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初见锦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梁城大坝

初见锦风 墨莫攸 2010 2017.01.28 20:42

  看着他的背影,他的话让她心莫名的难受,那句“我本来就是恶魔了。”现在听来真不是滋味,她或许从没问过了他为什么会是现在的样子,她也从不了解他,除了来这里偶尔跟他吵架,偶尔跟他作对她就似乎没做过别的事情。他的温柔让她措手不及,他的话让她不能平静,他到底经历过些什么才会是现在的他。

  深秋的风吹落满院梧桐,池里一条锦鲤孤独的游动,出了西厢房云锦风并未休息,而是直接去了梁城大坝,孙护卫见他来就跟他汇报大坝的基本情况,梁城的河水遇到雨季的就会泛滥,这里的百姓大都沿河而居,虽然还不至于发洪水,但河水泛滥百姓出行就很不方便,以打渔为生的渔家人生存就会受到考验。修建梁城大坝一是为了储蓄多余的水,二来是为了引水灌溉,如今大坝的修建已经接近尾声了,目前看来一切顺利。

  云锦风巡视了一番,工人们各司其职。一切井然有序,但似乎这里的人都不敢看他,不知是害怕他还是在躲避着什么。孙护卫拦住一个青年说:“这位是锦王殿下,还不快行礼。”这青年面黄肌瘦,却背着看起来有一百多斤的石砖,背佝偻的不行,还喘着粗气,汗如雨下。他艰难的行礼:“参见锦王殿下。”

  云锦风打量着他,这样的人根本不符合招工的标准。“你这个样子他们怎么招你进来的。”

  “我报名来的,我家穷,还有老母亲赡养,听说这里招工我就来了。郑县令好心,给了我们一口饭吃。”说话的时候他喘气更急促了。

  云锦风示意孙护卫帮他一下,孙护卫才接过他的砖,让他有喘息的机会。

  他连连道谢。

  云锦风又问了几个人。他们的样子看起来疲惫不堪。但一问到他们怎么进来的,他们都会说感谢郑县令的话。

  他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这郑县令之前的表现也不像是有多清廉的人。虽然外面传他公正清廉,但他只相信自己看到的,这里一定有什么问题。郑县令听闻云锦风来了大坝,也急匆匆的赶来,正好看见他在和几个工人谈话,忙走过去笑脸相迎:“锦王殿下,您亲自过来看看,我一定要陪同你啊。”

  无论怎么看他也和清廉沾不上边啊:“本王过来瞧瞧这工程修得怎么样,毕竟我是来监督的。”

  “是。那是,不过锦王殿下身份高贵,怕这些工人冲撞了您。”看云锦风与那些工人谈话他不免有些心慌。

  “说起这个,我倒想问问郑县令,就他们这样的能招进来做工吗?”

  “这,他们家里困难,我想帮他们一把。”还好之前有所准备。

  “你还真为百姓着想呢。”竟然和他们说的一样,但这更让人怀疑了。

  “身为百姓的父母官,这是我应该做的。”

  “应该做的,我看你这是胡作非为。”云锦风故意加重语气。

  “没有啊,殿下。”怎么回事。

  “明明招工规定要选择身体强壮的人。你看看他们一个个面黄肌瘦,瘦骨嶙峋,像身体强壮的人吗?”

  郑县令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殿下,下官知错,但臣也是为了他们着想啊。”

  “为他们着想,这样的人招来做搬砖的活我看不是为他们着想,是送死。”

  “这,这,下官绝无此意啊,殿下恕罪。”

  “好,给你一个改错的机会。”

  “是。殿下。我一定改。”

  “现在把修大坝的所有这种类型的人选出来,放他们回去,梁城不是有很多制陶器的作坊吗?在那里给他们安个差事。”

  那几个工人一听喜出望外,眼巴巴的看着郑县令。

  “这,这。”这可是他免费的劳动力,说放就放他还是有些不甘心。

  “怎么,本王的命令不管用,还需要我请示父皇给你下一道圣旨吗?”这话不怒自威。郑县令连连点头“是,是,下官这就照办。”

  那几个工人更是又跪又拜“多谢殿下多谢殿下。”有殿下给他们做主,他们终于不用干这么累的活了。

  “起来吧,你们不适合这里。”

  那几个工人有给他磕了几个头道谢。

  郑县令还是一副笑脸,可这心里却苦的很,这样的人少说也有二十个,他们走了,这工程还怎么开展。

  “郑县令,别担心,你走了些人我又给你安排些人。”

  云锦风示意孙护卫:“孙护卫,明天你就带着所有人来这里开工。”

  孙护卫一脸认真“是。”上次驿站遭了刺客。他本就失职,这次殿下只罚他们帮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多谢锦王殿下。”郑县令以为他是来整治他的,看来他想错了。这些护卫怎么着也比刚刚那些人强啊。

  云锦风其实有自己的计划。这个老狐狸,还是要慢慢抓。抓急了,可能会适得其反。大坝完工前是该把这根草给拔了。

  交待好一切他们一同回到县衙,今日的菜果然不是之前那种大鱼大肉了,郑县令恭敬的说:“锦王殿下,我已经按您的吩咐准备午膳了,只是这粗茶淡饭怕不合你胃口。”

  看着桌上的四菜一汤,真是很寻常人家,他改的还真快,不觉对他的鄙视多了一分。乐初见在西厢房吃并不和他们一起,虽然菜色简单,但味道倒还不错,累了一天的他胃口可是大好。只是郑县令越来越觉得他琢磨不透,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了,总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吃过饭本想去看看乐初见。但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想着今早的事,这个时候或许不见面的好。她也不想见到我吧。转身回了东厢房。许是太累,躺在床上竟很快睡着了。

  绿莹端着碗粥进来:“乐姑娘,刚刚我过来的时候看见锦殿下在你门外站了一会又走了。”

  “是吗?”他来了,又走了。或许也觉得今天早上的事需要静一静吧。他和她之间现在的隔阂怎么会那么轻易就没了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