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求一问的殊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求一问的殊归 求一问 2799 2019.07.14 15:01

  凌羽儿将人揽在怀里,担心的问道。

  “一一,你没事吧”

  孟一一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放心吧,一时半会死不了”

  “谷峪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与他们三个人的说辞各不相同啊”

  东尚虽然不喜欢孟一一,觉得她太过恣意妄为,可她的那点本事自己也清楚,谷峪根骨不错,又是万道书院日后的继承人,怎么想这人的修为都在孟一一之上,他口口声声说孟一一打伤他抢东西,自己是万万不信的。

  “若是你敢欺骗本座,本座是断断不会轻饶你的”

  东尚厉声的警告谷峪,后者却面不改色,不卑不亢的继续说道。

  “长老,在下所言句句属实,我在遇见那个叫孟一一的女子时闻见她身上有股异香,异香入鼻只觉得身上顿感轻松,初时我并没有放在心上,但等我想运用灵力时才发现自己根本用不了灵力,这才被她二人打伤,现在想来应该是那股香味有古怪”

  东尚眯着眼睛看着孟一一,冷声道。

  “继续说”

  “我一向有在自己东西上落记号的习惯,这白丝云锦绣袋也不例外,若那绣袋真是我的,上面应该有我们万道书院的标记存在,想知龙与凤一查便知,而且孟一一那妖女在抢了我的绣袋之后还顺手掳走了我一张五百两的银票,现在应该藏在她的袖口,长老可一并搜查”

  “玄陌,你去搜查一下”

  玄陌看了看东尚又看了看孟一一,一脸为难,可最后还是领命来到孟一一身前。

  “一一师妹,可否将绣袋交给我察看,顺便让我看看你的袖口”

  “当然可以,不过这袖口就不用看了”

  孟一一直接从身上拿出了一张五百两的银票,又从凌羽儿手上接过那个绣袋走上前一并交给玄陌。

  “这......”

  玄陌拿着五百两银票不知该怎么说。

  “大师兄,我确实拿了他五百两,不过这件事根本不像他所说那样,你不用担心我,我没做过的事谁也不能冤枉我,你先将东西拿过去,我一定会证明自己的清白”

  孟一一轻声对玄陌说道。

  “我相信你,不过现在沐胤长老不在玄天宗,东尚长老又对你颇有微词你自己又脾性火爆,这件事你一定要妥善处理,不管如何,万道书院在正道里都有一定的影响力,要是一个不小心,只怕会影响师门和万道书院之间的关系”

  玄陌好心提醒道。

  “大师兄放心,我心中有数”

  玄陌点头后便拿了东西往回走,谷峪听不见两人说了些什么,不过一见往回走的玄陌手上拿着那两件东西,顿时嘴角偷笑,不论什么光是那五百两银票孟一一就别想将自己摘干净。

  玄陌恭敬的将东西捧给东尚过目,东尚接过绣袋果然在袋底发现了万道书院的标记,而那五百两银票也是万道书院名下钱庄的银票,这么看来谷峪说的话都是真的。

  “现在人证,物证聚在,孟一一你还有何话好说”

  孟一一上前一步,不卑不亢,大声说道。

  “这件事都是谷峪他在冤枉我们”

  之后孟一一将洞**发生的一切说了出来,不过却隐去了凌羽儿御物飞行和楚濂斩杀风魈门人的事。

  “要不是凌羽儿剑法略胜一筹,现在受伤的就是我们两个人,请......”

  孟一一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东尚打断。

  “一派胡言,谷峪出生名门怎么会做你口中那等下作之事,况且按你所言,谷峪从头到尾都没有碰过那绣袋,他又是怎么在上面做记号的呢”

  “这......”

  这件事是孟一一唯一想不通的一点,她不明白自己的绣袋上面怎么会有万道书院的标记。

  “你说不出来是因为你刚刚所言全部都是你瞎编的,这绣袋根本就是你从我身上抢过去的,现在水落石出真相大白,请东尚长老严惩这两个妖女”

  “你放心,本座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东尚摆手示意谷峪不用着急。

  “凌羽儿和孟一一,抢物伤人证据确凿,现废除二人修为,赶出玄天宗,终身不得再上山”

  “东尚长老此事万万不可,若等沐胤长老回来,只怕.......”

  玄陌还未说完就被东尚一个眼神瞪了回去,沐胤修为高深,他漠视宗规自己治不了,现在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惩治他的徒弟,难不成也要放过这个机会吗。

  不对,不对,一定有什么事情是自己错过的,快点,快点想起来,自己手上这个白丝云锦绣袋自从楚濂交给自己后就从未被谷峪碰过,上面不会无缘无故出现万道书院的标记,自己手上没有那之前呢,之前会不会被他碰过,可若是他之前就拿到这个绣袋,他又怎么会将绣袋丢掉,难道这绣袋真是从他手上抢来的吗。

  “楚濂,你和风魈门的人起冲突前这两个绣袋是在谁手上”

  “在风魈门的人手上,当时我看见他们打伤了别人在抢东西,一时看不过眼就和他们动起手来”

  孟一一接着问。

  “风魈门抢的人是谷峪吗”

  “不是”

  这一点楚濂很肯定,那个人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被打伤后见风魈门人多势众就吓跑了,一句话都不敢多说,委屈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面吞。

  “楚濂,你之前有修行过道法吗,关于风魈门你知道多少可以告诉我吗”

  “没有,我只是学了一些拳脚功夫,这功夫对于风魈门那些江湖匪徒或许有用但是对于玄天宗这类修真道门是没有用的,我与风魈门有些私怨但具体的我不想多说,我只能说风魈门是个喊着江湖大道却在暗地里做着下流事的江湖败类门派”

  这么说来风魈门只不过是江湖上的一般门派,他们根本不可能从谷峪手上抢到东西,可是这样.......难道,一个想法出现在孟一一的脑海。

  “楚濂将你手上的绣袋给我看”

  孟一一激动的大声喊到,可不等楚濂将东西交给她一股疾风就像孟一一冲来。

  “一一小心”

  “一一小心”

  玄陌和凌羽儿同时出声提醒可还是晚了一步,孟一一被东尚打的整个人向后飞起,摔落在地,口中鲜血吐个不停。

  “今日本座就替天行道,废了你的经脉”

  “你,呕”

  孟一一说着又吐了一口鲜血。

  孟一一玄天宗弟子的身份还没有暴露于人前,东尚想着为了维护玄天宗的威严也一定要将这侮辱门楣的孟一一快点处理掉,到时候被人知道玄天宗出了此等不忠不义之徒岂不是被其他正道同门笑掉大牙。

  “看招”

  东尚还想出招却被三个人给拦住了去路。

  面对楚濂东尚懒得理会,看着凌羽儿东尚冷声道。

  “凌羽儿这件事你跑不了,我收拾完孟一一你就是下一个,不用这么着急”

  前面二人会出来阻拦自己在东尚的意料之中,但他没有想到玄陌竟然也会出来和自己作对。

  “玄陌我知道你心肠软,可这件事影响到我玄天宗的声威,你莫不是想包庇这种妖女”

  东尚知道玄陌顾念着同门之谊便抢先开口用玄天宗威严说事,堵住了玄陌想要拿沐胤来求情的想法,毕竟现在证据确凿,要是他贸贸然说出孟一一是玄天宗堂堂药仙沐胤的徒弟,只怕事情会更难控制。

  东尚趁玄陌分神之际快速攻向孟一一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凌羽儿居然用剑拦住了自己的招式。

  “你这小妮子居然能挡住我,不错不错,可惜心术不正,不然本座倒是想将你收归座下”

  东尚赞赏凌羽儿的同时又颇具惋惜之情。

  “你虽然厉害可也不是我的对手,本座看你是可塑之才也不愿下死手,这样吧,你自行废去修为,也免得本座下手没了轻重”

  东尚本以为自己这建议会被对方欣然接受不曾想却被无情拒绝。

  “我之所以来这玄天宗就是听闻这里是正道道首,想着所有人都应该慈悲为怀,正气浩然,心系苍生,谁曾想你身为一宗长老身上戾气竟然如此之重,对一个毫无修为的弱女子也能下此重手,这玄天宗不呆也罢”

  见自己竟被一个毛头小丫头拂了面子,东尚心中虽不悦但介于自己的身份面上也不好发作。

  “哼,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东尚身为玄天宗的长老,凌羽儿自是不敢大意,对楚濂说了一句护着孟一一后便祭出宝剑和东尚打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