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初见锦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入宫

初见锦风 墨莫攸 2282 2017.01.03 19:08

  第二天一早绿莹就在镜子前忙了,一会拿着一支蝴蝶发簪,一会儿拿着翡翠耳环。乐初见就静静的坐在镜子前看她拿着各种首饰在自己头上,耳朵上比划。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在众多的首饰中,挑了一根白玉雕桃花的簪子,再选了对白玉雕叶耳环。告诉绿莹:“绿莹啊,我等的花儿都谢了,你还没挑好,喏,就这两个吧。”

  “那怎么行,去宫里可不能随便,应该打扮隆重一点。”绿莹一脸认真。

  “我看啊,就依乐姑娘的,她挑的简单,再耽搁下去,就误了进宫的时辰了”安娘真是出现的及时

  话刚说完,就见安娘拿起了胭脂盒给乐初见涂色了。

  “好吧,就听安娘的,那我给姑娘挽发髻。”绿莹担心误了时辰也只好妥协了。

  过了几分钟乐初见只见镜子里一个峨眉如柳,面若桃花。两边的秀发自然的垂在肩上,中间的被挽在了头顶,中间一把白玉簪人顿感纯净无暇。宛如瑶池的仙女。

  “真好看”绿莹和安娘被乐初见惊艳到了。乐初见也很满意,这个妆容既清新自然,又有些俏皮。没想到安娘的化妆术竟如此好。化完妆绿莹拿来一套衣服说是云锦风送来的。打开来是一件淡蓝色的纱裙,上面绣着几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让本来就爱刺绣装的乐初见盛是喜欢。一切穿戴完毕安娘和绿莹便送乐初见到门口,她终于可以跨过这个院子了,之前一直不能去的大花园,今日也能看见了,走进去,只见四面假山环绕着几颗桂花树,树前是一湾月牙形的池塘,塘里清晰可见数条锦鲤游来游去。塘边颗颗垂柳随风轻摇。塘旁一片竹林青翠茂密,池塘与竹林之间立着一座雅致的小亭透过亭子,可以看到对面的花簇,让乐初见惊讶的是各种花簇中间竟有一小块鲜红的颜色,走进看,朵朵曼珠沙华开得正艳。虽然知道曼珠沙华是地狱之花,但她觉得它神秘又热情所以很喜欢它,今日见到这么多所以自是要好好欣赏一番。

  云锦风在门口有些等的不耐烦了,便亲自来看看,当他走进花园的时候正看见乐初见俯身观察着曼珠沙华,鲜红的花衬着她的脸白里透红,淡蓝色的纱裙把她的匀称身材凸现出来了。简单的发髻让她显得那么自然娇俏。一时间他竟看痴了。

  乐初见起身时刚好看到门口的云锦风,依旧是银色的面具,只是他今日换了一身墨色锦缎绣着白鹤的长袍,看起来更庄重了。云锦风尴尬的移开目光换作责怪的语气:“怎的这么慢。”

  “殿下恕罪。”绿莹先认起了错。

  “不关绿莹的事,我看花所以慢了。”护着绿莹。

  “罢了,快上车吧。”云锦风也不再追究。

  快步跟了上去。一路经过墨轩,友聚轩,听风阁。都是琼楼玉宇,琉璃画廊。还能闻到些墨香与茶香。看来云锦风也比较追求生活质量嘛。

  额头突然一疼,走的太急竟撞到了云锦风的背,他的背太硬了,像石头一样。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只到云锦风的肩膀,好歹她从没为自己一米六五的净身高自卑过。面前不就是一枚长腿欧巴吗?不,他就是凶狠的狼。不能被这些假象蒙蔽了双眼。

  云锦风转身看见正在走神的乐初见,伸手在她眼前一晃把她拉回了现实。他指指门前的马车“快上车。”乐初见像接到命令一样乖乖的上了马车,接着云锦风也进来了。“可以走了。”云锦风对车夫说。

  “只有我们两个人去吗?”乐初见以为绿莹也会跟着去。

  “怎么,还怕我吃了你不成。”云锦风说。

  乐初见笑道:“怎么可能,我怕你做什么。”其实她心里想的是:虽然怕也不能被他看出了。

  “哦,是吗?不怕我?”云锦风突然凑了过来,离乐初见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

  “呵呵,当然。”乐初见往后挪了挪。

  “真的?”云锦风的手抵在车窗上。

  “不骗你”乐初见偏过头,闭着眼睛说。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天呐心怎么跳的这么快,脸也发烫了。

  云锦风看着眼前的女子紧闭着双眼脸微微泛红,不觉得想逗她。

  他离她更近了,俯身在她耳旁轻声说:“你脸红了。”

  乐初见刷的一下脸更红了,用力的推开他,可这时马车一震,她的身体就失去了平衡。向云锦风的方向倒去。惊魂刚定,就感觉自己的脸正贴在云锦风的胸口,而云锦风的手正扶着她的肩膀。慌乱的起身。瞬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云锦风看她倒了过来自然的接住了她,当时只想着不能让她受伤。但这并不像他的作风。

  空气暂时凝住了,乐初见感觉空气里充满了尴尬。一时竟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但总有人打破这场尴尬。

  “你喜欢曼珠沙华?”云锦风先打破了这个僵它局。

  乐初见反应过来,心也平静多了,回道:“是啊,虽然它的寓意不好,但我觉得它在众多花中自有一种孤高与神秘。如火般热情,又如冰般寒冷。”

  “在我们这里曼珠沙华是不详的”云锦风说。

  “那你为什么还种它?”乐初见不明白

  云锦风淡淡的一句“因为我喜欢,管他什么不详。”

  “有地位的人就是任性。”乐初见脱口而出。

  “任性?”云锦风不明所以

  乐初见忘了这里没有任性这个词解释道:“任性就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来。想怎样就怎样。”

  云锦风点点头“你们那里的新鲜词还真多。”

  “那是,我们那里不止新鲜词多,还有很多东西说出来以你们现在的条件肯定也想象不出来的。”乐初见带着骄傲。

  “是吗?”云锦风压低了语气,乐初见明显感到了他的不悦,看来以后不能这么得瑟,低调,低调。

  又是一阵沉默,好在马车刚好停了下来,看来锦王府离皇宫并不远。云锦风先下了车,乐初见随后咚的一下就跳了下来,等等,好像车前有一只伸向她的手在她跳下去的一刻又收了回去。看向云锦风,不觉打了个冷噤,他怎么又生气了。他一句话又没说就径直往皇宫门口走了,乐初见还在纳闷就听见车夫小声给她说:“乐姑娘,在我们这里男女同乘一辆马车的时候,男子都要先下车再扶女子下车。如果女子自行下车会让男子难堪的。”“啊!”乐初见自知刚刚没给云锦风面子看来又惹他生气了,唉,她真不是故意的,只怪她因为能一睹皇宫的真容一高兴眼里就没其他了,她真没看清他伸过来的手。

  “云锦风,你等等我呀。”快步跑过去,还是认错比较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