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初见锦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兄弟相谈

初见锦风 墨莫攸 2000 2017.01.06 19:13

  一行人来到皇宫校场,影皇在林后的搀扶下来到观望台,慢慢坐下,还能听见他间歇的咳嗽,他们身后的宫女侍卫站立了一排,乐初见也在林后旁的位子上坐下观看。只见台下云锦风和云锦翼各自拿了弓箭,站立在箭靶前,云锦翼面带微笑,自信十足的样子对云锦风说:“锦风,许久没和你切磋了可别像小时候一样输给我?”云锦风也报以微笑:“皇兄,我可不是当初的我了,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哦,是吗?我觉得光比赛不行,输了可要受惩罚?”似是挑衅。

  “好,你说什么惩罚。”云锦风也不在意。

  “不如输了的人晚上亲自做饭怎样。”云锦翼本是故意说这话,想来锦风自是不会做饭的,如果他输了岂不是可以看他笑话,他整天板着脸也该变个表情了。

  “好”云锦风回答的干脆。皇兄想看我做饭,看来不能如他的愿了。

  听承德高喊“开始”他们两个各自拿起箭射向箭靶,第一箭几乎两人同时射中靶心,接着第二,第三箭,乐初见眼睛都看直了,第一次看真人射箭还真是不一样,没想到他们都这么厉害,眼看靶心都被他们的箭占满了,台上的人也都紧张的看着,看来输赢就在下面一支箭上了,云锦翼和云锦风同时拉弓,只听见嗖的一声,箭离弦而去,“咚”的一声箭射中箭靶,但接着又听见啪的一声,箭落地的声音,乐初见明显看到云锦风的箭落地了,以为他输了,可看向影皇,他却高兴的看着云锦风,很是认可的样子,怎么回事,她还没明白过来就听见云锦翼说:“我输了,锦风看来你这个门主当的不错嘛,箭法如此了得,我愿赌服输。”云锦风笑笑:“皇兄过奖了,你的箭法也比小时候进步很多啊。”乐初见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云锦风赢了便开口问林后:“皇后娘娘,怎么云锦风的箭落地了他还赢了呢?”林后让承德带乐初见到箭靶那里亲自看看,云锦风看着走来的乐初见给她一个骄傲的眼神,乐初见并不看他,她气还没消呢,走进箭靶,承德给她解释道:“乐姑娘,你看,箭靶上本来有五六只箭的,现在只有一支了,而且只有一个箭孔。”乐初见仔细看了看,还真是这样,只是这个箭孔比较大,承德捡起地上的箭,只见有支箭被一分为二了,承德指着一分为二的箭说:“这支箭从箭尾到箭头被一分为二这说明锦殿下每只箭都是擦身射进箭靶的而且最后一支箭射中了之前的箭,这支箭的力道震落了其余的箭。”乐初见吃惊的看着被一分为二的箭,竟有这样厉害的人,不由的说:“这也太厉害了吧。”云锦风听到她的夸奖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影皇也笑着说:“锦风的箭法在云国恐无人能及了。”影皇一开心咳嗽的更厉害了,林后担忧的看着他:“皇上,先回去休息吧,外面风大。”云锦翼担忧的说:“父皇儿臣送你回宫吧。”影皇点点头,一行人又护送影皇回龙轩宫了,请了御医来瞧,大家都想听见他好转的消息,但御医却说:“影皇的病还是未见好转,臣会再开几副药。调理影皇身体。”御医告退,林后坐在病榻前为影皇盖好被子,看着他的睡颜,满脸担忧,大家都不忍心打扰他们,便请了安自觉的出去了。

  出了龙轩宫云锦风和云锦翼自是有话要说的,安排了一个宫女陪乐初见逛皇宫,乐初见说想自己去转转,他们也不阻拦,两个人转身去了云锦翼的正德宫,书房已经布置好了桌椅茶点,两个人各自坐下,云锦风看向窗外,微风乍起,吹落了几片梧桐叶,天转凉了呢。

  云锦翼拿起一块桂花糕放在云锦风面前:“小时候,你最喜欢吃御膳房做的桂花糕,多吃点。”

  看着桂花糕,云锦风又想起小时候他和皇兄下棋身旁定会摆一盘桂花糕,赢的人才能吃一块,他总能吃很多,他知道因为他喜欢吃桂花糕所以皇兄总让着他。有多久没吃桂花糕了呢?拿起一块轻轻一咬,还是小时候的味道。只是他们都不再是孩子了。

  看向皇兄,嘴角挂着一抹浅笑,眼神深邃,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云锦翼端起茶杯,严肃道:“父皇重病,云国开始不太平,有人蠢蠢欲动了。”目光探求欲言又止。

  云锦风透过皇兄的目光自是猜到了一些,云国动荡,皇兄刚执政需要人帮他铺平道路,而他无疑是最佳的人选,身为云国人不用皇兄开口他自会摆平哪些搅乱云国的人。遂给云锦翼一个肯定的眼神“皇兄放心,那些人灵幽门自会摆平。况且还有一个多月才启程去灵域,时间已经足够了。我定要让那些人后悔现在的决定。”

  云锦翼听了这话自是放心,他知道,在云国最值得他信任的便是云锦风了。二人相视一笑。云锦翼又拿起桂花糕咬了一口赞道:“真不错”转而看向远处:“锦风,还记得院子里的梧桐树吗?,小时候,我们在梧桐树上挂了个秋千,古丞相家的女儿总让我们推她,有一次你恶作剧,故意推的特别高还把她吓哭了。如今她都已经是大姑娘了。”

  云锦风轻笑:“当时调皮,不懂事,说起来古丞相家的女儿当初可是特别粘着你,成天叫你翼哥哥呢?”

  云锦翼喝一口茶眉头微皱“说起她我还真是头疼,现在也爱粘着我呢,没少给我闯祸。”

  “哈哈哈哈,皇兄魅力还蛮大的”转而眼睛微醺,若有所思“不过,古丞相一直都对父皇忠心耿耿,若得他相助,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皇兄自然明白,只是世事多变,人心难测啊!”云锦翼看着茶杯里的水,轻轻一晃,朝堂也该换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