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初见锦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云国

初见锦风 墨莫攸 3017 2016.12.30 19:12

  紧张的神经一放松肩膀又一阵尖锐的疼痛,疼痛太真实,让她开始怀疑这不是梦。但她真的听不懂面具男说的是什么,埋头伏在膝盖上,眼前一点荧光闪烁,原来是那条刚买的项链,她忽然记起睡之前才戴着这条项链,难道是因为这条项链来到了这里吗?思绪被突如其来的疼痛打断,她又陷入了短暂的昏迷。当她再次醒来时房间里正有一位穿着绿色衣服的女孩子在给盆里倒水,扎一条长长的辫子,发尾绑了根绿丝带。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样子,应该是这里的丫鬟。

  “姑娘,你醒了,洗把脸吧,我来给你换药,还给你带了些换洗的衣服。”

  乐初见有点不自然的接过小丫头递过来的绢帕,擦了下脸人也精神了许多。小丫头给她换好了药,乐初见便看见她拿了一件蓝色的衣服,展开来看很像汉服,上面还绣着几朵水仙花。在小丫头的帮助下穿好了这件简单的古装。

  她不由的想弄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于是开口问道:“这里是哪里?”

  小丫头吃惊的看着她:“姑娘,你不知道吗?”乐初见尴尬的笑了笑:“我听说你们抓刺客才抓了我,那为什么把我关在这样好的地方,我只是好奇。”

  小丫头明白似的点点头说:“哦,我也不太清楚,只听说昨晚锦殿下抓了一个刺客,可是受了重伤,让我来照顾。”

  “你说谁?锦殿下”乐初见对这个称呼有些吃惊。

  小丫头回道:“是啊,锦殿下是皇上的次子。”

  乐初见似乎有些明白了,原来这个锦殿下就是戴面具的男人。她又在小丫头吃惊的表情里问了些这里的情况。原来这里是灵巫之地,这个地域有两个国家,分别是云国,风国。现在她所在的国家也是云国,国主世称影皇,皇后是林后。今影皇重病所以一切事务由云国太子云锦翼主持,而面具男叫云锦风,他算是这个皇宫神秘的存在,平时都以面具示人,除了他的部下家人和少数朝廷大员见过他以外没人见过他,小丫头也不知道为什么。

  说完小丫头还摸了摸乐初见的额头:“姑娘,你没发烧啊,怎么不知道这众所周知的事呢?”

  乐初见干咳两声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回道:“我受伤的地方又疼了,你先出去我休息一下。”

  小丫头看她真有些疼的样子便起身出去了。乐初见一下消化不了这些信息,看看自己的手,左手小手指指腹一颗黑色的小痣。这明明就是自己的手啊,起身到旁边梳妆柜的镜子前,眼前的女子披着乌黑的长发,那眉眼分明就是自己啊。乐初见整理好刚才得到的信息,吃惊的叫了起来“天呐,我难道穿越了?”再看看周围的事物,肩膀又传来一阵刺痛,太真实了,她真的穿越了。而且是连身体都穿过来了。还是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地域。再看看脖子上的项链,想到突然出现的老婆婆,突然觉得这一切似乎都是冥冥之中的。就像有什么牵引着她来到这里一样,以前还打击爱看穿越小说的室友说她不现实,难道上天是在惩罚我吗?哎,乐初见又一阵叹气,但随即眼里又闪着坚定的光,她想:以我一个现代人的身份难道还在这里生存不了吗?如果这是上天给我的考验我接受就是,在乐初见的字典里可没有退缩两个字,现在能做的事就是活下去,并找到回去的办法。

  乐初见正想着过会该怎么解释,面具男就出现了,他还真是准时。

  “想通了吗?谁派你来行刺的。”面具男开门见山的说。

  乐初见根本就没有什么理由不知道怎么回答,忽然想起以前看电视剧时,刺客都武功高强,于是说“我不会武功,怎么可能去行刺呢,真的。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面具男似在质问她。

  乐初见拼命的点头带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乞求的看着他。面具男并没有看她,似在自己思考着什么。他想起前日父王重病把一切事务交给了大哥,大祭司占卜说过“异世之女,可引魄”难道这个异世之女说的就是她吗?回过神眼神刚好与乐初见相对,他才第一次仔细看了看眼前的女子,眉如粉黛,脸如玉,最吸引人的是她的眼睛,晶莹纯净。放在这里也算是上等美女了。乐初见被他看得心慌,以为自己说错了话他就要杀了自己,因为戴着面具,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她忽然想看看面具下的脸,手不自觉的就摘了他的面具,面具男也没想到乐初见的举动一时愣在那里。乐初见听小丫头说很少有人见过他面具下的脸,以看电视的经验告诉她,带面具的不是美男就是丑男,她倒想看看这么凶的人有一张怎样的脸。可面具下映入眼帘的人却有着晶莹如璞玉般的茶色眼眸,眉如峰,唇如翼,鼻梁高挺,嘴角带着轻蔑的笑意,高傲如鹰。上天真是眷顾他,竟生得如此好看。不觉便看专注起来。

  “看够了吗?”面具男似在轻笑“上次不相干的人看到了我的脸,不过现在他已经是死人了。”

  乐初见惊吓的摸着脖子,好像他下一秒真会把自己杀掉一样。可是面具男只是戏谑的笑了笑拿走了面具“我会找人验证你说的话,如果撒谎,你知道后果。在我没来之前就好好待在这里吧。”

  房间里又只剩下了乐初见一个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会再来,她意识到自己也不能这样待着等死了,必须做点什么。

  入夜小丫头又来了,端来了饭菜,竟有一个金黄的鸡腿,还有一盘小炒肉,“怎么全是肉,不会是临死前的晚餐吧”乐初见心里开始慌乱了,小丫头把饭菜放在她面前却不见乐初见动筷,还以为不合她胃口:“姑娘,你不喜欢吃吗?”乐初见有些迟疑的说“请问,这是不是我的最后一餐了。”小丫头明白过来笑着说:“不是的,锦殿下还没说要处置姑娘呢。你放心吃吧?”听到这句话。乐初见心里的石头总算放下了,之前还不觉得饿,闻到菜香倒感觉饿了。好在受伤的是左手不然吃饭可就难办了,只要不是最后一餐就行。先填饱肚子,养伤,之后的事还是明天再想吧。小丫头看着乐初见吃饭的样子不觉得笑起来。

  “我吃相很好笑吗?你笑什么?”乐初见奇怪着。

  “没有,姑娘的吃相好看,我只是觉得姑娘的心真宽,被锦殿下抓着还吃得下饭。”小丫头解释说。

  乐初见不以为然“为什么,你不是说不是最后一顿吗?那我还是该吃就吃啊。”

  小丫头像听见一件恐怖的事一样,凑近一点压低声音说“姑娘你不知道,锦殿下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听宫里的人说被他抓住的人没有一个活下来的,晚上锦殿下住的地方还会听见惨叫呢,他们说是他在折磨被抓的人。”

  乐初见不觉得打了个冷噤,一口饭噎在喉咙里。小丫头连忙给她倒了杯水。乐初见拍着胸脯喘气。又担心小丫头说的话是真的,那自己岂不是死路一条。

  小丫头觉得乐初见被自己的话吓到了安慰着说“姑娘也别害怕,你没有被关进地牢说明你不一样,可能锦殿下不会杀你的。”

  乐初见只有无奈的笑笑,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这会儿乐初见也没胃口吃饭了就让小丫头陪她说话。

  她先开口问:“你叫什么名字啊,怎么到宫里来的?”

  小丫头答道:“我叫绿莹,从小就在皇宫长大,我母亲是翼殿下宫里的掌事宫女。”

  “绿莹,真好听。我叫乐初见以后你就别叫我姑娘了,我比你大,叫我乐姐姐吧。”乐初见诚恳的说着。

  “姑娘,我可不敢当,我叫你乐姑娘吧。我本来是翼殿下宫的宫女,可是那天锦殿下说要派个可信的人照看你,翼殿下就把我派给了锦殿下。”

  “为什么,面具男宫里没有宫女吗?”

  “面具男?”绿莹有些疑惑

  “哦,就是你说的锦殿下,开始我不知道他名字心里就管他叫面具男”乐初见解释着。

  “可别这么说,被人听见可不好”绿莹似乎有些害怕

  “好,锦殿下,他身边没有宫女吗?”乐初见改口说道。

  “锦殿下不喜欢宫女太多所以就只在宫里安排了几个打扫的宫女”

  “哦,原来如此。”乐初见理解的点点头

  “那我住的地方叫什么?”

  “姑娘住的地方叫月轩阁,是锦殿下宫里的外厢房。”

  “我们住在他的宫里啊,这怎么好逃啊”

  “乐姑娘你刚说逃吗?”绿莹有些不确定她听到的话

  “啊,不是,我是说困了,要不早点休息吧”乐初见又在打哈哈。

  天色渐晚,绿莹就在旁边小房间里睡下了,因为要来照看乐初见所以她就留了下来,和她一起住在这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