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屠尽天下不良人

屠尽天下不良人

小生土匪

  • 玄幻

    类型
  • 2016.12.30上架
  • 9.85

    连载(字)

694位书友共同开启《屠尽天下不良人》的玄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黄沙埋尽尸寒骨

屠尽天下不良人 小生土匪 6457 2016.12.31 00:46

  紫金兰星系.

  公元2367年,2月1日,晴。

  人类离开地球已2300余年。

  东部战区会议室。

  “M国6艘“空天战舰”于1月28日午夜03:12分秘密到达“矮子国“空域。母舰携有“激光核弹300余枚,200余架FF-32,各种类型战机500余架。海上母舰6艘,百吨位海上战舰护卫舰38艘,核潜艇29艘于凌晨03:32分到达矮子国海域。“

  “另外矮子国早日在东坂市部署了“萨芒第56代防空激光炮塔约千余座,其雷达探测覆盖我多省海城,意图可谓是路人皆知。“一文秘模样美女推推眼镜合上文件补充道。

  会议室所有人都紧张看着军区司令,等着他表态。

  “哼!这群贼人,亡我族心不死。“正坐会议上方一中年将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冷静了片刻他接着说:“主席大人可知道这事?...“

  手下一副将立即回答:“情报部于当日凌晨4时已上报主席团。“

  “可有相关指令部署?”将领问。

  “暂时未接到相关命令”。美女文秘回答。

  “嗯,现在局势动荡,沙国立场不明,虽有御敌之器,却也要做好万全准备。你立即通知各部门,做好迎战事宜,不可到时乱了阵脚。“

  “快速反应部队已经做到部署,只等待主席团指令。”一年轻少将回答到。

  “嗯!!”过了片刻。

  “李上将,你联系情报部,我要第一手情报....“

  “程副将,你去玄武机甲战团,全军区开启一级备战....“

  “王少将,联系空天赤龙军密切巡视,留意矮子国M国军情最新动态。“

  “赵中将,马上联系沙国国防部长,我要....“军区司令发出一道道指令。

  属下连连应“是“。

  “哼!要想动我华夏,过了我这再说!“中年将领气势磅礴,不怒自威。

  ......

  “滴滴”

  几声清脆声音响起,房门慢慢推开。

  一个与真人无二的机器人出现门口。

  “主人,少爷来电是否接听?“

  “中年将领微一愣!这个时间?可是有了紧急事宜?他眉头紧锁,联想到早晨看了有关“金蓝星系”没有生命迹象的新闻,莫非?....。“想到这,他对下属说:“你们先去部署,有情况立即汇报”

  待无人后,他点起烟斗吸了口。

  机器人在手臂上操作了几下。

  视频成功连接,会议室上方浮空出现一巨形蓝屏,屏幕里一个16岁模样的少年人。

  “父亲!!“少年人叫了一声。

  “嗯!“中年将领看着视频答。

  沉默三秒

  “你哪里可好?“两人几乎同时问询。

  再次沉默三秒。

  少年人等中年人问。

  中年人等少年人问。

  “我还好“又是同时答。

  中年人微笑摇摇头,对于这个8岁读完清华、10岁双料博士、12岁学习航天并顺利毕业、15岁担任“炎帝号天舰舰长,智商210,记忆超强,千年超级天才及各类光环的小儿子甚是无奈。

  其它都好,唯有就是对这人情世故,社际交流匮乏了些。“

  中年人似乎习以为然。

  他淡淡开口“你大哥和母亲怎么样?“!!岔开话题。

  “哥哥分配在了“轩辕号天舰“上,现在正飞临“木奎星系“离我有19光年距离。

  “母亲大人...“少年沉吟片刻:“她很好,生命体征正常,30年内不会有问题”

  中年人吸口烟,悠悠的说:“你不必太执着,你母亲痴迷“长生”,药是她研制的,路也是她选择的。我们必须尊重她,这路,我迟早也要走。“中年人面露坚毅说。

  “嗯,我知道”少年答。

  沉默片刻,他吸口烟问:

  “你这次来电可为何事?“中年人不愿在上件事上纠结。

  “事情是这样,炎帝天舰从“天宫港”出发后。我们先前到达了预定目标地“金蓝星系”。再经历百天之久科考后得出结论,金蓝星早已没有生命迹象,整个星系都是黄沙厚土,暴风地陷等恶劣天气,昼夜温差较大,空气质量极差。开采到千米也未见水源迹象,百年内不适于任何生物生存。上周“天宫港”发出指令,放弃此次没有意义的科考。”少年答。

  “嗯,今天我看过新闻。”中年人答到。

  “新闻还说,你们在回途过程中发现一颗小型行星碎片?”中年人补充。

  沉默片刻

  少年说:“确切的说不是星系。是我在回途过程中发现了些陨星碎片。很是奇怪,我们这种碎片与地球“红宝石”质地几乎相同,在散落数里万片晶石中,唯一有块晶体内刻有晦涩的文字。”

  说完少年人拿出一块手掌大的晶体放在电脑上,屏幕上方立即放大数倍,显示其相关已知信息。

  “除了知道它质地于红宝石相近、历经万年外,还有就是些晦涩难懂的古文字,而后是一条条乱码数据。连华夏顶尖电脑都无法识别其物质”。少年人补充。

  看了好一会,中年人感慨到:“这些看着像殷墟文字,可这种文字只在华夏土地发掘过。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在外太空也流传过这种文字。”

  “给我一些相关数据,我传给你爷爷,他专业知识应该知道比我们多。”中年人答到。

  “已经传到爷爷的科技园了,他说极有可能是星系核心碎片。要暂时让我保管这块晶石。”少年人答。

  “空间之中怎么会忽然出现这类晶石?有星系相撞产生的?”中年人问。

  “这个还未得到证实,不过可能性也极大。我们在晶石5光年地方发现国际航天未确认身份的黑洞!!在已知黑洞中,他不算大。而关键是上次我们路过这航道却未发现有此黑洞的存在。既有可能是最近某些星系相撞产生的,而晶石也极可能溅射星系核心碎片,多数碎片怕是被黑洞所吞噬了。“少年人回答。

  “嗯!!.??星球相撞后会出现多种可能,但产生黑洞之说却是真正属小概率事件..“中年人沉默片刻没有问,这可能涉及到机密了。

  “不会只是向我汇报吧?”中年人想到。知子莫若父,他是在等儿子另一句话。

  果真,片刻后…

  “我接到“天宫港”最新任务,在国际飞舰未到达前,探知新产生的黑洞,寻找有价值的科考线索。

  “只是探知任务,没什么危险。“少年人看着父亲,立马补充。

  作为高位者,他又何尝不明白,很多事情做不得主的。上在其位谋其政,或者美其名曰的说:“为了整个人类发展,为了资源,有些险还是值得的。他又何尝不知道儿子最后那句话意思?只是那有父亲愿意去让儿子....

  “新产生黑洞,价值自然有,但也是极其不稳定的。”

  他转身,用力吸了口烟,留给儿子一个背影。

  “你去吧,万事小心。”

  “嗯,谢谢老爸!!”看着那个背影,少年人似有泪光,多少年了没回去了,父亲才63岁,已然有了白发了。

  “那老爸?我....”

  “嗯,你忙吧。任务完成来看看我和你爷爷。”中年人继续吸着烟。

  “好!!!....”视频挂断。

  中年人转身,看着虚空,哪里现在却什么都没有。

  他喃喃的说:

  “我们不惧怕战争..”

  “我们只是想回到地球”。

  ..................................

  异世·天治大陆

  天治共分九域。

  沧澜、南越、雪域、月胧、沙陀洲、狄戎、涿洲万妖谷、蜀地鬼王城及麓洲。

  每个洲域自有王君或门派势力掌控!!而唯有这麓洲是特殊存在,没人任何势力家族愿意管控这多事之地,或者说没有任何门派、王君敢占为己有。

  麓洲,位于九域东南沿海。地域六万八千七百里。

  其占地面最大的便是万里郁葱,怪石嶙峋的远古丛林。

  观其地理,犹如一条腾飞巨龙,由北至南连绵起伏数万里,横亘在各洲与麓洲接壤处。

  ......

  于丛林“百剑湖”为中心,又分南北、西境。

  北境多妖兽,南西两境多灵材异果。每日都有万众修者在这荆刺之地猎兽寻果。只是少有人敢去丛林的湖心岛屿周遭寻宝。

  这百剑湖也不知是在那年开始,人们盛传湖心有宝物,每年岛上都会发出数次“异光”。于是修者们前赴后继....但.....却有无数登岛寻宝修者莫名其妙把命扔那了。有的人飞着飞着被几把飞剑绞成数块。有乘船离岛湖还有百十丈远,就被一股力量震的粉碎。以至于让很多后世之辈虽怀觊觎之心,却望而生畏。

  ......

  由湖再往北境千里,越过狂沙戈壁的“埋骨荒野”,就是毗邻沙陀洲。

  九洲三大古籍均有记载,四大神迹的“远古神址”就在古树乱石与“埋骨荒野”间。

  ......

  “远古神址”自然是神的遗址。

  古籍《通天法典》本有记载,后被某大势力强行抹了去。现今只有少数门派“老妖怪”知晓一二。

  天煌末年,仙界四域因某种缘故,爆发了亘古未有的“仙尊大战”!!...

  南儋部洲、北俱芦洲及众妖神对西贺牛州、东胜神州发动了战争。

  亿万公顷九洲界,乌云雷雨遮天蔽日。

  大战第六天,无数陨石、烈火、星辰落入九洲各域。引起不少混乱。

  大战第九天,一座神邸划破天际,带着巨大轰鸣撞在麓洲上。

  那一声巨响直接导致麓洲丛林为中心,百湖沸腾,赤地千里,万里无生迹。九洲修为在“寂灭”境及以下修者被一股神秘之力震死七成。

  那些在闭关处于突破境的,更是爆体无数。而最近的麓州所创最重。

  事件几十年后,才有当时的几个大修者战战兢兢前去丛林查看过情况。

  这就是麓洲的“远古神址”凶名的由来。

  便是众仙陨落之地之一。

  .....

  而埋骨荒野的形成就简单的多....

  古籍《天泓野史》记载

  天泓年间,九洲地动,“埋骨荒野“以南一股紫气异光冲天而起。

  九洲修者皆惊,怕是又有仙宝问世,纷纷纵身赶赴麓洲。

  短短三日内,麓洲城内就集聚了千万众修者,武徒。

  老百姓自是不明缘由,只晓得昨夜一股光柱与天相连,把黑夜照的犹如白昼,丛林百兽齐啸声响彻到天亮。

  这会城里忽又涌进万人众,估计是来抓“动物”煲汤的吧?

  而对于那些九洲修为低的人来说,他们与老百姓无异。只知昨夜丛林异光冲天,必有重宝出现。

  只是这重宝是一把剑还是一根“上吊绳”,他们是说不出个一二的。他们是来凑热闹的,没这么本事去冒险的。

  ......

  紫色异光百年后,九洲域内忽的群雄并起,出现一大批“大修者”和门派。

  除四大千年“圣地”外的“道宗”、“天禅寺”、“神鹫宫”、“玄门”九洲域又出现诸多底蕴实力皆强的门派。

  如“连山十八堡”,“雪山一脉”,“紫云阁”,“七煞盟”,“巫道沙门”,“蜀山剑派”,“川地天府”,“潇湘楼”等几十家门派。

  后来修者界才传出,只所以忽然这么多犀利的门派成势,这与天泓年末“紫色异光”有关联。他们多数人不是得了灵宝就是获得了上古传承。

  于是,那群参与过中途返去的修者,现知晓真相,一个个躲在被窝嚎啕大哭。

  至此,修写《通天法典》“大修者”才把麓洲丛林存有“远古遗址”事迹记录在册。。“大修”飞升后,古籍留在了道宗“灵霄塔”内。

  ......

  世人只知灵宝传承频繁出现,九域人人求仙修道空前未有。

  天泓年,仿佛是一个大时代的降临,人手一本“如何更好的修炼”,“凡人修仙必备宝典”,“关于双修的各种姿势”,“神迹重现时间论”,“废材成仙录”,“麓洲近代宝地全记”。九洲域内,人人皆修。

  要成大修,历练必不可少。

  众多新立门派,尤为是那些得了传承门派,首选弟子“历练”之地也都定在了麓洲丛林。

  ......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灵宝的地方就有争执。

  弱肉强食,在那个洲域都存在,那个时期都会有。

  杀人越货者有之,一言不合出手伤人也不少。为争优先搜索某山涧起冲突比比皆是。

  甚至有两门派恶斗数日,死伤近千,只为争谁是“名门榜”谁九十八谁九十九的排名位置。

  每日消息,都有千份从丛林各处传出。

  “某小门派被灭,某散修被谁废了,某女修者被一众邪修”.....

  久而久之,麓洲丛林宝地演变了“公开约斗”杀人无来由之地。以至于某大修给标了十二个很贴切的字。

  “凡入林者,恩怨休提,生死有命“

  这就是“埋骨荒野”由来。也是百年来九洲“寻宝”求仙缘的百万人尸骨堆成的,称之为九洲修者的墓场也不为过。而这一墓场横跨几千年,狂沙扫过,常有尸骨暴露在外。

  有道是:“黄沙埋尽尸寒骨,难掩世人心中凉”。

  ......

  再说西北方,其与“月胧国“接界,地理百里多水泽,瘴气毒虫不计其数。千里无人迹,多异族。有“蛮神”之称的“蛮族”便是定居这水泽之中。据说早年“毒王谷”毒神吴老邪便是在此修得“神魂”后期境。

  西南千里与涿洲相连,穷山恶水,大河高山滋生出一大批匪兵、散仙、邪修。位于中间有一湖名曰“镜月湖”,有大妖。

  而东隔千里海峡外,就是令无数麓洲渔民闻风丧胆,九域修者咬牙切齿的大凶地“困龙岛“。

  民间传闻,那一战足足打了二十二天。

  战后有人统计:死亡百姓六余万人,武者二十万余人,修者百万余人。

  水域浮尸千里,尸臭三年不散。这也直接导致人们遗忘原有的名字,而称它为大凶地,“东海困龙岛“。

  .......

  日月如梭,光阴荏苒。

  天治九洲历367年。

  对于麓洲现今普通百姓来说,这也只是醉酒无事之人在“风月楼“糊钱花、骗酒喝杜撰出的传说故事。

  什么“十日骤雨,紫色雷龙,千里冰封,火凤鸟,天崩地动,踩着剑飞的人,比山还高的妖魔,藏在海底的大蛇,“天泓年号”之所以修改等云云...“这些半真不假事情,还不如说书人讲:《三戏李寡妇》事儿来的有趣。

  而对九域修者来说,百年如弹指一挥。门派中参与过“困龙之战“的,没有人愿意提及,更不愿透露岛上的任何事情。

  只是常能见那些人“眼神呆滞,神情恍惚,恐慌,时笑时啼“。门派长辈看到这都是长叹吁吁。

  时间长了,这群人被孤立。多数人命运,不是郁郁而终、就是成了“修炼狂人“。曾经某门派弟子日夜不停修炼,最后筋脉崩裂“自爆“而亡。

  ......

  直到这一日,那群死守困龙岛秘密修者,再一次轰动天治九洲。

  十月九日傍晚“金口张“正匆匆忙忙走在回家的路上。常在酒楼听书几位食客,邀请他喝上几杯。

  酒楼规矩自然是不允的,却也耐不住食客纠缠。想着喝上几杯敷衍了事,却不想这“醉仙酒”把这凡人喝的是晕晕沉沉。

  直到黄昏,他从“迎宾楼”走了出来。

  “这酒,还真是!!...”

  想着今儿媳妇说要做拿手菜红烧鱼,怕妻等待急了,他便加快了步子。

  转个弯,再走上一段石阶小巷就到家了。心儿想事,路途也熟识,在低头猛冲间忽的与对面来人撞了个满怀。

  “哎哟喂,瞧我这,蹬、蹬、蹬“。他肥胖身子倒退三步,这一撞了瓷实。…

  “这位兄台,小生鲁莽,有眼无珠的.”良好的修养让“金口张“一拱手哈腰先赔不是。

  那人也不言语,等了片刻他抬头“咦“了一声。

  原本以为对方一定是个八丈大汉才能令自己倒退三步,不想是个粉雕玉琢相貌清秀的锦衣男子。确切的讲是个十五六岁的孩童,他斜背一牛皮纸包着的事物,看形状像是一把长剑。

  金口张见这人像江湖人,自是招惹不起。于是他语气更谦卑道:“这位小兄弟,再下鲁莽撞了你。你身上可有不适应?”

  “......”

  金口张等了片刻,那人还是没言语。

  他皱眉想到:“这人估计是遇了难,想要点钱财才故意在此劫住自己。”于是金口张更加和气的道:“这样,离着不远便是李大夫家,我带你去看看,相关医石我付,可好?”

  那少年还是不言语。

  金口张再一愣暗想不会是哑巴吧?“在下张生,得众人赏识赐名“金口张”。是不远处迎宾楼说书先生,若你明儿有什么不适可去那寻我。”

  想着妻子可能等待急了,好说歹说这少年也不理会自己,金口张也不再等少年表态,走了几步欲从少年边上绕过去。

  就在...刚要与少年错身过去...

  一道剑光忽的闪动横抵在了金口张的咽喉处。

  “我不喜欢听废话,你要死要活?”少年终于开口

  “小生....”金口张刚开口,剑刃递重几分在其脖颈上带出一道浅的血线。

  “要活,要活,要活。”

  .......

  鱼是新鲜的活鱼,配料也用的极其讲究,味道也美。

  只是金口张拿起筷子吃了一口,准备再夹又放了下去。

  “夫君,你,你这是怎么了?”妻子是典型南方姑娘,见自家男人这般出神,她有些担忧。

  “夫君?”见他未应声,妻子捧着肚子向金口张靠了过来。

  金口张还沉疑在方才巷口的遭遇。

  “......??”

  “夫君?”妻子再次叫了一声。

  “嗯?”而这时金口张才留意眼前的妻子。

  “你这是?...”妻子一脸担忧。

  “没事,你坐下先,别伤了胎气”金口张立即站起扶着爱妻让其坐下。

  “是不是茶楼遇了事儿?...不然就别去做了?...”妻子淡淡开口。

  金口张握住爱妻的手安慰道:“你别多想,对胎儿不好。我只是给你抓几幅好的安胎药,再就是来年要不要去趟狄戎把麟儿接来。”

  妻子叹气一声:“安胎药,随便就好啦。只是麟儿快八岁了,和我们相处时间太短,我们在这也算立足稳了。来年你去狄戎把他麟儿接来吧,家里碎银我多计算计算就是。总不能苦了孩子。”

  “茶楼虽然达官贵人较多,但他们向来小气的很,家里碎银也不多,这钱也难挣。”妻子何尝不明白?他躺在金口张怀里,不愿说破。

  “这事你放心,方才有一人给了我一锭金子,安置麟儿和抓几幅好的安胎药是足够的”金口张深情看着爱妻。

  “一?一锭金子?夫君,你不..不会?...”妻子面色紧张。

  “不是的,你还不信我?我有你和孩子呢!!你放心好了”...金口张说道。

  “嗯....”虽然迷惑,不过她知道自己枕边这人,也是信他的。

  安抚妻子睡下,金口张推开门轻轻带上。他望着黑夜低吟了一句:“你能百年无恙,我又何惧生死?”说完他朝着黑夜走去。

  (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