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屠尽天下不良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困龙岛

屠尽天下不良人 小生土匪 4853 2017.01.22 18:40

  海上明月。

  一艘乌篷渔船行驶在困龙岛近海域。

  撑船的人姓刘,是个四十来岁汉子,常年在海上风吹日晒,他的皮肤看起来比同龄人苍老的多。久而久之,叫他名儿渐少,多叫他刘老汉。

  他是在几天前被老婆一脚踹下床,迫使他接了这单生意。

  “要不是死婆娘允我多带两坛酒,说什么也不接这生意。”刘老汉暗想着,猛的灌了一口酒,又用夹子把牛肉换了一个面继续煎。

  “滋滋滋...”浓郁牛肉香味充斥着不算大的船舱。

  他打眼再次看了下这两位“贵客”。

  一个老者和一少年人。老者约七八十左右,身板笔直,须发皆白,目光如炬,身穿青色麻衣。

  少年十五六岁的样子,身材有点干瘦,五官精致,一身纯白锦袍,斜背一牛皮纸包着的物件,看这形状是把长剑。

  说来也怪,这两人深夜上船后几乎没和刘老汉交际。

  除上次老者问他要了一坛酒和几天前在船舱吃过一顿饭外,几乎就没说过话。

  ......

  “幸好自己不是话多的人,不然这些天非得憋死。

  这两人也真有趣,老的靠在船舱酣睡,少的盘坐船头不动,几天不吃喝也没事。听人说,这叫修炼什么的?这玩意敢情好,省这笔钱买酒买肉?去万花楼找姑娘??嘿嘿嘿...”刘老汉暗自琢磨,最后想到找姑娘,他迷着眼笑的很贱。

  挣开眼时他吓了一跳!

  老者正好奇打量他。

  少年站在船头一脸惊讶。

  “你还有酒?”老的问。

  刘老汉不明所以,但还是点点头。

  “带花椒、麻椒没有?少年问。

  “带,带了”。刘老汉有种不好的预感。

  .....

  半柱香后,刘老汉正卖力的划船。

  老者拿起他的酒坛,大喝一口。

  少年已经吃完一块牛肉,正夹另一块肉放上铁板。

  刘老汉看的“热泪盈眶”!原因无它,这些本来是他的。

  只是方才那一会,老者一脸严肃地问:“我们还有几天你能到困龙岛?”。

  他如实回答:“离最近苍茫岛屿,明日午时可到达。”

  “哼,这么慢速度?你是怎么回事?”老者微怒,一副要出手打人的样子。

  “慢?”刘老汉正想说我比其他人都....

  见老者怒目而视,他立马站起朝船尾快速跑去...

  老者:“嗯?...”

  刘老汉转回身定住,看着老者发呆。老者瞥酒坛一眼,他忽似有明悟,立刻放下抱着的酒坛前去划船。

  “明摆着欺负人嘛!...想喝酒吃肉你们说嘛,没说不给你们...用的着吗?嫌慢你可以飞呀,你飞呀!!都说修者不可干预俗事,这尼玛抢人酒肉算不算?被雷劈死你们。”刘老汉内心在咆哮。

  ......

  船舱里,少年看了眼划船的老汉嘴唇轻动道:“叔伯,我们这样是不是有点过了?”

  老者撇他一眼说:“你懂啥?看他那壮躯,这点酒肉够我们仨吃?”

  少年把牛肉块翻了个,边撒孜然边点头“对对对。”

  不经意,少年看了一眼快要见底酒坛道:“叔伯,多吃点肉,少喝酒。”

  “牛肉爆炒好吃,这不好不好。”老者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接着他灌了口酒道:“还是这玩意好,一醉解千愁。”嘿嘿....他笑的比刘老汉还贱。

  见骗不来酒喝,少年大失所望。

  他切小块牛肉嚼了片刻说:“他说的苍茫岛屿,是在大阵外围吧?”

  老者:“嗯,是在外围,离困龙岛正好百里。我们可以在那里登入,做准备事宜。”说到正事,老者完全没有嬉笑玩闹样,一脸认真。

  少年想了会道:“银砂岛,月心岛,苍茫岛,困龙岛。”这几个岛屿现在都是那些人驻守?

  “玄门公子木易在银砂岛,月心岛是神鹫宫蓝心悦。天禅寺觉相住困龙岛,道宗陆白在苍茫岛。其中陆白早些天回道宗办事未归,木易前几日乘飞舟离开了银砂岛。”这消息本十分隐秘,老者却娓娓道来。

  “所以我们这次对手只有两人?”少年问。

  “这两个人却是岛上最强的。”老者道。

  这蓝心悦使的“兵器谱排名第九的“月牙祭”,十岁破金丹境界成为修者,十五岁元婴巅峰,十九岁神魂境界,无论是“风雪漫天”还是说“秋水一剑”都是接近大成。小小年纪,确实有过人之处。”。

  “天禅寺觉相也不简单,据说是大佛菩萨传世,八岁破寂灭成修僧,十二岁“慈悲手”大成,十四岁“佛鼎尊”大成,十六岁“金刚法像”大成,十七岁得方丈所赐“降魔杵”,其修为更是如虎添翼。”老者补充道。

  少年听的发愣,也不知道他在想甚。

  沉默良久,老者接着说:“巫姆歌预测虽无可挑剔,时间拿捏也非常恰当,但这是非之地,不遇见此二人最好。”老者望着船舱外的黑暗说道。

  少年站起正欲说话...

  “唳”一声轻脆而急促的声音在船上方响起。

  “呃?这夜空中还有能飞行的鸟?”刘老汉很是好奇,停止划船抬头寻声。

  老者扔下酒坛,起身快步来到船尾,从袖中拿出寸许物件,长吹一声。那声音虽没拿鸟儿尖锐,却也极其相似。

  少年站在船头,见是只赤红如火的鹰在翱翔。他小声嘀咕了句:“烈焰”?

  “烈焰”是鹰的名字,它正逐渐放慢速度,飞向了老者手臂。

  ......

  刘老汉惊呆了,他从来没有见过全身连眼睛都是“赤红”色的鹰,而且还那么大,足足能炖两大盆了,够两人吃三天了!!

  似乎感应到了刘老汉的想法,老鹰恶恨恨的对他鸣叫了一声。

  刘老汉全身一颤,急忙移开视线作用力划船状。

  ....

  老者轻抚鹰的脖颈儿,从衣袖拿出两颗药丹给鹰吞下,那鹰很享受的咽下,红眼也慢慢变成了恢复了正常颜色。

  歇息片刻后,老者一扬手,鹰长鸣一声逐渐向南飞去。

  是“烈焰?”

  老者:“是。”

  “什么急事?”

  老者:“不是什么好事。”

  “赤烈鹰是我派大巫早年所训,而那只“烈焰”其更是能唤醒“金乌”血脉,能成妖修,珍贵的很。我看它方才全身颤抖,怕是最少不停歇飞了两昼夜吧?”少年认真问道。

  老者把牛肉翻了个面,“你猜对了。”

  少年:“你就说吧,还有什么能刺激到我的?”他猛的灌了口酒说道。

  老者看了少年一眼道:“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

  少年:“这玩意好,能解愁。”

  老者叹气到:“麓洲城出事了!我们计划怕有变了。”

  “哦.?..是萧逸叔叔失败了..还是..?”

  “不是,你萧叔他那步骤也没问题,就是出了点意外。他遇见几个熟人!”老者答到。

  少年:“谁?”

  “陆白,胡来,和一个瞎子。”

  “你说的意外,是那个瞎子吧?”少年脸微变道。

  老者:“没错,陆白在我们算计之内,他提前回麓洲算不得意外,只是那瞎子...”

  “如果只是遇见陆白,那么你萧叔大可不必暴露自己,你宗政叔出手就够了。而后面还有一个胡来,于是你萧叔支开众人,亲自动手,他本意是快速诛杀这两人。谁知后面来了个瞎子,差点把你萧叔叔给诛杀了。”

  “咳咳...”少年脸色发白,捂着胸口,剧烈咳嗽了几声。

  .....

  老者面色大变,几步抢前“离儿..”!!

  少年止住正欲上前的老者:“没事,习惯了。”

  他缓了会接着说:“我曾经听萧叔叔说过,若天治还有人能杀了他,那么就剩:“打铁张,背棺人,拐子柳,瞎子徐,莫邪龙了”。

  打铁张是个熏黑高大的铁匠!背棺人是三个人,他们背的却不是棺材。拐子柳其实也没瘸,瞎子徐真的是瞎子,莫龙天确实邪的很。

  这上面当然是“尊号”,在这九洲之内明面上顶级位面的那几人。

  老者:“其他人且不说,你萧叔最怕就是遇见这瞎子。”

  “四大圣教现任门主、掌门你萧叔都不放在眼里,可见这瞎子...”

  少年眉头紧锁道:“瞎子徐来历隐晦,其道行,师出何处知晓之人也无几。不知他此次麓洲之行,所谓何事?叔伯,听你刚才所说,萧叔叔并未出事,那你说的计划有变又是?”

  “金口张死了。”

  少年:“谁下的手?”

  老者叹气道:“七煞盟。”

  “七煞盟??几个人?”少年问。

  “你可记得前年“老陈酒坊”收了一个侏儒做徒弟?!”。

  少年:“记得。”

  “包子铺老板去年初买了一个肥女人作儿媳妇?”

  少年:“是的,她还很喜欢抹劣质的花粉。”

  “几个月前,麓洲城来一个酒鬼和两个乞丐?”

  少年:“对,酒鬼好像姓孙,两个小乞丐,一胖一瘦。”他脸色慢慢变得苍白。

  “记性还不错!”老者道。

  少年:“难道你说的...?”

  老者不理会,接受说:“包子铺李老板儿子并非天生痴傻,你知道吧?”

  “他是?...”

  老者:“他是整个计划的实施者。”

  .....

  少年沉默片刻道:“真是好手段,隐藏这么多...?他猛的顿住,忽有明悟,隐藏这么多年?不对,不对,他们怎么会为了一个说书人暴露自己?他们真正要杀的....”

  “哎,这也是我迷惑的地方!莫不是我们自以为天衣无缝,其实一直在人家眼皮子底下?停顿会,他接着说:这也是我说计划有变的原因...”。

  “也有另一种可能!”少年沉默半响说道。

  “什么可能?”

  少年:“有可能,他们要杀的是风月楼主齐恬。”

  “为什么?”

  少年:“如果说七煞盟发现我们的存在,按他们风格这事一定天下皆知了!而值得让七煞盟出手的人物,麓洲城没几个。”

  老者沉吟道:“想要杀我们的人很多,能杀我们的人却不多。杀齐恬之说就牵强了点。!”

  “还有,如果巫伯伯(巫姆歌)避隐之术失效,那么在前年那次“合魂”术中,我的身份也就暴露了,而不是现在。”少年接着说。

  老者眉头渐渐舒展开道:“无论是那种可能,这百年大计,总不能功亏一篑。而麓洲城的事马上就要暴露,追查到你萧叔叔后,当年洛家之事也会浮出水面。避隐之术的意义也不大了,到时我们的路,也会越来越...”

  “这些事,巫伯伯自会去做,路不好走,不见得就是坏事。”少年道。

  老者看了少年一眼哀伤道:“比起现在,我更担心你巫伯伯,瞎子能放过你萧叔叔,绝不会放过那几个大巫。”

  “瞎子销声匿迹数十年,怎么...?他是被那股势力牵扯出的?”少年道。

  “还不清楚,瞎子先是救了陆白,赫退你萧叔叔,刺瞎了那几个杀手的眼睛,把李官打成了傻子,抽了“烈焰”一竹棍。”老者回答。

  少年一头冷汗,“烈焰在百丈高空监视,瞎子既然还能...”

  老者:“只希望瞎子不是过早发现我们的事情。...”

  少年知道他顾及什么,于是说:“九洲内,能控制异兽门派世家不少,不见得瞎子就能猜到“烈焰”是我们的!!”

  “确实不止我们一家,不过这九洲除了我们古巫族,没人能驯化这“赤烈鹰”,瞎子那棍没打落“烈焰”算大幸,不然真不敢确定他会不会门窥取“记忆”功法。我们的大计....”老者道。

  少年舒一口气,其中凶险,他自然知道。随后他想的那个陌生的名字。

  “李官是?”

  老者:“七煞盟人子级杀手成员,击杀金口张那一小队带头人。就是包子铺李老板傻儿子,原名叫李官。这下他不用装了,真成傻子了。”

  “真成傻子了!!!”呵呵,少年浅笑,不在细究无关人。接着问:“瞎子做完这些去哪里了?”。

  “不敢确定,瞎子估计还在麓洲。本意烈焰继续监视他,结果被打了一棍,那鹰儿先飞到萧逸处,萧逸得道消息后,再把他所遇用密术传递给烈焰,鹰飞了两天之久找到了我们。”

  少年沉默片刻道:“事不宜迟,既然离苍茫岛屿不远,不如我们快速御剑飞行,迟则生变。”

  “这你和我想到一块了,只是他...?”老者瞄了下正划船的刘老汉。

  作为“上位者”少年自然知道该怎么处理才能“滴水不漏”,保全自己。

  虽说杀修为比自己低一个位面和普通人所到惩戒一样,但是打他个半身不遂还是可以的,虽然也会被惩戒,不过轻很多。

  于是他道:“虽然我知道什么手段最好,不过我还是不愿意就此沾人命,消除他的记忆吧。”

  老者点点头不再耽误,飞近刘老汉身前面对面,捧着刘老汉头,闭着眼睛,嘴角念念有词,不一会老者睁开眼,忽的一红,刘老汉眼睛也一红而过,随即晕倒在船尾。”

  “我已经消除他记忆,并要他在苍茫岛岸东南方向等我们十天。”老者道。

  少年点点头,随即两人元气全开,化作蓝紫虹光贴近海面快速向苍茫岛飞去。

  ....

  困龙岛屿。

  觉相本在打坐,忽感觉有两道气息在靠近?

  他随后用“神识”扫了近海数百里之内...

  “除了一个六百里外有个打渔的渔夫,没有任何人...”奇怪?莫非是幻觉?

  他走出茅屋,见远处那长年乌云笼罩电闪雷鸣的孤岛,又抬头看了看若有若无的“神罚诛魔阵”道:一定是功课做糊涂了,这九洲谁能破开这大阵又不被人发觉?他笑了笑,转身回屋。

  月心岛。

  蓝心悦怀中抱着只似“猫”的小动物。

  正在呼呼酣睡的小家伙,忽睁开眼,竖起耳朵,好奇的看向外面黝黑的夜空。蓝心悦眉头微皱,似也有感觉。她停下脚步,轻放下怀中爱宠,末了还嘱咐一句:“小白,别乱跑吖!”随后她双手结印,低声念决。

  以蓝心悦为中心,一道道蓝水纹一层层迅速扩展开来。

  “咦?”正欲继续打坐的觉相感应到了蓝心悦的“探知”咦了一声。

  “不对,我们俩不可能都感觉错了!”他几步冲出茅屋,御空向渔船方向飞去。

  ......

  “心网怎么探知不到?明明感觉到了大阵外围有异动!...”蓝心悦眉头紧锁。

  (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