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屠尽天下不良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蓝心悦

屠尽天下不良人 小生土匪 4997 2017.01.24 12:32

  东海域,月心岛。

  清晨,一轮红日冉冉出现在海岸线上。

  蓝心悦推开窗,就看见天禅寺觉相杵在远处台阶上背对自己。

  她眼神微微有点不悦,看他佛袍有露水之色,想来昨晚就等在这的。随即又想到可会是昨夜有事?蓝心悦眉头皱起。

  蓝心悦合上窗。

  转身进屏风处,脱去睡袍,换了一身水蓝色的常服。

  路过爱宠小窝时,既然没见那洁白的小家伙,不知道又上哪去“鬼混”了。

  “小白?...”蓝心悦手捋发梢,环视屋内寻叫着自己的爱宠。

  接连叫了好几声,也没见那小家伙跑出来,想着这家伙不会有事,外面也有人等,就没再理会。

  .....

  觉相站在远处手转念珠,闭着的眼睁了开来,他不显急躁。方才那动静想来蓝师妹已经起床了...

  门吱呀呀被推开,蓝心悦随手关上门,朝觉相走来。

  听到背后脚步声近,觉相也不抬头,双手合十颂佛低首道:“蓝师妹,不请登访,实属无奈之举,只是事态紧急,惊扰……”

  “不必多礼,你说找我什么事吧?”蓝心悦本就不是善谈,她打断了觉相话,很简短的说了句。

  “不知蓝师妹昨夜是否察觉有人登岛了?”觉相问。

  蓝心悦想了想道:“确似有人登岛,只是每年这季都有归家渔夫路过近海,有来海岛歇息或避海难,所以我也没细纠。当然,也确曾有几个邪徒夜闯岛屿的事儿。只是,师兄以后每见一次都要在门外等我?并于我告知?”显然,蓝心悦气还没消解释道。

  觉相立马紧张道:“师妹严重了,确是木、陆两位师兄不在,小僧在岛内修行不过两年,阅历不多。遇此事拿捏不准,只好寻你找个对策,还有,我观此事决不一般.....”

  蓝心悦眉头紧锁暗道:“不一般?”。对方才之事也不再细纠道:“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是,如师妹所说,每隔几月确有修者不惧四大圣门规矩,前来困龙周岛屿。这些人,不是被我们几人所屠,就是困在了无念祖师的“无镜”幻境里自生自灭。只是这次,这两人...!”觉相道。

  蓝心悦暗自点头,这些她是知道的。尤其是本门祖师无念自创的“无镜”这门幻术。

  “无镜这幻术原名是全名叫“无尽·无象”只是师祖觉得此名太违天和,自己也未破“生死念”境界,所以改名“无镜·无象”。

  外界盛传,这门阵幻之术是在某本邪书残页中参详出来的?.

  “祖师真乃神人也,我蓝心悦神鹫宫下代嫡传宫主,修为仅次叶宫主,连我八层“心网”秘术都感应不到“无镜·无象”的所在....”.蓝心悦话听了一半,就神游天外,想着其它的事情了..

  “师妹?师妹?...”觉相一直跟在蓝心悦背后低头说事,谁知她忽然停下脚步,觉相差点撞了上去,这才连叫了蓝心悦几声。

  “哦....你接着说。”蓝心悦道。

  觉相低首皱眉道“只是这次,小僧觉得不比以前!”。

  “怎么说?”

  觉相:“前几日,木易师兄匆忙乘飞舟离开银砂岛,更早些时候,陆师兄回宗门办事未归!而这两人忽然在这空隙登岛,这时间未免太巧了吧?”

  蓝心悦一惊,皱起眉头。

  她想到另外一件事情。她曾无意间听到,这次陆白回宗门是取一件事物?好像说因为岁月侵蚀,四象合阵“朱雀镇位”出现衰败迹象,必须拿什么什么...法器修补....?这也是陆白无意间说起,她也未细听。

  觉相后面吧啦吧啦说了什么,蓝心悦没听清楚,她完全处在震惊当中。

  “不知什么时间能归来?...”

  蓝心悦又只听了半截话,没清楚觉相问什么,于是问觉相:“你刚才说什么?”

  “哦,我是说陆白师兄和你关系特别,他走之前可有交代什么?或者他什么时候能回来?”觉相再次认真说了一遍。

  “呃!”蓝心悦一脸尴尬,暗想:“什么叫和我关系特别?这叫追求好不啦?再说,你等陆白回来相商,都什么时候了?这小和尚修为不低,脑子怎么时好时坏的..?”

  于是她没好气的道:“不清楚。”

  .....

  月心岛,小山崖处。

  少年伸了一个懒腰,那堆篝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灭的,留下一堆白灰。

  地上铺的毛毯还在,只没见到老者,布置幻术也撤去了。

  估计去找吃的了吧?少年想。

  “土匪”那货正占着少年的绒毯四仰八叉的酣睡,一小截粉红舌尖耷拉着在外边,不时还嘟嘟嘟嘟的,像是梦见吃什么美味似的。

  “这家伙,名副其实的土匪,抢我肉还抢我床。”从小家伙抢少年肉时,他就取了一个非常贴切的名字给它。“土匪”

  “呵呵呵呵,也就是你那么惯它,要是我非把它踢飞不可。”老者听到少年嘀咕,呵呵接话间扔了个水果过来。

  “少年接过水果咬了一口对老者道:“上去看看?”

  ....

  一棵大树上,两人分别站两边树桠上。

  这颗树不是最高的,但却可以看清楚大半个月心岛。

  “你说外围有道宗“四象合阵”镇压,内有天禅寺法器“封天”压制邪龙,月心岛在南侧,驻“朱雀”神兽镇压,也是这次法阵薄弱出现的地方,我们怎么去找?...”少年看着山峦叠翠、遮天连片的丛林,毫无头绪,皱起眉头。

  “年轻人,要沉住气!山人自有妙计。”老者手捻长须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

  一个时辰过后...

  老者手拿个似“罗盘”东西,左瞅右看。少年紧随其后,“土匪”钻在少年怀里露出个头正酣睡,两人一兽左拐右拐的在丛林里穿梭。

  二个时辰后...

  老者额头汗如雨下,连呼吸也变得粗重。“本身就年纪不小,封闭修为在丛林行走如此久,确实...”

  “我去你大爷南陆最好的修补师,什么破玩意,气死我了。”少年正在猜测,是不是要停会休息一下,只见老者夸张的把手中“罗盘”摔在地上,连蹦带跳的用力踩。

  “叔伯,叔伯,你这是何苦呢?算了算了!”少年一把抱住老者的腰,“这么大年纪脾气还这么暴躁,这要是气出个好歹来...”少年这般想。

  ....

  少年面色如土,气得全身发抖。

  “你是说,这罗盘..罗盘到这就失灵了?...”

  老者泪流满面,不置可否。

  少年运转少许“火系”元素去感应....

  罗盘指针纹丝不动。

  “哇呀呀!”....

  “我要你有何用?要你有何用?”少年举起“罗盘”摔在地上,用力踩着泄愤,也不知罗盘是什么材料做的,既然这样用力踩踏都无大碍。

  做完这些,少年昂天看云,脸上写满了“百年大计功亏一篑,阴沟里翻船等词汇。”

  ......

  在怀里酣睡的土匪被惊醒,看着几乎要癫狂的少年,它咿呀咿呀叫了几声,见少年不理会自己,它又看了看罗盘。忽然眼睛亮了一下,接着从少年肩上跳了下来。

  土匪眨巴眼睛,很人性化的用两前爪捧起那古红色的“罗盘”。

  歪头似乎思考了一会,有模有样按了几下“金、水、木、土、火”凸出的钮。

  土匪似乎懂这个....

  少年和老者都显惊诧之色,这个顺序和他们刚才两人的输入的都不一样,而也没教“土匪”感应之前要先按这几个按钮。

  老者和少年对望一眼。

  土匪闭着眼,慢慢伸出爪子按在罗盘上。

  讲真,在小家伙做完这一切,再加上它可能“来自大阵内”那层神秘身份....。

  少年不再叹气,老者抹了眼泪。几步靠近,两人都很紧张,很紧张。

  罗盘边上那颗红色宝石...闪动了一下....也就是闪动了一下....

  两人盯着罗盘半刻,见指针还是没变化,瞬间就像打了霜的茄子....

  老者继续坐在了地上发呆...

  少年长叹一声离开,背负双手继续仰望天空。

  .....

  “咔..”罗盘忽然发出了异响。

  “咔咔...”少年挣大了眼睛...转身抢上前几步...

  “咔咔咔....”老者满脸惊讶从地上站了起来...准备看个究竟...

  “砰”...

  土匪瞬间跑出去十几丈远躲了起来...

  少年目瞪口呆看着眼前情形...

  老者全身发抖,倒退几步,看着炸的散落一地的罗盘...

  “我的六星炎罗盘!!”老者一捂心脏,哀嚎一声。

  “土匪,你个败家玩意,给我出来!”少年怒吼,惊起一群飞鸟。

  .....

  蓝心悦与觉相对望一眼,同时向东南方张望,两人都听见了那“猪吼”般的叫声。

  “嗖...”土匪一边玩命奔跑,一边咿咿呀呀的叫着。

  老者左腾右飞,一副要抓了它,把它活剐的模样。

  少年紧随其后道:“叔伯,算了算了,你这样容易被人发现的!”

  “发现就发现,总之先扒了那犊子皮再说。”老者满脸怒容。

  原本土匪还抱有侥幸心理,一听这话,跑的更快了。

  ......

  土匪在前,老者在后,再后就是少年,二人一兽,越跑越快。

  眼见就要越跑越远,土匪忽然一个急刹车....

  一条约几百丈深的瀑布挡在了前方...!!土匪一愣,摇摇头以为自己看错了!在仔细一看,确实是有瀑布挡路!!“%&*#....”它嗯嗯呀呀的发出一连串怪叫,看向虚空某处......

  “哈哈,绝路!!”,后面传来老者狂妄的笑声。..

  老者停在了离土匪约丈许的距离....

  土匪蹲坐在地上,还在嗯嗯呀呀的看着虚空.....

  少年随后到来,气喘吁吁。

  老者咯咯怪笑,“怎么?不跑了?你倒是跑呀!...”看着这小家伙蹲坐的背影,心里却是翻江倒海。“这家伙什么玩意?我修为全开也追不上它!!”

  “嘿嘿,小犊子,受死吧!!”老者怪笑几声,手中幻化“冰寒之气”,挥手向土匪使去...

  原本他只是想“冻住”土匪,不让它喘息过来再有逃跑能力!谁知小家伙会错意,以为老者要真扒它皮...

  土匪头转回过来,眼泪汪汪的看了少年一眼,“嗷”一声闭眼向瀑布下方跳去...

  “我靠!...”老者倒吸一口凉气!

  “土....土...”少年快跑几步想来阻止...

  却诡异看见土匪身影在半空消失了....

  他回头看看老者:“咦?消失了?”

  ......

  “嗡嗡嗡嗡...”老者蓄力,第七次发出道强烈“水刃”向虚空劈去...

  受到攻击的虚空中出现一层层“透明”的水纹。

  “还是如此?”少年好似看出什么苗头。

  “真是好手段!...”老者道。

  “这是幻术还是?!”少年吃惊道。

  老者震惊道:“难怪连六星炎罗盘都找不到朱雀位置,于瀑布水为“媒介”布幻术,盖住原有的火系法阵,这尼玛就算再寻“火元素法阵”一百年也找不到“朱雀镇位”呀!神鹫宫真是好手段!”

  “神鹫宫?”...

  “除了神鹫宫有这瞒天幻术,还有谁有这大手笔?”老者道。

  少年想了想,皱眉道:“莫不是神鹫宫祖师无念布的“无镜”?...”

  “是不是还待进去才知!但你说的“无镜”,这幻术岂是这般简单?确切的说,这术法全名叫“无镜·无象”,无镜是阵法,无象是幻术。这阵高明之处就是用幻术掩盖阵法。...”老者道。

  “你以前不知道?”少年问。

  “咳咳...”老者做作咳嗽两声道:“以前和某位阵法大师论过天下各类阵法,当时说过类似的阵法名为“象,无象”,我以为他夸大其词...停了小会,他接着说:天泓年间盛传当代宫主(掌门)传承了一门阵幻两全的术法,原来是真的!”

  “无镜·无象?阵法?幻术?两全?两者有区别?”少年看着老者。

  “阵法和幻术区别大了!懂幻术之人不少,但多是些迷惑人的小把戏,成大器者少。而懂阵法之人却极少,但阵法有成者,都是些大师级别人物,假如把这两者结合,更可镇慑一方存在。只是精通阵法和幻术两者之人,百年难遇。”老者道。

  少年:“祖上说过,任何阵法都有破绽?既然她布的是阵,且破了又何妨?”少年心志,多少还有些倔强。

  老者沉吟片刻道:“任何阵法、幻术无非两种!一是通过自己修为发动!这种幻术弊端就是发动修为之人元气做决定!修为越高幻术持续时间越长,被发现几率越小。而第二种就是通过法器驱动,弊端就是启动时间长,而一旦酝酿成势,法阵几乎可以维持几百年....祖上是个奇人,自然有魄力说这话!”

  “这阵?你的意思是第二种?”少年眉头紧锁。

  “不是,这阵法是第三种!”老者道。

  少年惊讶的道:“传说中的第三种?”

  老者叹气道:“对,传说中那种,借用星辰、残魂之力,暗合天地伟力。你说难不难?好不好破?!”

  “我原本以为道宗布的“四象合阵”不过是个雏形,花架子而已....哎!也就怪不得蓝心悦等人明明发现有人登岛,却不细查.”少年很沮丧的说道。

  老者看他一眼,接着道:“不过我们还有一线希望,幻术无非就是布置两重“世界”。这无念布的这阵法。无镜是内,法阵内世界。无象是外、是幻,主迷惑的作用。我们只有无意中打破了“象”,也就是这一线希望,进去破了里面的东西,就好说了。..”老者说完掐手念决,挥出一道金光之气击在漂浮在虚空上。不一会,虚空就出现一盘形物体,中间一火焰飞鸟展翅图腾。

  “这才是朱雀镇位的原状?”

  “在本就是火系法阵处布一道水系幻术,不说这相生相克之理,就这借瀑布为媒介布水阵,无几人能比。”老者没回答少年的话,又感慨了几句。

  “我不明白一件事情!”少年道。

  “何事?”

  “这天治九域只承认有法阵大师,而幻术天煌年间都被列入“邪术”!被正道之人所唾弃!无念师太是一宫之主,却幻术还不低,这是为何?”

  老者本想回答,忽的他眉头一皱,迟疑片刻,他转身从怀里掏出几个物件向空中一抛,五样物价在虚空相辅相成连成线,老者掐指念决。

  “嗡!”空间微微一阵,五个物件飞向五个位置后,闪动两下就此消失。显然,老者布下一道幻术。

  “成了,我们先进去再说!”老者说完带走少年跃进了“无镜无象”法阵里面。

  (未完继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