了好吧,有文采的都跑去写网文了,哪个还去作诗。

  听到陆摇不会作诗,苏湮失望地摇摇头。她曾见过一些名不经传的读书人,为了出名甚至不惜堵到知名才子的家门口骂,最终才有了些许名气。但是那样的人可是有着货真价实的文采。

  眼前这个陆摇或许是看不惯众人的吹嘘,将所有人都骂了个遍。君子气节还是有的,但是没有真正文采的话,也难免沦为跳梁小丑。

  “哼!胸无半分诗才也敢对他人的诗作品头论足,你未免也太胆大妄为了。”以为书生冷哼一声站了出来道。

  “陆兄并无诗词上的才能,却来质疑大照所有文人心中地位盛高的巴林诗会,是不是太过狂妄了一点。”赵林听陆摇说自己不会作诗,对陆摇的嫌恶又多了一分。

  “说句实话,我真没有质疑巴林诗会的意思。”陆摇心说,你们巴林诗会算个der,“我只是觉得巴林诗会将诗圣的称号赠予魁首太过随意了。”

  “哼,你一个山野村夫懂得什么是巴林诗会吗?”一书生怒气冲冲地质问陆摇,“巴林诗会汇聚了大照江北所有的文人,代表大照一半的文化底蕴,诗会魁首摘得一个诗圣称号有何不妥?”

  陆摇喝着茶轻笑着不再说话,众人以为陆摇被他们的口才辩得无话可说,刚欲乘胜追击,却听陆摇淡淡说道:

  “因为他们不配!”

  “什么?”

  “你在说一遍?”

  “黄口小儿简直狂妄无边!”

  ……

  陆摇这句话不亚于一颗炸弹,众人听到立刻勃然色变。没想到在此能遇到如此狂徒。

  苏湮的眼中同样露出吃惊之色,随意骂骂这些在场的文人无伤大雅,但是直接骂巴林诗会的魁首不配当诗圣那就是狂的没边了。

  苏湮遥遥头,这种无理狂徒她并不想再见,转身便欲带自己的丫鬟离去,却听陆摇说道:

  “诗圣首先需要才华横溢,但更重要的是要有背负国家和民族发展的使命感,以及为国为民坚定不移的信念。巴林魁首做诗圣或许才华横溢,但是他具有我说的使命感和信念吗?

  “呵,你们这些无用文人成天只知游山玩水吹捧他人,毫无进取之心。若是你们这些人夺得诗圣称号,那真是有辱诗圣这个名号。

  “今天,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诗圣写出来的诗到底具有什么样的气概!”

  这是要作诗了吗?苏湮刚挪动的步子就停了下来,微微欠身又坐了回去。陆摇的一番话慷慨激昂,让她也想知道,诗圣到底需要作出什么样的诗。

  “大言不惭!”赵林怒挥衣袖,冷冷说道。

  陆摇也不理他,一口气饮完杯中的茶,拿起毛笔就在纸上龙飞凤舞起来。

  苏湮坐在陆摇对面,能够清楚地看见陆摇写的什么。只见陆摇第一句写道: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苏湮疑惑了,岱宗是什么地方,看样子应该是山或者是建筑,可是齐鲁又在哪里?开篇两句虽然磅礴大气,但是苏湮作为大照人,却有些不知何解。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

  当看到这两句的时候苏湮已经确定岱宗就是一座山了,这座山在一个叫齐鲁的地方。虽然不知道齐鲁在那里,但是此刻陆摇所写的诗中透露的大气磅礴已经深深的震撼住了她。

  到底是座什么样的山能够让大自然将所有的雄奇秀丽都汇聚其中,岱宗的两边犹如阴阳相隔展现出不可思议的不同之美。这山究竟有多雄伟,就连看着山腰的的云层都觉得胸怀坦荡,更是看着远方的飞鸟都要感觉眼角开裂了。

  写到此处,周围的儒生都有些哗然了,这首诗中的气概同样深深地震撼了他们。这种天地具在眼前的大气概,又怎么是赵林那句“鱼跃龙门震九霄”可以比拟的。

  陆摇继续写道: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苏湮和众人已经彻底震住了,若是之前天地都在眼前的话,最后登临绝顶,天地都将在他脚下。

  这是何等的气概,这是何等的气魄。登山的人是有怎样的屹立和决心其间又吃了多少苦才登上了这样一座绝峰。或许他就是那座山,那座傲视天地的山。

  “这不可能!”赵林脸色灰白,跌跌撞撞后退几步。他的诗在这首诗面前连个屁都不是。什么“鱼跃龙门震九霄”在这座岱宗山面前简直就是个笑话。

  众人见着此诗,都羞愧的不敢说话,大照四百年历史竟然一时间找不出能和其比肩的诗作。

  “看清楚了吗?这才是诗圣应该写的诗。你们那个什么巴林诗会要是没有和这首诗相当或者更好的诗作,就不要打出诗圣的名号了。”陆摇很满意现场此时的气氛,诗圣在他心中是崇高的,任何人都不能亵渎。

  只可惜现在没有酒,不然陆摇定要搞一斤白酒,然后再提一杯。

  良久,赵林失魂落魄地离开了凉亭,其他人只觉尴尬,也纷纷跟着离开。凉亭之中最后便只剩下陆摇、苏湮还有她的侍女了。

  “苏湮小姐还不走吗?”陆摇笑着看着苏湮,问道。

  “今日能见此诗也算是不虚此行,我倒是不着急走。”苏湮饱满的胸脯此刻还在微微起伏着,可见还没有从那首诗的意境中走出来。

  她怔怔地看着陆摇,突然觉得这个狂傲没边的男人,安静下来也有如湖水般的波澜不惊。寻常才子要是写出此等大作,怕是自己都要疯了,而陆摇却毫无在意,此刻竟然还幽幽地欣赏着玉泉湖的风景。

  苏湮在心中问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呢?相比与赵林那行相互吹捧的才子,他则是嫉恶如仇般厌恶。好像在他的身上看不出华而不实,而是能够看见会当凌绝顶的壮志。他坚持自己心中的信念,为此甚至不惜将所有大照的文人都骂了一遍。

  这样的人的一举一动都会让别人忍不住侧目吧。

  苏湮盯着陆摇的脸一寸一寸地看着,突然脸色一红,心道:哪里都好,就是丑了点。

  “苏湮小姐为何这般看我?莫非被我的英姿所折服?”陆摇见苏湮脸红忍不住打趣道。

  苏湮一怔,为何这人突然如此自恋,暗暗啐了一口,红着脸道:“陆公子休要胡言。今日你当众让赵林下不来台,还讽刺大照文人,怕是有些孟浪了。须知赵林的爷爷是吴山居的赵先生,其余几人家中父辈也是大照的大儒,得罪他们,就算陆公子才情无双,怕是以后的前途也堪忧了。”

  “哦,管他作甚。”陆摇无所谓摇摇头,心道,我又不走仕途,得罪了这些文二代就得罪了呗。我可是要抱公主大腿的人,未来他们看见我,说不定还得叫我一声爸爸呢。

  看着陆摇如此洒脱,苏湮心道,这才是真正的不为功名而折腰啊,陆公子果然是个正直的人。

  “哦对了?苏小姐知道玉龙寺的温泉在哪里吗?”陆摇这会儿才想起来,自己是来泡温泉的。

  “温泉在玉龙寺旁的玉龙山上。”苏湮回答道。

  陆摇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衣服,笑道:“今日寻了一天就想去玉龙寺泡个温泉,苏小姐闲来无事要不要一起?”

  苏湮脸色一红,道:“陆公子莫要说笑,你个人去便好。”

  “哦,那可真是遗憾啊。”陆摇暗道现在的女子还是太矜持,泡个温泉怎么了,又不是一起泡。不过同时又觉得可惜,这个苏湮妖精面容,魔鬼身材,简直就是陆摇的梦中女神。不能和女神一起泡温泉,没什么比这个更遗憾的了。

  “那苏小姐,我就告辞了。咱们下次约。”陆摇对苏湮摆摆手,转身走出了凉亭。

  “陆公子!”苏湮在背后喊住了他。

  “何事?”陆摇回头,莫非是女神回心转意要和我泡温泉?

  “陆公子方才的诗作可有提名?”苏湮的回答让陆摇失望了。

  陆摇苦着脸道:“望岳。”

  苏湮有些脸红,问道:“能否将这首诗赠予我?”

  陆摇道:“当然可以。”

  说完陆摇便离开了凉亭,向着玉龙寺行去。

  望着陆摇离开的背影,苏湮微微有些出神。

  “小姐别看了,陆公子已经走远了。”一旁的丫鬟笑着打趣道。

  “死丫头,说什么呢?讨打。”苏湮的脸红的不行,抬起头作势要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