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求一问的殊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求一问的殊归 求一问 4988 2018.06.07 16:59

  一群自以为了解真相的人在后面越说越大声,丝毫没有把孟一一放在眼里,亦萱听着这些人堂而皇之的冤枉孟一一心里难过的很,张了嘴正想解释就看见孟一一走向前,双手叉腰的说道。

  “是啊,我就是个连基础功法都学不好的笨蛋,你能拿我怎么样啊”

  孟一一挡在亦萱前面,两手交叉在胸前,抬头挺胸,一点也没有身为法术白痴的自卑,只有满满的骄傲。

  这么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是个法术白痴倒是让海蓝儿一群人怔住了,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就算我什么都不会,我还是比你厉害,毕竟我可是人间第一药仙沐胤的亲传弟子,你们说的我这么差劲也没见你们厉害到哪里去啊,你们最喜欢的海蓝儿还不是一个普通的玄天宗弟子,按着规矩,她见了我还不得乖乖地向我行礼,称呼我一声一一师姐”

  既然海蓝儿用众人的力量来打击自己,那她就用师傅的名号去压她,看谁压得过谁。

  “世人皆知,我师傅千百年来就收了我这么一个徒弟,凭着这个名号,我孟一一随便往大街上一走有的是人来巴结,你行吗,哼”

  沐胤是玄天宗前任掌教天澜真君最小的师弟,自小便在制药、炼丹方面展现出超凡的天赋,以前是放话从不收徒,自从收了孟一一之后,他更是起了天道誓言表明自己此生再不收徒的意愿,若违背此誓那就天诛地灭,魂销魄散。

  “就是,就是,你行吗,哼”

  孟一一说完,亦萱也赶紧和声。

  “你是入不了沐胤长老的眼,做不了他的亲传弟子,吃不到葡萄吃葡萄酸,眼红嫉妒我们一一”

  “你,你不过是孟一一身边的一条哈巴狗,给我闭嘴”

  怒极的海蓝儿也顾不上周围还有许多人在,直接出手向二人攻去,孟一一眼看躲闪不及只能将亦萱推到一旁,自己胸前中了海蓝儿一掌,口吐鲜血,摔倒在地。

  “一一,你没事吧”

  亦萱立刻扶起孟一一,对着海蓝儿怒道。

  “你这个人真是无赖,说不过我们就出手伤人,我待会儿就去找沐胤长老做主,他要是知道你伤了一一肯定饶不了你”

  海蓝儿刚刚是气过头了,一时冲动这才出手打伤了孟一一,现在反应过来着实有些后怕。

  月余前,气虚观的亓晖道人前来玄天宗拜访,随行还带了一只三脚羊,亓晖道人来玄天宗为的是找掌教商量,能不能将这只三脚羊置于后山,好让三脚羊能吸收玄天宗的天地清气,等七七四十九日后,内丹臻化再来取回,可没想到等亓晖道人与璘元掌教交谈回来之后,三脚羊却被人杀了,内丹也不见了,找了一圈,璘元掌教大怒,命众人在玄天宗内一寸寸的搜过去,最后发现是被济世堂的孟一一给吃了内丹。

  那亓晖道人知道后面色悲恸,也不顾什么真人形象当场在大殿上哭了出来,为了安抚亓晖道人,璘元掌教当即派人将孟一一捉上大殿,三堂会审。

  大殿上孟一一跪在正中,璘元掌教坐在首位,两边则是各位长老,璘元掌教正声问道。

  “孟一一,今日气虚观的亓晖道人前来拜访,随性还带了一只三脚羊,之后我们发现三脚羊被杀,它体内的内丹也被人取了,这事可是你干的”

  众人本以为东窗事发后,孟一一会吓得魂不附体,说话也畏畏缩缩的,怎料她面不改色的回到。

  “回禀掌教,那内丹是我吃的,可是三脚羊不是我杀的”

  还不等其他人继续说道,东尚大力拍了一下椅柄,呵斥道。

  “大胆逆徒,你既然已经承认了内丹是你吃的,为何还要否认杀灵兽的事,难不成是有人栽赃嫁祸不成,你不过是我玄天宗的一名低阶弟子,有谁要废这么大的劲去陷害你,根本就是你心术不正,知道自己修炼不行,就起了这等鸡鸣狗盗的邪念,你实在妄为玄天宗的弟子”

  东尚一向不喜欢孟一一,觉得她这样的人呆在玄天宗只能是丢了玄天宗的脸面,所以他一找到机会就会想尽办法赶孟一一出宗,正好最近沐胤不在,眼下孟一一摊上这么大的事正好是赶她离开的好机会。

  东尚起身向璘元掌教行礼说道。

  “掌教,孟一一这等教而不善的人留在玄天宗只能是丢了我们玄天宗的脸面,我觉得应该打她八十一道戒鞭再赶出玄天宗,这样才能给亓晖道人一个交代,,顺便也给其他弟子一个警示作用,让他们知道,不是有人撑腰就可以在这玄天宗胡作非为的”

  东尚最后一句话分明是指桑骂槐,暗讽沐胤教导无方。

  孟一一不明白这件事为什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所以刚刚到现在都没有怎么说话,毕竟掌教和大部分的长老都不喜欢自己,就算自己真的是无辜的,可他们也不会相信自己,但现在东尚说自己的师傅,孟一一就不能忍了,回嘴道。

  “东尚长老,这件事疑点重重,你不彻查清楚就给我定罪,不怕日后落入口舌吗”

  “哼,我东尚做事一向光明正大何惧他人非议,再说,我们在你体内发现未消化完的内丹是事实,既然是事实何来的疑点重重”

  “当然有”

  原本跪着的孟一一一下子站了起来和东尚对峙起来。

  “疑点一:整个玄天宗谁不知道我孟一一根本不适合修炼,入宗多年身上却一点法力都没有和山下的凡夫俗人毫无差别,这样的我如何能杀了灵兽,窃取内丹”

  孟一一根骨差这件事当初还是东尚亲自判断出来的,做不得假,况且她在玄天宗修炼多年确实和来时一般,毫无长进,要孟一一单独杀灵兽确实有些难。

  “疑点二:之前我一直在济世堂休息,睡到一半觉得有外人闯入本欲醒来察看可是人怎么都醒不过来,迷糊间感觉到有人塞了一颗丹药在我嘴里,我本想吐出来,怎料那丹药入嘴就化作一股清气,等我醒来再去找人已经找不到了,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东尚长老就带人闯进我济世堂,什么地方都没找,直接替我搭脉说我偷吃了灵兽的内丹,要捉我去治罪”

  孟一一向东尚所在的方向,大跨一步,继续问道。

  “灵兽被杀,内丹被盗,东尚长老派人搜查本无可厚非,但是东尚长老为何不去搜查我济世堂其他的地方,而是直接察看我是否吃了内丹,难不成东尚长老精通相术之学,知道是我吃了内丹”

  孟一一直接将疑问抛向了东尚,刚刚他字里行间说的话都指向自己是杀灵兽盗内丹的凶手,现在她祸水东引,她倒是要看看东尚怎么解释这些。

  果不其然,孟一一说完在场所有的人都将目光看向东尚,针对刚刚孟一一提出的种种疑问众人都在等东尚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东尚见众人将目标转到了自己身上,气的甩一甩衣袖,说道。

  “你们都看着我作甚,你们不会以为是我杀了灵兽故意栽赃嫁祸给她这么一个小丫头儿的吧”

  璘元掌教见氛围有些紧张,咳了一声说道。

  “事发之前东尚一直和我在一起,这件事不会是他做是,不过孟一一不会法术这件事也确实是人尽皆知,若是她一个人去杀灵兽怕也是不太可能的,这么说来这件事确实是疑点重重,应该重长计议”

  “她一个人杀不了,可也不能排除有帮凶帮着”

  东尚说完孟一一立刻反驳。

  “整个玄天宗除了我师傅和亦萱有谁是真正关心我的,如今我师傅在外出游,亦萱的本事也没好到哪去,请问东尚长老,您觉得在这玄天宗有谁会是我的帮凶”

  “我......”

  东尚语拙,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回答。

  确实,整个玄天宗大部分的弟子要么不喜欢孟一一,对其抱有敌意,要么就是当她透明看不见,不愿搭理,就一个亦萱和孟一一的关系亲密,可她自己的修为也不强,而且那孩子是个胆小的人,她做这件事的可能性不大。

  剩下几个与孟一一关系不错的人就剩下沐胤,芶芸,隐不说这三个人了。

  沐胤素来护短,孟一一幼时犯下过几个大错都被沐胤给护了过去,可他素来明摆着护短,此等偷鸡摸狗之事应与他无关况且他现在出游在外,不然也不会任着他们几个在这里会审孟一一。

  至于芶芸,虽然喜欢孟一一可她向来有分寸,甚至有几回还劝诫沐胤不要如此溺爱孟一一,免得她在玄天宗的处境更加为难。

  至于隐不说,他倒是有些猜不透这位磬缨阁长老的态度,他对孟一一的态度总有些奇怪,看上去关怀却有些戒备,隐不说与孟一一师傅沐胤的关系也很奇怪,说好吧,两人倒是经常动手,还毁了不少玄天宗的建筑,可说两人关系不好吧,隐不说却又见不得别人说沐胤的不好,之前沐胤遇见意见麻烦事还是隐不说出手摆平的,怪哉怪哉。

  可不管怎么说,这三人都是玄天宗的长老,若是他当场将这三人说出来,只怕后面不好收拾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