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初见锦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章 救人。

初见锦风 墨莫攸 2006 2017.08.11 21:47

  幻帝他们刚出去,幻后看一眼云锦风向他招招手:“来,忆儿,到母后身边来。”

  云锦风快步走上去坐在幻后床边的凳子上。

  “忆儿,你今日怎么心不在焉的。”

  “呃,可能头有些痛精神有些恍惚,不碍事。母后,您好好休息吧,我就不打扰您了。”

  幻后试探性的问他:“让太子瞧瞧吧,不过……真的没心事吗?母后总觉得你见了牢房里的女子后就变得不一样了。”

  “不用了,我想,是母后多虑了。”

  “真的没事?”

  “母后不必担忧,您好好调养身体,孩儿告退。”

  幻后不再看他:“罢了,罢了。”

  云锦风轻声退了出来。幻后看着关上门的他觉得心神不宁,他这样子跟平时很不一样,正想着门被轻轻推开。看清来人。

  “师兄,你怎么来了?”“这下人也太没规矩了,你来了也不通传一声。”

  “师妹莫怪,是我不让他们通传的。一听说你受伤了,我马上就赶过来了。”

  “也不是什么重伤,修养几天就好了。”

  “怎么回事?你身在皇宫为何会受伤?”

  “你可还知道灵巫魄上的缺口吗?”

  “当然记得,你为何提起这个?”

  “那几个闯入灵域的人被曲真抓了,我便去瞧了瞧,其中就有能修复震世珠那个姑娘。她脖子上的项链甚是蹊跷。”

  “哦?”

  “她的项链大小和灵巫魄的缺口吻合,而且里面的桃花已经有两朵变色了,我本欲夺了那项链谁料刚抓到项链时第三朵桃花有两片花瓣突然变了色还从项链里发出一道巨大的光,我被光击中才受了伤。”

  秋无痕微微皱了下眉头:“我听师傅说过,灵巫魄是有灵性的。能感知危险,它身上缺的那块也一定有灵巫魄的灵性。不会被轻易取走。”

  “那丫头决不能留。”我取不走项链那就让她亲自取下来。

  “你打算怎么做?”

  “她的同伴不都在牢里吗?”

  云锦风回到寝宫吩咐不让任何人打扰,自从看了那道光后他的头就一直痛,之前还能硬撑着可现在却是越来越痛了,他痛苦的抱着头,脑海里很多画面在不停的切换,让他头痛欲裂,最后终于那些画面有序的在他脑海里自动播放不知过了多久脑海里才没有画面,他颓然坐在地上,脸上布满汗珠,刚刚的一切全都是他所经历的,他突然笑了起来“我想起来了,我什么都想起来了。”他记起了他是云国的二皇子,也记起了他是灵幽门的门主,还记起了他和乐初见在一起的每一天。一切都明朗起来,对于幻后,此刻心里五味成杂,他该恨她让他失忆吗?他该不承认她就是他的亲生母亲吗?但又因为这几天的相处让他知道她虽然控制了他但她对儿子的感情都是真的。沉静之后他想明白了,幻后内心最想要的不是他这个儿子,而是复仇,如果她真的在乎他就不会让他失忆,就不会想要控制他。现在想起来有些愧疚,估计伤了乐初见他们的心。他们正被关在地牢里,一定要让他们知道他什么都记起来了。

  静谧的夜晚盯着满天繁星云锦风悄悄潜入了地牢。灵魅首先听见响声,警惕的问:“谁?”

  云锦风站在他们的牢房中间,所有人都看向眼前的蒙面黑衣人,乐初见借着月光看到了那双让她日思夜想的眼睛喜悦又兴奋的叫出了那个名字:“云锦风。”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看向黑衣人,云锦风缓缓的摘下面具,月光虽弱他却那么耀眼。

  乐初见伸手他立马现在房门前抓住他的手,略有愧疚的说着对不起。乐初见一个劲的摇头,这一刻那么的不真实。

  他拿出刚刚在狱卒那里拿的钥匙,快速打开了所有人的牢门:“此地不宜久留,换上这些衣服我们还是快走吧。”

  风木欻试探的问:“你都记起来了。”

  他点点头,魑魅魍魉异口同声的说:“太好了。”

  大家快速的换好衣服跟在云锦风身后安全出了牢房。云锦风也脱下了自己的黑衣,俨然成了灵域的皇子,而他们都是宫女侍卫打扮,就这样云锦风大摇大摆的带着他们从宫门口进去了。守门的侍卫不敢拦他,因为就是有个小侍卫背后偷偷议论过幻后什么时候有了个儿子,这皇子莫不是来历不明吧。结果第二日就被幻后砍了脑袋,说是以儆效尤,以后谁再赶妄加议论皇子就和他一样的下场,从此以后就没人敢在宫里议论这位皇子了,自然是不敢得罪他,也不敢问他大晚上怎么从外边进宫了。他们走后守门的侍卫看了他们一眼,其中一人说:“你说,这皇子半夜怎么从宫外进来了。还带这么多宫女侍卫。这么神秘?”

  另一人小声胆怯地说:“哎,别说了,皇室的人我们不能妄加议论小心脑袋。”

  说完两人又守在门口一动不动了。

  乐初见真不敢相信他们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宫了,回到云锦风寝宫所有人都难得轻松了一下,风木欻却有些严肃担忧的问:“你就这样让我们在你寝宫待着?”

  云锦风自信的看着他:“放心吧,这灵域皇宫每个寝宫下面都有暗室的,听说是一百年前灵域发生了一场内战,皇室损伤惨重,所以当时在位的幻帝就在每个寝宫修了一座暗室,专为躲避战争逃生用的。每个暗室之间都是联通的。但进入别的暗示就要打开石门,机关只有皇室的人才知道。你们可以躲在暗室里,现在皇室很多暗室都没人进去了,你们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如此,甚好。”

  风木欻又有些犹豫:“你大可以不救我们三个,为何一起救了。”

  “我们毕竟是盟友,再说若不救你们初见也不会答应。”

  风木欻笑笑:“确实,看来我算是沾了初见的光了。”

  “什么?你们在说我吗?”乐初见正吃着糕点听了有人说她的名字抬头。她嘴角还有糕点沫,两人看着她天真的样子相视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