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初见锦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他的过往

初见锦风 墨莫攸 2067 2017.03.01 22:03

  云锦风洗漱完毕带着乐初见去皇宫跟影皇与林后道了别,回到王府灵魑已经准备好马车和马匹,安娘,何管家,绿莹都在门口想送,绿莹依依不舍的说:“乐姑娘,我不在你身边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给绿莹一个姐姐般的拥抱:“绿莹,别担心,他们一定会照顾好我的。”

  安娘拿着一个箱子:“乐姑娘,这里是一些药,如果你们去灵域出什么问题还可以应急,里面有写每种药的作用。当然,你们不用到这些最好。保重。”

  何管家则恭敬的对着云锦风说:“殿下,府里与门中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打理。等你们回来。”

  云锦分拍拍他的肩膀:“好,你的能力一定能做好。”

  说完在他们的目送中他们开始向灵域前进。

  乐初见和云锦风同乘一辆马车,灵魑驾车,灵魅、灵魍、灵魉各乘一匹马,行至云城郊外马车变了道,乐初见虽然对云国不熟悉但也是知道一条路还是在云城,有些疑惑的看着云锦风,云锦风只说:“别担心,带你去见一个人。”听了这话,她也不再多问,他带她去哪儿就去哪儿吧。

  只是下了马车她倒有些吃惊,一排排松树中心竟然有一座坟,墓碑上写着:“恩师君漠之墓”

  君漠是谁?为什么他带她来这里?带着疑问看向云锦风,他只是说这是他的师傅,说他过会儿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他拉着乐初见咚的就在坟前跪了下来,魑魅魍魉也跟着跪在了身后。这什么情况?云锦风神色庄重对着坟墓说:“师傅,今日就要去灵域了,可能很久不能来看你了。不过你放心你爱喝的桂花酿我会让何护法经常给你带的。说着对着坟磕了一个头,魑魅魍魉也跟着磕头,她虽然不知为何但也照做。起身回到车内他们开始了正真的行程。马车里甚是安静,乐初见扯着衣角不知道当问不当问。好在云锦风先看了口

  “你是不是想知道刚刚跪的人是谁。”

  “能让你跪的人一定对你很重要”

  “确实重要,如果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

  “你之前不是问我在灵幽门怎么过来的吗?现在我便告诉你。”

  “现在。”她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告诉她一直想知道的事。

  云锦风声音很低,但也足够她能听见“君漠是我师傅,他也是前灵幽门门主。其实我的武功全是他教的,在云国他是神话般的存在。”

  “那他也是魑魅魍魉的师傅?”

  “是,魑魅魍魉都是孤儿他们都是被师傅带到灵幽门的,接受训练。你也可以称之为杀手训练。”乐初见听着怎么也觉得这跟特工很像。

  “我那年生日父皇带着几个大臣还有君漠来,我以为他来为我庆生却不曾想那天就是我进灵幽门的一天。我无论如何挣扎也没有用,根本逃脱不了。去灵幽门的路上师傅嫌我吵干脆打晕了我,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地牢里。有人给我送饭,我不吃,以为如果我绝食父皇就会让我回去。可是三天过去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当我快要饿的昏死过去的时候师傅出现了。他告诉我父皇是不会让我回去的。要么现在选择死那就会成为他眼中的懦夫,还说我的母亲该惭愧生了个如此窝囊的儿子。给了我一把短刀。让我自行了断。当时只是觉得内心一股压抑的火气,提着最后一口气拿起刀就往师傅身上刺,可那里是他对手,被他一掌就打晕了。再次醒过来时我躺在床上,没有地牢。我想了很多,他说的对。既然父皇如此不看重我,那我怎么能就这么死了,我要活着回去,如果就此死了母后该多伤心。后来便接受了训练,”

  “可是皇上和你的关系看起来还好啊。”

  “那是之后的事了,以后再与你细说,你还是听我讲完吧。”

  “哦,好,那他们怎么训练你们的。”

  “灵幽门只有五百人,每年都会招上百流浪儿或者孤儿接受训练,不过最后活下来的人都不会超过二十个。几年下来我成了他们之中最强的,师傅有时虽然不苟言笑。但我在他身上感觉到了很久没有感受到的父爱。两年前他去世我便成了新的门主。就是这样。”

  乐初见看云锦风说话的时候很平淡,而且这些话也不是她想听得,这么简单的话怎么他说的这么轻松。她怎会不知道灵幽门是什么地方,能有如此能耐训练又怎会不残酷。他为何却这般简单的说出来。“云锦风,你知道的,这不是我想听的答案。”

  “有些细节你不会愿意听的。”

  “可是……”乐初见还想追问却被他岔开了话题“你第一次跟我进皇宫不是问我为什么会喜欢曼珠沙华吗?”他的眼神此刻像湖水看着乐初见缓缓道:“因为那是我在地狱般的日子里看过最美的颜色。”

  乐初见心好像漏了半拍。就这一句话似乎包含了所有他经历的苦。地狱到底指的是什么,她便再也没有勇气问下去。她竟有些心疼眼前的人,抚摸他的脸颊“你怎么可以说的如此轻松呢。”

  云锦风给她一个温柔的笑揽她入怀:“初见,那只是过去,就不要再多想了,我们就珍惜现在好吗?”

  靠在他的肩头她觉得一颗心怎么也不能平静,但面对他的回避或许有些事现在说不是时候,亦或是她不想让她知道那些残忍的事。以后有那么多时间她自有办法了解他的过去。抬头,云锦风出尘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他遵守承诺现在已经不戴面具示人了,不戴面具也给他减少了麻烦,至少灵域的人没那么容易知道他就是锦王。以后就要和这个人一起走了温柔的说:“锦风,今后无论怎样,希望你都不要骗我。”

  “相信我,我不会骗你。”

  她深情的对他说:“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即使她知道他们能白头还要面对两个世界的问题,但此刻她能表达的心意只有这句话。

  云锦风定定的看着她,以吻代替了回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