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初见锦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一章 女扮男装逛青楼

初见锦风 墨莫攸 2179 2017.03.15 22:58

  乐初见醒来已经是酉时了,揉揉迷蒙的眼睛,此刻不正是去逛青楼的好时机吗?灵魅还未醒来,正好可以偷偷的去。想起今日看到的这里的人大都佩戴着武器,还是有些担忧但总不能对云锦风说让他陪我去青楼吧,他定会觉得我神志不清。绝不会让我去的。只要低调一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推开门环顾四周,没什么人影,确保他们不会发现自己,这才蹑手蹑脚的出了后院。经过赌坊,里面的人依旧各自观察着自己的赌局没有注意她。来到街上她舒了一口气。向青楼的方向走去。但总感觉四周空气有些奇怪,环顾四周,有的人竟然露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也有人露出惊艳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打扮,这一身妆容在这里真是挺引人注目的。再看一眼大街上她这般姿色的女子根本没有。她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去青楼她干嘛要穿女装,真是糊涂了。就近找了家裁缝铺用一对耳环换了套男装,穿戴完毕把头发束起来。在铜镜前一站。活脱脱一翩翩君子。又给自己挑了把折扇挺胸抬头学着男人走路的姿势再调整一下自己的表情自我感觉还挺好,接下来就是去迷倒众生了。来到青楼一股浓烈的脂粉味扑面而来,抬头看那巨大的匾额赫然写着“春风楼”看来老板是想出来的人都满面春风呐。正想着已经有两个穿着薄衫的女子扶着她的手娇柔的道:“哟,哪里的俊俏公子,快里边请。”虽然有些紧张,还是硬着头皮进去了。一进去前边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就摇晃着腰肢向她走来。旁边的女子尊称这女子一声妈妈。原来是老鸨。

  老鸨满脸笑容难得看见如此俊美的男客自是想亲自招待“公子看样子是第一次来吧,你需要什么样的姑娘。”

  她有些尴尬看来演技不够啊,应该大胆一点,把两个姑娘推开豪放的说:“把你们这儿的花魁叫来。”

  老鸨心想“呵,口气倒不小,但第一次就敢叫花魁的人也应该有些来头,先好生招待着。”

  “公子,我们这儿是有规矩的,今日花魁将为大家抚琴然后出题,能解题的人方可让花魁作陪。”

  “哦,听起来不错。”乐初见倒不意外,其实她想看看青楼的主要目的还是想看花魁。她也知道是有难度的。况且现在她是身无分文,只能等着云锦风他们来找她,虽免不了挨一顿骂,也只能这样等了。

  “那公子楼上先坐会儿。”

  老鸨引着她在二楼安排的座位上坐好,这格局像极了戏台子,对面就能看见台下的舞台,和来来往往的人。一个小厮匆匆赶来在她耳边说了这什么,老鸨就找借口离开了。她也落得清静。抓起桌上的瓜子看看台下。

  真可用眼花缭乱来形容,台下的青楼女子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或眉目传情,或欲拒还迎,表情真是丰富,而那些男客虽带着武器不过似乎这里进门处有一个柜台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武器,看来这里还是有规矩的。有些五大三粗的汉子在这里也不过是一个沉迷于女色的男人。忽然有些失望。似乎这里没有她想象的独特的靠才艺吃饭的女子。大多庸脂俗粉罢了。想来也真是无趣。闷头磕起瓜子来。不过半刻钟突然几块幕布从天而降,白色的纱幔之后还能隐约看见一位粉衣女子也缓缓下落。看得下边的人目瞪口呆,人群开始喧哗“是花魁。”“红蕖姑娘出来了!”“终于有幸能听到红蕖姑娘的琴音了。”

  乐初见看向纱幔,只看见里边朦胧玲珑的粉色身影,这应该就是花魁了。今日的重头戏就要来了,难免有些激动,心里嘀咕着:“花魁啊,花魁啊,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缓缓的琴音想起,如水珠落入泥土,如铃铛轻响,悠然而舒缓。疲惫顿时忘的一干二净,台下的人都一脸陶醉。一曲终了大家似乎还没尽兴致都嚷着让她再弹奏一曲。老鸨马上走上台说:“各位公子见谅,红蕖每日只弹一首曲子。如答出红蕖的题,红蕖定会亲自为您弹奏一曲。”台下顿时又骚动了起来人群喧哗“这红蕖姑娘出的题十次有八次都没人答的上来,太难了。”有的人开始摇头,有的人露出遗憾的神色。乐初见看着台下的一切来了兴致“这花魁出的题很难吗?我倒想见识见识。”

  只听纱幔内传来娇柔的女声:“各位公子请听题:花飞花落花满天,情去情来情随缘。雁去雁归雁不散,潮起潮落潮不眠。夜深明月梦婵娟,千金难买是红颜。若说人生有苦短,为何相思剪不断。选八个字成一句话。”

  这题一出台下一片唏嘘,似乎出乎意料听一遍就全记住她的话也不简单何况还要想八个字成一句话。乐初见也陷入了沉思。不过还好她全记得这几句话。这句句听起来都像是深闺女子的哀怨之思,想必组成的句子也含有哀怨之意。第一句取天,情跟心有关取字心,第二句雁人字形不散取字似而潮跟海有关取字海。第三句梦婵娟取字思,红颜取字君。人生苦短取字难,剪不断心难圆,取字圆。大多根据意思来想连城的话便是“天心似海,思君难圆。”不过她还没说出口台下已经有一位公子说了“花来雁落,夜静人思。”台下众人皆是惊叹,这八个字还真是贴切就在他以为自己将要胜出时乐初见在二楼大声的说出了自己的答案“天心似海,思君难圆。”众人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只见以为翩翩公子立于楼上,这样的风姿把台下的中女子都比了下去。乐初见缓缓下楼站在纱幔前:“风含翠蓧娟娟净,雨裛红蕖冉冉香,红蕖,真是好名字。”台下都摸不清状况。但听她而言都不明觉厉。纱幔传来之前一样的轻柔女声:“公子好才学,你赢了。”

  可之前那位公子不服气了嚷着:“为什么他的字七个在句中都不曾出现还赢了。”乐初见自信的说:“如果兄台能理解这几句话的意义也许就不会这么认为了。”那公子顿了一下,静下来思考他的答案,恍然醒悟双手作揖:“我认输,你赢了。”乐初见回他一个自信的笑容。可她殊不知其实此刻风木欻和云锦风都在观察着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