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初见锦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幻梦之境一

初见锦风 墨莫攸 2004 2017.05.21 21:18

    今晚的饭大家吃的格外香,饭后各自散去,但乐初见还坐在院子的石凳上发呆,这种日子让乐初见想起她在学校的日子,也不知道朋友们知道她不见了没有,父母有没有为她担心。夜色渐浓,繁星璀璨,明月皎洁,看着明月她不禁也吟起了古人的诗句“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时是两乡。”

  “你想家了吗?”转过头,借着明月的光看清云锦风不知何时坐在她旁边。

  轻轻的点头,看来这诗太明显了啊。

  云锦风起身抓着乐初见的手道:“我带你去高处看明月。”说完抱着她飞身上了房顶,扶她小心坐下,乐初见才缓过神来,不过在房顶看明月倒是比之前更亮些了。云锦风静静拿出一个陶笛吹奏起来,乐初见惊讶的看着他,不久惊讶就转为感动,他怎么什么都会啊,但此刻陶笛的清脆声正符合她的心境,靠在他肩头,看着明月,月亮啊月亮,如果你能听见我说话,请转告我父母朋友,让他们别担心,我很好。他们在屋顶坐了许久。云锦风吹了几首曲子,再看乐初见时她竟然睡着了。轻轻抱起她飞身小屋顶,送回房间。盖好被子,再在额头上温柔的一吻,轻声说:“乐初见,做个好梦。”

  太阳的光线透过纱窗照在屋内,乐初见伸个懒腰,昨晚睡得正香,想起云锦风心中满是甜蜜,快速穿戴完毕想去找他,却发现他们在昨天受伤人的屋子里。她进去的时候那人刚刚醒,灵魅给他端了碗药,那人气色已经比昨天好多了。恭敬的跟云锦风说:“门主,属下无能,不能破了守门人的屏障”

  云锦风并不生气:“这守门人也并非你能战胜的,也不怪你。”

  乐初见听得云里雾里的,问:“什么守门人?”

  云锦风道:“昨日我去找了无法镇的百晓生,他说进入幻巫族的领地有一道关卡名为幻梦之境,这关卡的位置很隐蔽,很多人都不能找到,就算找到也不一定过得了守门人这一关。守门人据说是幻巫族的一位勇士,武艺高强,还擅长幻术。而且这入口三天变换一次位置,所以要进去必须今天就出发。”

  “哦”乐初见可算明白了。“所以接下来我们就要前往幻梦之境了吗?。”

  “是,既然已经找到入口了,那只有闯一闯这幻梦之境了。”

  说完向灵魑示意,灵魑点点头,那人描述起来,灵魑已经开始画了,画完一副清晰的路线图就成了。

  “今天你就别去练习了,吃了早膳收拾好东西我们即刻启程。”云锦风对乐初见说。

  “哦。好。”

  乐初见点头,但心里总不踏实,她能感觉到前路一定有什么等着他们。

  吃过饭一行人便出发了。快到下午时他们才找到入口。入口其实很普通,外表不过是一座农家小院。推开院门,当脚踏进院子里时周围的景象又变了,眼前竟是白茫茫的雪原,这反差一时真让人接受不了。放眼望去哪里有一个人影,天空突然飘起了雪花,乐初见感觉越来越冷。云锦风镇定的说:“别怕。这是守门人的幻术。只要意志坚定你眼前的就不再是雪了。这里的一切都是幻术。”魑魅魍魉四人也时刻警惕着,意识强大,并不觉得冷,乐初见也试着用这样的方式,但是还是感觉了冷,她不怕热,但却很怕冷。云锦风看她瑟瑟发抖的样子,伸手环抱住她:“别怕有我在。”果然云锦风的话让她倍感温暖,也不觉得冷了,眼前的景象马上就变了,现在眼前出现了一条河可是河面宽广水流湍急而且没有桥,用轻功是不太可能的,四周算是灌木,河面开始升起大雾,一切都透着阴森的感觉。云锦看着被雾迷住的河面,隐约感觉到河里有人的气息。只听乐初见“啊”的一声,众人定惊一看,不知何时,竟然从河里爬出来许多人,他们面色铁青,手持刀剑,犹如死尸但动作好不迟缓,向他们攻来。云锦风一带把乐初见护在身后,魑魅魍魉迅速的抽出佩剑,与敌人纠缠起来。可敌人的数量越来越多,有的人变了样子,乐初见记得有的人是那日云锦风在客栈外杀的人,心提到了嗓子眼,现在演变成恐怖片了吗?肩膀一紧,原来是云锦风,他淡定的挥剑,根本不受影响,安慰着乐初见:“别怕,他们都是幻术。”她也知道是幻术,但她胆子小也不能怪她,看着倒下去越来越多的人,她本以为可以放心了,此时她能感受到云锦风有些累了,但河里又突然涌出一批人,比之前的人更勇猛。云锦风长剑一挥就倒了一大片,左边的倒下了右边又来了,看着迎面来的一群人乐初见屏住呼吸,在云锦风出手前一道剑气扫过就倒了大片。一个人影闪到她身旁,看清来人她惊讶的道:“风木欻。”云锦风看向他,嘴角冷笑:“三皇子还真来的及时。”

  风木欻道:“现在我们面对的可是共同的敌人,何不结盟而战呢。”

  “那就要看三皇子的本事了。”

  说完二人的剑气明显比之前更盛了。乐初见站在他们二人的中间被他们包围着,她只看见不断倒下的人,他们二人似乎还较上劲了。剑气一次比一次强劲,魑魅魍魉的战斗也显得轻松了,风木欻还有两个手下也加入了进来,其中一个女子似乎在青楼见过,还有个男子没见过,但他们的身手跟魑魅魍魉倒是不相上下。不到一刻钟,河面终于不再有人上来了,二人霸气的最后一挥剑,爬上岸的最后一批人也倒下了。风木欻看着云锦风笑着说:“怎么样?锦王,我的提议可行吗?”

  云锦风思考片刻,这一关还不知道有什么风险多一个人也多了些过关卡的胜算。道:“好,就依你所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