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石碑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那,我就砸了你们家酒楼吧

石碑记 老工程师 2509 2017.01.09 21:21

  第九章那,我就砸了你们家酒楼吧

  李雅清总有一种感觉,这个徐大石,他们惹不起啊,就算是雍皇朝李家,也惹不起。

  凭什么?你去看看雷州雍皇朝以及各大势力的公主或者各大宗门派的天骄,有没有资格佩戴那种血色玉佩,十一岁的入道六层你可能不怕,那十一岁两分钟轻松屠戮一百多军队的入道六成你怕不怕?而且只是靠着一把普通长枪,一种李雅清看不出来什么级别的功法,出手快,准,狠,一招致命,灵力没有丝毫的浪费。这种妖孽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这种妖孽,只要不陨落,迟早能成为傲视天地的大能,陨落?这个词已经被李雅清忽略了,这种天骄没有护道者才是怪事。

  李雅清打定主意,一定要维护好徐大石的关系,至于猜出来是徐家庄的公子,李雅清没胆子,也没资格去拜访,这也是大乾王朝各方势力的高层默认的一条准则。

  至于为什么?十年前,徐家庄刚搬来此地的时候,大乾王朝护国将军,一扣宫道高手,被徐长空一巴掌抽飞,至今伤势是否痊愈还是一个未知。

  当徐大石跟徐小碗到达大乾城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就算徐大石是修道之人,也挡不住这酷热的阳光,而徐小碗的身上则很清凉,福伯送给小碗的玉佩散发着一丝丝的清凉,为徐小碗抵挡着酷热,看的徐大石很是眼热。

  “碗儿,福伯给你的这块玉佩千万别弄丢了,这可是一块好宝贝啊,哎,福伯真偏心啊。”徐大石酸溜溜的对着徐小碗说道,

  徐小碗对刚才的马贼事件早就忘的一干二净,听到徐大石这酸不溜秋的语气,咯咯笑着,就要取下来给徐大石,看的徐大石心里一阵感动,这丫头,没白疼啊。

  连忙制止了徐小碗的动作,顺带着把玉佩塞进了徐小碗的衣服里,“别让别人看见,要不指不定啊,就有苍蝇眼热,知道么碗儿?”

  徐小碗则好奇的看着大乾城车水马龙的人群以及商贩,完全不知道徐大石说的啥,徐大石无奈的看了一眼徐小碗,拉着她便往城里最大的一家饭庄而去,等吃完饭再去逛逛吧。

  招财饭庄是大乾城最大的一家饭庄,日进斗金可谓轻而易举,听闻这家饭庄的幕后主人颇为神秘,这么大的一个聚宝盆肯定会有人眼红,但是几十年来却依旧屹立不倒,其中秘密不足为外人道也。

  徐大石是一顿无肉不欢的主,而且嘴还很挑,不好吃的一概不碰,好吃的恨不得汤都不留。这也是小时候为什么胖胖的,到现在,修道的底子早就被徐长空掳实,这一两年虽然修炼也很苦,但是身上的肥肉却有增长的趋势。

  徐大石带着徐小碗进了招财饭庄,这个时辰的招财饭庄早就人山人海,好不容易找了个一层的雅座,接着点了一堆的山珍海味,什么贵点什么,恩,他真不差钱,身上总是带着足够的灵石,按照徐大石的话来说,身上没点灵石,总是没有什么安全感。

  徐大石把徐小碗抱在板凳上,兄弟俩饿的托着腮,大眼盯着小眼,眼巴巴的等着店小二上他们的饭菜。

  这刚点完饭菜没多久,旁边的桌上也来了一桌四五个人,有男有女,约二十左右,领头的一看就是一富家少爷,几个人吵吵嚷嚷,相互吹捧,其中一尖嘴猴腮之人对着领头的男子巴结奉承道,

  “风少爷果然是这大乾城少有的天才,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是入道四层的高手,就算比那玉公子也是不相上下,风少爷今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啊,我王三敬风少爷一杯,”说完就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这位风少爷则好似很受用的表情,谦虚了一下,“哎,王兄弟此言差矣,我怎能与玉公子这大乾城第一天才相比较,折煞我了啊,”说完哈哈一笑,一点也没有谦虚的样子,就差脸上写了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的表情。

  徐大石听了旁边的谈话,差点笑的把倒入嘴里的茶叶喷出来,然后觉得可能这样不太好,使劲的的憋着,小脸憋得通红。

  徐小碗虽然才四岁,然是却是异常的聪明,早就接触过道的一些东西,当也知道自己的哥哥是什么修为,看着旁边这一桌二十左右的年轻人在自吹自擂,完全没给面的哈哈大笑起来,小脸也是笑的通红,要不是这桌子矮点,能笑道桌子底下。

  旁边这一桌人怎么能不知道是笑的他们,看着只是两个毛头小子,看这装扮,怎么也不像大户人家的公子公主,那尖嘴猴赛之人当即一拍桌子,“大胆,风公子岂是尔等能笑话的,你们是不想活了吧。”

  徐大石也知道是自己这边惹出的事,听着别人的话也没生气,抬手道,“各位,实在是抱歉,赶巧了,我们兄妹并非是笑的你们,只是给我这妹妹讲了一个好玩的笑话,没忍住,各位见谅。”说着便拍了拍徐小碗的背,示意小丫头别笑了。

  那王三还要待说什么,风公子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徐大石当即说道,“算了王三,这等小事岂能坏了我们的雅兴,来我们继续,不用管他们。”

  看着笑得眼睛眯成月牙般的徐小碗,徐大石也是忍不住笑了一下,随即便憋住了,使劲揉了揉徐小碗的两个马尾辫,气的徐小碗使劲的瞪着徐大石。

  过了不知多久,两人眼巴巴的看着风公子那桌菜都快吃完了,而他们点的菜一个也没上,壶里的水都干了,也没见小二过来换水,而且这个点也不算很忙,有一个小二竟然在那闲着,徐大石眯眼看了看旁边那桌,而那风公子感觉到这目光,露出了挑衅的表情,扫了小爷的雅兴,事情怎么这么轻松就解决。

  徐大石就是再傻也知道,肯定是这个风公子搞的鬼,顿时气的肝疼,当即气的吼了一声,“小二,过来!”

  那小二明显知道怎么回事,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客官,您有什么事?”

  徐大石看着这目中无人的表情,冷着声音说道,“现在,我给你三个选择,一,现在就给我上我点的菜,这个事就过去了,二,把你们掌柜的叫来给我一个解释,三,我砸了你们家酒楼,你选一个。”

  四周的人早就听到这边的动静,看着这青衫少年大放厥词,纷纷哈哈大笑起来,尤其是风公子这桌笑的更是夸张,眼泪好似都已经笑出来了。

  徐大石说完话,抬头扫了一眼整个酒楼,整个酒楼,除了二楼一个老头自己看不透什么修为,其余之人不在话下。

  那店小二听着这话,也是好一顿笑,“客观,您这三个要求小的还不能满足,毕竟厨房现在比较忙,你的菜估计得一会才行,至于您说的要见我们家掌柜的,抱歉,我们家掌柜的很忙,没功夫搭理你,至于第三点,您别逗我了,您也不打听打听我们招财酒楼,是什么人都能动的么?”

  “哦,没商量了是吧?”徐大石看了看那店小二以及那风公子,眼睛眯成一条缝,嘴角微微笑着问道。

  店小二没说话,也是嘲笑的眼神看着徐大石。徐小碗一幅兴趣缺缺的样子,她是饿的......

  “那,我就砸了你们家酒楼吧。”声音不大,也没有任何感情,传遍了整个酒楼,一语传出,满堂震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