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初见锦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思君琵琶语

初见锦风 墨莫攸 2081 2017.01.30 23:37

  云锦风立于船头,河面真是平静,不知道乐初见醒了没有,出了门他就在这里守株待兔了。离酉时还有一刻钟,已经有数十艘船从他身旁划过,带着一天的收获向温馨的家前行那艘船是向什么地点行驶呢?

  琵琶声从远处的河面传来,看来她要来了,琵琶声越来越近,如泣如诉。能看见前面一艘挂着红灯笼的船,向他的方向驶来,让船夫跟着她们,隐约能看见船内一个红衣女子怀抱琵琶的背影,年老的船夫轻摇船浆,带着琵琶声缓缓前行。行至大坝,船停了下来,琵琶声换了一首曲子,他听出来这是思君归,三首曲子竟都是这类思君心切的曲子,声音幽怨听者忧伤。

  三曲终了船在河面短暂的停留又开始缓缓开走。船行至一座小楼前停了下来,这是那种典型的渔家小楼,门前还挂着几条鱼,看来是要把它做成鱼干。轻叩门扉,开门的刚刚开船的老船夫。看见开门就看见一个戴面具的人他有些吃惊还有些害怕:“你,你是谁。”

  云锦风安抚着他:“老人家,别怕,我不是坏人。我是锦王。”

  老人显然不太相信,锦王远在云城,怎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正要关门云锦风一脚就伸进了屋,老者力不敌他任由他进了屋,弹琵琶的女子被刚才的闯入者吓了一跳,“你别怕,我是锦王,现在在梁城监督大坝工程。”

  女子思忖片刻,想起前日去大坝打听夫君的情况,听人皇上派了锦王殿下来监督工程。难道真的是他,可这面具。

  “别担心,你可以去打听一下,锦王殿下是不是戴着面具。”

  女子看他衣着华贵,也不像是坏人,姑且信他又何妨。请他入座,老人给他倒了茶水,他这才打量起这座房子,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但还算干净整洁,窗户上贴了大大的喜字,再看女子的穿着,似是嫁衣。女子突然给他跪了下来:“锦王殿下,民女陈娥,请你为民女做主啊。”

  “快起来。”这有些出乎他意料。

  “锦王殿下请为民女做主。”她依旧跪着。

  “好,你快起来,有什么事慢慢说。”

  女子听了他的话这才起身,泪眼朦胧:“锦王殿下也看见民女的打扮了,我本来是要成为新娘的。”

  “新郎呢?”

  “新郎叫吴生,我们是打渔认识的。他很照顾我。经常一起出去打渔,时间久了就互相喜欢上了,本来前月的十五是我们成亲的日子,可我们还未拜堂就有衙役硬生生的把吴生抓走了,说是修建大坝需要壮丁,我一个女子还有吴生的父亲根本无力反抗,之后我有去打听吴生的情况,可他们什么也不跟我说,还赶我走,后来实在没办法,我便日日酉时去大坝弹琵琶,因为以前酉时我总会给吴生弹琵琶,希望他能听见。”

  “他有多久没回来了。”

  “已经三十五日了”说着竟泪如雨下。

  老人也抹着眼泪:“锦王殿下,为我们做主啊。我儿子很孝顺的,从来没有离开我们这么久。”

  原来那些工人竟然是这样抓来的“你们放心,我一定会为你们做主的。”

  听了他的保证,二人是感激涕零“谢谢锦王殿下,谢谢锦王殿下。”

  出了小楼,直接去了大坝,天已经暗了下来,可大坝上点着火把,还能听见工人敲砖的声音。这么晚了还让工人工作,远远的就看见孙护卫在指挥:“孙护卫,这怎么回事。”孙护卫吓了一跳,锦王殿下怎么来了,忙行了礼。:“殿下怎么来了?”

  “我不来怎么知道晚上这也在工作呢?

  “不是,今日有好几个工人晕倒了,我们几个人把他们的活干完,不这样工程就要延期了。”

  难怪之前那些工人个个都无精打采“有这样的事,带我去看看那些人。”

  孙护卫领着云锦风来看那些工人,简陋的瓦房,地上铺着十几床草席,草席上躺着五六个人。孙护卫进来有人欲起身迎接,云锦风制止了他们。

  “这是锦王殿下。”

  他们又欲起身,云锦风让他们躺好,他们一个个面色憔悴,像几天没吃过饭一样。

  “听所护卫说,你们做工的时候昏倒了。”

  那些工人以为他要责罚他们,有气无力的解释着:“我们明天就开始干活,我们并不是偷懒。”

  “我没说要责罚你们。我看你们一个个无精打采,可是郑县令苛刻你们?”

  “这,这,”他们都露出害怕的表情。

  看来真是有什么事。

  孙护卫说:“别怕,有锦王殿下为你们做主,郑县令也不敢拿你们怎么样。”

  他们面面相觑,能说吗?云锦风再给他们保证:“别害怕,我一定为你们做主。”

  其中一个人带头说了起来:“锦王殿下我们都是梁城的百姓,都有家人啊,可郑县令说修大坝需要人不管我们愿不愿意都抓来干活。”说着有些哽咽,又一个人说道:“是啊,我们也是被逼无奈,而且锦王殿下来之前我们可是没日没夜的工作,郑县令还不让我们回去,之前有人逃走结果被他给杀了我们就再也不敢逃了。”他颤抖着嘴唇,眼泪顺着满是皱纹的脸流了下来。

  “这郑县令太可恶了,就没人管他吗?”孙护卫手握成拳。

  “谁管的了啊,他上面有人,有人去云城告状还没走到就死了,有走到的,没告到状就死了,我们怎么敢去啊。”

  郑县令真是胆大妄为。

  “锦王殿下,为我们做主啊。我们现在是有家不能回啊。”

  “你们好生休息,我定会让你们一家团聚。”

  他现在仿佛是这些人的救命稻草。他们只能紧紧的抓住。

  “你们可认识一个叫吴生的人?”

  “我就是。”躺在中间的一个青年男子虚弱的回答。

  吴生竟然就在他们中间,又想起那个穿红衣的女子。“有个姑娘还等你回去成亲呢。”

  吴生激动起来:“锦王殿下见过我娘子。”

  “就是她让我来救你的。”

  吴生泪水再也止不住了“娥儿,苦了你了。”

  这一幕让人动容。拆散别人家庭的人他向来不会轻易放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