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初见锦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心生畏惧

初见锦风 墨莫攸 2420 2017.01.15 10:41

  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儿,乐初见看着眼前白茫茫的世界:“怎么什么都没有我不是中毒了吗?难道我死了吗?”

  “你没死”

  谁?是谁在说话?乐初见的周围依旧白茫茫的一片。

  “我是灵魄”

  “你出来”

  “别急,你摸一下项链。”

  乐初见按照吩咐摸了一下项链,眼前白茫茫的世界竟长出了一棵树,树枝上挂满了朵朵桃花,又吹来一阵风,花瓣飞舞,一女子踩着花瓣娉婷而来,如瑶池仙子。

  女子声音如水:“我是残留在项链灵珠里的一丝魂魄。”

  “魂魄?”乐初见一脸不置信的看了看项链,可她竟然发现灵珠上有一朵桃花纹竟从银色变成了粉色。

  “很意外吧!”

  乐初见心想这不是明知顾问吗?

  “灵珠上有三朵桃花,每一朵桃花变成粉色时灵珠就会有无穷的仙力,足以修复震世珠。不过什么时候变颜色这个说不准,需要机缘。”

  女子看着乐初见似笑非笑:“你准备接受自己的命运了吗?”

  “我,我只想回去,我根本就不想来这里,为什么选中我?”

  “因为你是灵珠的有缘人,能看见上面花纹的现世人只有你。”

  乐初见还想反驳但那女子已经慢慢的消失在她眼里,又起风了,桃树隐去,漫天桃花飞舞,飘落在地,地上瞬间开出朵朵曼珠沙华红的像火,红的像血。又能清晰的听见她呢声音“你是被灵珠选中之人,无论接不接受都逃不脱的,逃不脱的。”

  乐初见四处张望,已再无那女子的影子,可眼前的曼珠沙华里却走来一个黑影,无数人向他举剑攻击,乐初见只看见他的剑光与不断倒下的人影,曼珠沙华上溅了点点鲜血,黑影慢慢的向她走来,越来越近,周围的空气似乎瞬间凝固了。终于她看清了他的脸,那张与云锦风一模一样的脸。一双嗜血的眼睛透着杀气,像要把人吞噬。身体竟无法动弹,只见他举起剑,快速的下落“不要啊”

  乐初见猛地起身额头渗着细细的汗珠。

  “乐姑娘,你醒了,可把我担心坏了。”乐初见抬头正看见绿莹站在身旁“绿莹,你怎么在这儿?”

  “乐姑娘,是锦殿下派我来的,怎的才离开一天你就中毒了呢?刚刚你一直在出汗,没事吗?”绿莹嘴上说着手已经为乐初见擦去了汗珠。

  “哦,没事,刚刚做噩梦了。”她清楚的记得那双充满杀气的眼睛,那个人。思极恐惧。

  “绿莹,我昏迷多久了,古苼怎样了?”

  “姑娘都昏迷两天了,古苼郡主没事,今早已经醒过来了。”绿莹一边打水一边拧帕子给乐初见“乐姑娘听何管家说当时可惊险了,还好太子殿下和锦殿下用内力帮你们把毒逼出来。”绿莹又端起药碗递给乐初见“月姑娘,喝药吧,还听说锦殿下他们为了救你们内力耗损太大,还昏迷了一天呢。其实锦殿下对姑娘挺好的。”

  乐初见听这话竟没有胃口喝药,云锦风对她好她怎么也不会相信,那双充满杀气的眼睛又浮现在脑海里不禁让她打了一个冷噤。修复震世珠是她唯一的筹码,没了这个筹码她或许早就死了吧。

  门口传来参见锦殿下的声音乐初见神色变得紧张起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你先出去吧。”

  绿莹恭敬的行了礼“是,奴婢这就出去。”

  乐初见心更紧张了,他又要做什么?

  云锦风看乐初见脸色依旧苍白,碗里的药也还未喝完道:“把药喝了。”

  乐初见对上那双眼睛,像听冰冷的命令一样端起药一饮而尽。

  “你真是个笨女人,上次差点死在禁地这次又差点中毒死了。”云锦风真想看看她脑袋里装的什么。

  乐初见并不想说话,只求他快点离开。

  不对啊,平时她一定会和他顶嘴的怎么今日这般安静。

  伸手却只见眼前人畏惧的躲开,没错,她刚刚从乐初见眼里看到的是畏惧。

  “我看你发烧没,你躲什么,好歹我是你救命恩人又不会吃了你。”云锦风有些郁闷。

  乐初见还是不看他“锦殿下,民女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但民女身体不适,恕不能相送。”乐初见真的一刻也不想看见他。

  “你是在赶我走?”云锦风语气冰冷,竟然赶他走,还改口叫他锦殿下了,她发什么神经。

  “民女身体不适,改日定亲自谢过殿下。恕今日不能相送。”再一次逐客令响起,云锦风脸若寒霜:“好,很好,你就好好养伤吧。”语气冰冷,起身看一眼乐初见,依旧没有看他。好,他走便是。

  门一打开绿莹就看见云锦风冷色冰冷的出去了,莫不是乐姑娘又惹殿下生气了吧,忙进屋:“乐姑娘,你没事吧,刚我看见锦殿下出去的时候脸色很不好。”

  乐初见淡淡的看了看门外,他已经走远了,她现在只要一看见他就会看见他举剑向她砍来。这样的恐惧让她无法安定,之前石室他为自己包扎时就对他的看法有所转变,但现在,他在她眼里只是恐惧的存在,一个杀人如麻的阿修罗。

  “乐姑娘,你怎么了,没事吧?”绿莹看着目光有些呆滞的乐初见,一看就像受了刺激一样。

  乐初见猛回过神“哦,没事,你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好吧,如果有什么事随时吩咐。”绿莹本想说其他什么,但看乐初见的状态还是退去了。

  云锦风还是不太明白乐初见是怎么回事,之前可从未在她眼里看见畏惧的神色,心里顿时变得烦躁起来。

  “锦风,你怎么在这儿?”

  一回头就看见云锦翼满面笑容走来。

  “皇兄可是有什么高兴的事。”

  “是吗?你从哪里看出来得呢?”

  “还用看吗?皇兄整个脸上就写着两个字——高兴”

  “哦”,是吗?和我下盘棋怎么样。

  “好啊”下棋或许能排解心中的烦躁。

  来到正德宫宫女备好的一切,二人相对而坐,一盏茶,一盘棋。

  “皇兄可否告诉我你今日为何这般开心”

  “锦风,你相信命运吗?”

  “命运,对我而言就是个可笑的东西。”

  “其实不然,有时候你意想不到的往往是将会发生的”从古笙中毒的事上云锦翼算是看清自己的感情了,以前总觉得她麻烦,一点都不喜欢她粘着他,可她一出事才发现自己竟习惯了她的任性,习惯了她总是闯祸。

  “我不喜欢意想不到的事。”

  “或许等你遇到了,你就会明白了。”

  “是吗?”云锦风一时走神,乐初见会不会是他的意想不到呢。一颗棋子落下。

  “锦风,你进入死局了,我赢了。”

  一看棋局,果然输了。但思绪一转

  云锦风换了一颗棋子:“皇兄,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妙,好棋。接下来就看你怎么下好这步棋了。”云锦翼暗指查清幕后之人,算计他在意的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当然,皇兄。静候佳音。”云锦风眼神如炬。这次他会死无葬身之地。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为乐初见烦心而是抓到幕后之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